首页 > 都市 > 

无极神帅

无极神帅

无极神帅

来源:掌中云 作者:河东三十吼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2-04 17:34:23

主人公是李东阳沈佳怡的小说《无极神帅》,是由作者河东三十吼精心创作的,主要讲述了:豪门迫害,投身从戎,五年坎坷,铸立战神! 铁血柔情,梦回江州,一览众山小,钟情只一人!

在线阅读

翌日傍晚,江州天南集团总部,顶层总裁办公室。

李东阳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江州的万家灯火和车水马龙。

而他身后,白发苍苍的老管家则弯腰躬身,纹丝不动。

“少爷,我真不知道徐家对度假村的项目有兴趣,要是早知道,哪敢让您亲自跑一趟?这是我的失职,请少爷责罚。”

“以后您只要发话,国内外所有的家族企业,无不听从。”

李东阳微微眯眼,骤亮的烟头照亮了那张脸,脸上的表情,分明是不屑。

“区区李氏,千亿而已,真当我放在眼里?”

“你在李家辛苦一生,没功劳也有苦劳,我敬你这一点,但别给我来这一套,妄图通过徐家让我接管家族。”

老管家闻言,浑浊的眼中泛起泪花,可苍白的鬓角也滑落汗珠。

“你告诉老爷子,这次的事算我欠李家一个人情,但仅此而已。”

老管家连连点头:“老朽明白,这就为少爷准备合同。”

......

彼时,沈佳怡拉着女儿,站在了天南大酒店的门口。

看着一墙之隔的天南集团,她再次陷入了痛苦的挣扎。

她一整天都在反复的问自己,真的要这样做吗?

一旦跨出这一步,沈家可能得利,但自己被人骂的那些恶毒言语也将被坐实!从此以后,她真的就成了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并且有了这一次,兄嫂会不会逼着自己做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

可如果放弃,家里重振的机会便会溜走,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更是无钱手术。

想来想去,沈佳怡想出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带女儿一起赴宴。

虽说朵朵还小,但再禽兽的男人,想来也不会当着一个幼童做那些事。

想到这,沈佳怡深吸口气,拉着朵朵走入大门。

“哎呀,朵朵也来了?”看到沈佳怡拉着朵朵进了包厢,王少波愣了一下,随即微笑道。

沈佳怡也不接话,只是笑着喊了声“王少”。

“坐。”王少波上下打量了一翻沈佳怡,尤其是那傲人的双峰和修长的**。

王少波感觉很可惜,要是沈佳怡没被人莫名其妙搞了,这得是多么完美一个女人。

感受到对方**裸的目光,沈佳怡的脸立刻就红了起来。

“王少,我哥说您能帮......”

“这事不急,我在天南集团有亲戚,弄个合作项目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咱们先吃饭!”王少波大手一挥,满是豪气模样,伸手便去拉沈佳怡。

肌肤相碰,入手滑腻,王少波暗叹眼前这女人可真是天生丽质,生了孩子皮肤还能好成这样。

沈佳怡脸色越发红的厉害,急忙挣脱王少波的手,拉着朵朵坐在较远的位置。

“你躲什么,让孩子在那吃饭,你过来,还想不想要项目了!”王少波板起脸,故作不悦的拍了下桌子。

一听到“项目”两字,沈佳怡咬咬嘴,艰难的起身,再次坐到王少波旁边。

“这就对了嘛,求人办事就要有个态度,这天南集团的合作项目,放到哪儿都是香饽饽,不愁没人要!”

“若不是念着你哥和我有点交情,我才不会照顾你们沈家,拿给别人赚他个几万的辛苦费我不美么?”

王少波一边碎碎叨叨,一只手在桌下已经摸到了沈佳怡的黑丝上。

沈佳怡急忙躲闪,可比不过王少波力大,无声的挣脱间,那只手竟然顺着腿在继续往上!

“你.......我不吃饭了!”沈佳怡羞愤不已,她发现自己真的做不来,她无法面对用身体换合同的选择,更无法面对女儿以后的质疑!

说着,沈佳怡猛地站起来,喊了声朵朵就要离开。

王少波哪儿肯让到嘴的肥肉溜走?急忙换上一副笑脸,摆手道:“算了,你不愿意我也不强迫你,实在无趣。”

“不过你哥求我归求我,我的面子也不能白给,来,陪我喝了这杯红酒,想走随便你。”

沈佳怡心跳如鼓,迟疑的看着王少波手旁那杯红酒。

咬咬牙,她走回来端起酒杯,一口将杯中酒饮尽。

“王少,酒我喝了。天南集团的项目合同,您......”话没说完,沈佳怡便是一个趔趄,突然而至的强烈眩晕,让她几乎站不稳!

“嘿嘿,合同的事,明早再说吧!良辰美景的,谈那个煞风景!”

王少波看到红酒里的药发作极快,咧嘴直笑,心说等一会药效完全发作,你就是贞女烈妇也得给我变成粉红**。

至于什么合同,那纯粹就是个幌子。

自己倒是真有个亲戚在天南集团,可那人只是个普通员工,半分能量都欠奉。

眼看着沈佳怡晃晃悠悠的软倒在地,王少波弯腰将娇躯抄在怀里,转头冲着朵朵厉声道:“小丫头,在这里乖乖等着!**妈病了,我带他去找人治疗!”

朵朵懵懂得眨眨眼,虽然她不知道妈妈怎么了,可她能朦胧的感觉到,这个自称为“叔叔”的男子,绝对是个坏人!

想到这,她立刻滑下椅子,悄悄跟了上去。

等看到坏蛋将母亲抱入房间又锁了门,朵朵急的直咬指头。

“对了,**叔叔!”想起上学时的内容,朵朵掉头就往楼下跑,她记得,在拐过酒店前的十字路口时,那里有穿着制服的**。

正当他跑出酒店,拐上人行道时,一不留神就和路人撞了个满怀。

“朵朵?你怎么在这?”

小女孩闻声抬头,一看是李东阳,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叔叔!妈妈出事了,救救妈妈!求你救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