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章罗鸣幕雪柔小说

最新章罗鸣幕雪柔小说

最新章罗鸣幕雪柔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风烟散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1 16:02:27

最新章罗鸣幕雪柔小说精彩试读:再等等吧,凌生师弟他炼制的丹药并不难,一会儿等到了成丹之时,我们也就能一窥究竟了。”此时越来越多的人放下了手头的活集中到丹房之前,在一片死寂的沉默中有人开口说道。众人中,这出言之人如今没有再称凌生为“烧药大王”,几双好奇的眼睛瞥过来想看看这人到底是谁,把对凌生的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偌大的凌家炼丹房里处处焰火升腾好不热闹,此时上百名炼丹师一个个盘坐在自己的丹炉前,各自忙着大炼丹药。

在那炼丹房一角,一处与众不同的空白之地有些格外惹眼,几位年轻的炼丹师在一旁炼制着手头的药散,看到这空荡荡的一处,不禁有人发出阵阵唏嘘感慨。

“唉,凌生师弟从来不迟到的,虽然他炼药总是失败,如今连药炉都撤了,难道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么?”

“谁知道呢,管他的,反正这家伙除了浪费药材也没有做出过什么好事,他要是走了,分给我们的药材就多出一份,这样也不错了。”

几人窃窃私语,可就在他们谈论凌生之时,后者那修长的身影忽然站在了炼丹房门口,几人也随之噤声看过去。

炼丹房入口处,此时凌生不巧被炼丹房的执掌者给逮了个正着,被堵在门前。

“凌生,你怎么这么晚才到,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此刻,一位身着银边灰袍的白发老者正板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对凌生训斥着,这位让凌生有些出糗的老头,就是掌管炼丹房的凌空长老。

凌生可不敢得罪他,一方面这位凌空长老就是这炼丹房诸多炼丹师的启蒙老师,虽然凌空的知识是他爹教的,但他爹也是这老头的学生,他可不敢惹恼这位前辈。

另一方面,凌空长老还掌管着药房呢,他昨天所借的药材,就是可怜巴巴地从这位师公手里求来的。

“师公**,我知错了,昨天凌生苦心炼药忙到深夜,今个儿迟来了些,还请师公多多海涵。”好话人人爱听,凌生自是晓得这一点,看着老头被他一口一个师公叫得眉眼带笑,乖乖认错的凌生暗暗松了口气,他可不想一颗丹药都没炼出来就被赶回家去。

凌空长老先前还有些生气,只因凌生平日刻苦努力从没做错事的前科,此时见他态度良好,长老一张严厉的老脸也便缓和了下来。

“以后不许再迟到了。”挥一挥手,凌空对后者放行,可他看着凌生两手空空,不由奇道:“你的药炉呢?”

凌生闻言,不由又是尴尬的一笑,这些头疼的问题真是一个接着一个来。

说道药炉,凌生自然不是忘了带,只是他刚才准备把药炉带过来的时候,伸手一碰,那铜质的炉子顿时散成了一地碎片,这让他大吃一惊。

原来那上要求用鼎制药还真不是一句玩笑话,这铜炉子居然撑不住魂力的冲击,最后就这么毁了。

可这番话他不好对这老头道明,只好撒谎道:“师公**,我的炉子早晨时候被两个堂弟摸去不知做什么了,我赶着过来向您报到,也就顾不得去找药炉了,还请您通融通融。”

看着凌生那陪着笑一副苦巴巴的模样,凌空长老本来心肠就软,这时候也只能叹了口气对凌生道:“唉,老头我知道你一向都很努力,也罢,今天你就用我的药鼎来制药吧。”

听到这番话,凌生不由大喜,鼎的结构可比药炉要高明的多,用鼎炼丹,比普通炉子要好上几分,难得师公开恩,如此一来他的实验说不定也能增加几分成功的可能。

对着师公深深一拜,凌生心里的感激尽在不言之中。

“呼。”快走到炼丹房的前排,凌生长长出了口气,面对身前这个足足一人高、造型大气、结实朴厚的三足药鼎,凌生心头涌上一份难言的紧张,如今,他终于要走出这关乎他命运的转折一步。

不再犹豫,凌生来到一旁的药材存放处,这里边大量的药材都是供炼丹房里上百位炼丹师日常开销用的,其中也有一些制作低品丹药的药材。

“通心果、肝气草、八味参、地青藤...”

