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御前女官印江山

御前女官印江山

御前女官印江山

来源:网络 作者:薄荷味的咖啡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3 16:56:46

《御前女官印江山》小说的主角是慕如画夏温言小说试读:自打小姐昏迷,小少爷可是除了夫人以外,陪在小姐身边时间最长的人了,“小少爷又不是贪玩之人,如何会在小姐昏迷不醒之时,去本就不爱去的清心湖呢?”桃桃一语点醒慕如画。小白从前被说书先生讲的惟妙惟肖的水鬼吓到,不爱去水边玩,也不大敢去。且,小白对她这个姐姐关怀备至

在线阅读

夜里,柳姨娘如同无骨蛇一般,软软靠在慕子昂的怀里,掐着嗓子一声老爷叫的百转千回,“韵儿可想老爷呢。”

慕如画只觉得一阵反胃,谁家的当家主母会做出这等行为来。

偏偏慕子昂很是受用,丫鬟极有眼力见儿的关门远远退走,显然是早已习以为常。

慕如画双手冰凉,心里更是寒凉,凑近窗前,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声音传来,耳中却回荡着白日里相府的惨叫声和母亲凄厉的诅咒。

双手紧握成拳,终是耐不住,一把推开花厅的门。

柳韵儿一声尖叫,“有刺客,保护老爷!”

慕如画的质问还没出口,心口便已然一痛,低下头来,正瞧见透着寒光的剑刃。

柳韵儿嘴角带笑,她就知道慕如画定会前来。

雪夜,冷的彻底。

“小姐,小姐!”

耳边响起略有些熟悉的声音,床上昏睡的小人猛地弹坐起来。

“小姐,你没事吧?”

慕如画转头,正对上一张焦急的脸,“你是,桃桃?”

眼前的小丫头,八九岁的模样,一张圆脸煞是可爱,只是此时,她的脸上满是担忧。

正是慕如画无比熟悉的相貌。

桃桃是母亲捡回来的,听母亲说,是她半岁的时候,母亲带她回丞相府,下车买糕点,听见了细微的哭声,寻着声音找过去,便瞧见了襁褓之中哭得如同猫儿一般上气不接下气的婴孩,取名为桃桃,寓意逃离苦难,此生安逸。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不是姐妹胜似姐妹。

可桃桃早在两年前,为了救她,被刺客当胸一剑,终是没能救回来,还是她亲手收殓的,怎么会……

看着桃桃的模样,好似只有八九岁的模样!

慕如画抬起双手,才发现,自己的手竟也变小了不少,顿时一愣,她这是……重生了?

“小姐,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呀!”

见她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桃桃吓得“哇哇”大哭。

“桃桃,”慕如画终于确定了,眼前这小丫头,就是她的桃桃,她晃了晃脑袋,只觉一阵昏沉,心口还隐隐作痛。

她低下头,似乎还能瞧见一道寒光透体而出,鲜血顺着剑刃缓缓滴下,那是她死前见到的最后的画面。

“我这是怎么了?”

桃桃一愣,慕如画的脸上是她看不懂的神情,“小姐不记得了吗?也对,小姐昨天早晨忽然昏迷,一直睡到现在,夫人守了你一天一夜,才刚回去休息。”

她,昏迷了?

慕如画合上双眼,细细回想少时的事情,她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回到了丞相府还是清贵之首的时候,回到了娘还没有被慕子昂狠心杀害的时候,甚至,桃桃也还陪在她身边的时候。

“不!”慕如画猛地摇头,她是回到了娘亲还没有受到刺激,变得痴傻的时候。

昏迷?她想起来了!

她九岁的时候,中了一种离奇的毒,昏迷了整整三日,待她醒过来之后,才知晓,在她昏迷的第二日,她的弟弟慕如白在府内湖边玩耍,失足落水,下人将其救上来时,已经气息全无。

她体内古怪的毒无解,虽然清醒过来,但府医断定她活不过二十岁,在加上小白的死,母亲受到刺激,导致痴傻癫狂。

平日里到是与常人无异,但见到七八岁的小孩子,就会将其认成小白,发疯的上去拉扯抢夺。

慕子昂便是借此生事,声称母亲丢尽了慕府的颜面,将她休弃,赶回丞相府。

当时慕子昂言辞之冷酷,之卑*,甚至一度将丞相府推上风口浪尖,幸得外公为官清明,惹得天下百姓怜悯,此事才不了了之。

但自那以后,丞相府的威名大大折损,反而慕子昂那无耻小人,踩着丞相府,步步高升,越发声名显赫,最后在朝中竟已然能与外公分庭抗礼。

甚至,还将丞相府,逼至绝路。

就在桃桃心下惶恐,怀疑慕如画失了智,正要惊慌出去叫人的时候,慕如画忽然抓住她的手,“今天,可是六月初六?”

桃桃只觉得小姐的手劲儿大的出奇,抓得她的手生疼,却还是点头,“正是啊。”

听到桃桃的话,慕如画心下一慌,推开桃桃下床,连鞋子都顾不上穿,疯了一般的冲出去。

“小姐,小姐,发生什么事了?”桃桃追在慕如画的身后。

慕如画到底大病未愈,没跑多远,就被桃桃追上。

“小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她将慕如画拉住,俯身帮她把鞋子穿上。

“去清心湖,小白在湖边,小白会出事的!”慕如画也知道自己的话没有头尾,可眼下,她顾不了那么多。

上天让她重活一次,定不是为了让她再经历一次前世的凄惨命运。

上天是让她回来改变这一切的,而这一切的缘由,便在今日,在小白身上。

只要小白好好的,母亲就不会受到刺激,陷入痴念之中,时常癫狂无状。

外公拳拳爱女之心,亦不会成为被慕子昂一派攻讦的理由。

“小姐,小少爷不会去清心湖的。”

小姐不知道,她可是清楚的,“小少爷昨晚陪着夫人守了小姐一整夜,在夫人怀里睡着,夫人才让安姑姑将小少爷送回去的。”

自打小姐昏迷,小少爷可是除了夫人以外,陪在小姐身边时间最长的人了,“小少爷又不是贪玩之人,如何会在小姐昏迷不醒之时,去本就不爱去的清心湖呢?”

桃桃一语点醒慕如画。

小白从前被说书先生讲的惟妙惟肖的水鬼吓到,不爱去水边玩,也不大敢去。

且,小白对她这个姐姐关怀备至,怎么会在她中毒昏迷不醒的时候,跑去水边玩?

“枉我自认为关心小白,竟然连这么大的疑点都没想到!”慕如画只觉眼眶酸涩,想哭又觉得可笑。

却也知眼下不是难过内疚的时候,她挣脱桃桃的手,拼了命的往清心湖跑。

有人要害小白,将她和小白一起除掉,母亲便是不死,也要疯了。

是何人下此毒手,不言而喻。

“小姐!”桃桃冷不防就被慕如画跑出去了,见小姐的模样便也知道,若是不让她过去瞧瞧,小姐绝对不会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