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最新叶开苏浅月小说

最新叶开苏浅月小说

最新叶开苏浅月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一念沧海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2-23 17:15:14

最新叶开苏浅月小说精彩试读:她嘴角流血,抱着落落,母女俩倒在地下。李哲兀自不解恨,冲了过去,劈头盖脸又踢了苏浅月几脚,大声喝叫。“不识抬举,来人,把小丫头带走。”两个大汉上前,一人按住了苏浅月,一个人抱着孩子就走。叶落落尖利地哭叫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挣扎。此时此刻,叶开已经到了苏家小院的门口。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大夏国,江南,江州,魏家大院。

暮色浓,秋风寒,月冷星稀。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魏家下此毒手?”

魏家家主魏天雄恐惧地向后蜷缩着身子,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戴着一个暗金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淡然幽深的瞳仁。

此时此刻,魏家大院中,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无数人倒在地下,呻吟不绝。

那男人慢慢地伸手,揭下了自己的金属面具,一张俊朗不凡的脸,出现在魏天雄的面前。

“叶开,是你......你这条野狗,居然没死?”

魏天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叶开面无表情地看着魏天雄。

“五年前,听雪湖那一夜,江州二十多个世家联手,逼死了我的父母,害得我叶家家破人亡,我不得不亡命天涯。”

“呵呵,你魏家也在其中吧?今天我叶开回来了,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魏天雄恐惧地向后缩着身子,连连摇头。

“不不不,我也是被人逼着干的,我要是不对叶家下手,我魏家恐怕就要先完蛋啊,求叶少饶了我吧。”

叶开的眼中,露出一丝精光,哑着嗓子。

“幕后的人是谁?说出来可饶你不死!”

魏天雄绝望地摇着头:“我也不知道啊,只知道他代号龙王,真人从未出现过,只是以电话遥控整个行动,饶了我吧......”

叶开冷笑,将一张印着血手印的檄文,丢在了魏天雄的面前。

“阎罗令下,你以为自己还能活吗?”

魏天雄一声惊惧异常的惨叫:“阎罗令!你是阎罗殿的人......天灭我魏家啊。”

他吓得彻底瘫了下去,裤裆中散发出难闻的气息。

叶开转身,离开,留下了一句话。

“解决他,把魏家所有的罪证,递交到判官殿,让判官殿送到有关部门。”

“是,阎罗!”

叶开的身后,一个身影鬼魅一般出现,单膝跪在地下,送别叶开。

魏家大院外,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老者,捧着一个文件夹,毕恭毕敬迎接叶开。

“阎罗,苏家情况初步探明,苏浅月小姐出事了。”

“苏小姐此时正被李家二公子要债,债主要抓小公主抵债,情势很危险。”

“找死!”

叶开大怒,随即冷静下来,冷冷地说了一句。

“五年前逼死我父母的家族,李家也有份,既然如此,那就拿李家祭我的阎罗令吧。”

“是!”

老者鞠躬,消失在街角的暗影之中。

叶开坐上了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向苏家而去。

劳斯莱斯幻影车中,叶开端坐真皮椅子上,往事一幕幕,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五年之前,叶开执掌了叶氏集团,并迎娶了号称江南商界第一美女苏浅月,少年得志,青云直上。

然而,大祸旦夕之间降临,苏家一夜之间破产,叶开父母被逼死。

而叶开,被仇人追杀,断了双腿,走投无路之时,被地下世界齐天王者**殿帝尊救走。

阎罗殿的名声,普通人闻所未闻,可却是整个大夏国的神器。

上到朝廷一品大臣,下到地下世界的恶棍大枭,阎罗殿都可以先斩后奏。

这神秘的部门,类似于明朝的锦衣卫。

五年磨砺,九死一生,血海搏杀。

叶开再次归来,却已经是阎罗殿新的至尊,一人之下,亿万万人之上!

此时,叶开想起了自己的妻子苏浅月,凌厉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当初,芳华绝代的苏浅月,号称江南第一美女,不顾苏家的强烈反对,下嫁叶家。

大难来临,叶开断腿逃跑。

大雨之中,她不顾怀孕的身子,舍身挡在了杀手的面前,险些丧命。

叶开父母的尸体,无人敢收,她不避生死,*劳后事。

而这五年之中,她被家族抛弃,被世人白眼,一人照顾叶开的女儿,更是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如今,叶开当上了新的阎罗殿帝尊,终于有能力为她撑起一片天空。

“浅月,这一辈子,我只欠你,我若为王,你必为后,我会让你随我一起,君临天下!”

江州北部苏家大院,此时此刻,已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三十多个大汉,穿着西装,戴着耳麦,控制了苏家大院的每一个角落。

会议大厅之中,苏浅月死死搂着粉雕玉琢的叶落落,脸色苍白,却依然显得十分冷静。

“你们退出去,雅莱国际的债务,和我家人无关,更和我的孩子无关。

“我保证,三天之内,一定会把钱凑齐。”

苏浅月的对面,却是一个懒洋洋的男人。

他戴着金丝眼镜,目光在苏浅月怀中的孩子身上打量,一脸的邪气。

“苏浅月,你别犟了,你们雅莱国际欠债累累,永远也别想翻身。”

“现在好容易有大人物想要孩子,你别不知好歹。”

他说着,伸手去摸叶落落的脸颊。

苏浅月一下子打开他的手,厉声喝叫。

“李哲,有什么你冲着我来,别动孩子。”

李哲的笑声陡然停下,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苏浅月,嘴中啧啧有声。

“冲着你来?”

“好啊,今天晚上你陪我吧,少爷可以把还债的期限缓一缓。”

被羞辱的苏浅月骂了一声:“你这个畜生!”

啪!

李哲重重一巴掌,打在了苏浅月的脸上,嘴角都沁出了血丝。

“妈妈......”

叶落落哭了起来,却被苏浅月护在怀中。

李哲伸手去抬苏浅月的下巴,狞笑更甚。

“我告诉你,好戏还在后面。”

苏浅月羞愤欲绝,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

叶落落瞪着李哲,突然一把抓过了他的手,张开小嘴,一口咬在李哲的手背上。

李哲疼得大叫一声,眼泪地疼得快要掉出来了。

他死命地抽手,一看手背,却已经鲜血淋漓,有着深深的齿印。

叶落落像个小豹子,怒视着李哲。

“坏人,你欺负妈妈,我咬死你。”

李哲恼羞成怒,重重一巴掌,向叶落落抽了过去。

“小**,老子打死你!”

苏浅月死死护住落落,被李哲一巴掌,抽在脸颊上。

她嘴角流血,抱着落落,母女俩倒在地下。

李哲兀自不解恨,冲了过去,劈头盖脸又踢了苏浅月几脚,大声喝叫。

“不识抬举,来人,把小丫头带走。”

两个大汉上前,一人按住了苏浅月,一个人抱着孩子就走。

叶落落尖利地哭叫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挣扎。

此时此刻,叶开已经到了苏家小院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