随便扫了两眼,凌生抓起几位药在手里掂量几分,暗暗点了点,转身便回到凌空长老的药鼎前,此时他便决定要炼制人生中第二枚丹药了。

魂力一出引燃炉火,见那鼎中升腾的火焰比自己用药炉产生的火焰明亮许多,凌生猜测这鼎炉可能有着一些特殊门道,不过他也用父亲的药鼎炼制过,cāo控起来倒也并不生涩。

静待火温上升到炼丹的地步,凌生先后将几味药材送入鼎中,望着那沉入火焰的药材,凌生心神一动,一股魂力探入其中将其悬空炙烤,不一会儿,药鼎中的药香便渐渐传了出来。

刚开始,丹房内的炼丹师们还是自顾自地忙碌着,整个炼丹房上百名炼丹师中,有不少都是凌生的前辈,能够炼制丹药的炼丹师虽然不算很多,但也不少,甚至有几人连二、三品丹药都是能勉强制作,炼个丹而已,众人早就习以为常。

可就在不久之后,一些人感受到这药香的出处居然来自前方,他们不由疑惑的看了过去,本以为是凌空长老亲自在炼制什么丹丸,可这一瞧,众人顿时大跌眼镜。

此时站在凌空长老鼎炉前的,居然是凌生,那个人尽皆知的“烧药大王”!

“这小子怎么站在那里?”众人心头生疑,其中不乏见多识广眼力毒辣之人,忽闻这药香,再看了看凌生鼎炉中的几位药材,一些人不禁暗暗惊呼。

“好家伙,烧药大王嫌烧些做药散的药材还不过瘾,现在改成烧丹药了!”见凌生这番举动,一些人心头冒出这样的想法,有人还直接叫了出来。

可现在凌生的心神完全投入了炼丹之中,对于他们的言语已是充耳不闻。

“果然,普通的魂力还远远不够。”一心一意地看着眼前的药鼎,其中那熊熊的炉火已经被凌生催动到了极致,一时间火焰的温度释放出来,让身处鼎边的他都感到皮肤有些灼热起来。

但尽管如此,那炉火之中的某些药材却是如同金石一般火烧不烂,饶是凌生再怎么努力也不能将它们溶解分毫。

“到了要使用苍火气的时候了。”心念一动,看着那顽固如石的药材,凌生魂力变换之下,一股股苍黄的气息顺着心神,由自丹田生出然后慢慢融入这鼎炉之中,炉中之火,逐渐染上了一抹鲜明的苍黄。

不多时,鼎炉中的火焰完全和凌生的苍火气一个模样了,不同的只是一个是炉中的火、一个是丹田的气。

眼见苍火气在他的cāo控之下渗入火焰当中,炉中温度陡然攀升,刚才那些还坚实如铁的药材此时如同遇火之雪,转瞬间便化成了一团团药汁,看来这第一步他是成功了。

脸上透出几分喜意,凌生继续催动这炉火去烧灼那些一团团的药汁,其中的杂质他现在得小心地将其剔除,不然成丹之时会受到颇大的影响。

这是一项细致活,凌生做的万般仔细,不敢出一点差错,可虽然他能如此坦然自若,这炼丹房里的其他人却是坐不住了,有些人甚至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聚到了前排。

“喂,你看到没,烧药大王居然能够解壳,这...我没看错吧?”

有人向身边的人问着,一双双看着凌生身前炉中之火的眼睛也是瞪得老圆。

“你这不废话吗,自己看不就得了。”有人粗暴的回答着,更多人选择了沉默,毕竟,今天凌生所展现的这第一手,就足以让他们吃惊了。

炼丹一途,分为六道:丹者、药师、鼎王、火圣、气皇、魂神,其中作为第一道关卡的丹者之境,就是许多人迈不过的坎。

丹者,顾名思义便是要求能够炼制丹药才算刚刚及格。

普通人自然是没有凌生这般本钱,在魂力还比较低下的时候便拥有了兽魄之气,他们多半都要靠自身的努力不停的炼制药散来提升魂力,最后催生灵气才好晋升丹者。

毕竟在炼丹师的修行中,如果魂力不够,无法激发人体的灵气,用普通火焰炼丹别说是成丹,连制作丹药的药材他们都烧不开,制丹又谈何说起?

这炼丹之中,引气之力催火煅药的第一步便称之为“解壳”,制作寻常药散的药材不需要解壳,一烧便化了。

但做丹的药材总有些熔点较高的药物甚至还有金属,寻常之火根本难以将其化开,这便需要借助人体灵气来催化火焰,从而炼化药材,所以说,这第一步的解壳,可以说是炼丹的必经之道,意义非凡。

此时眼见那如同泥塑般立在鼎炉边的凌生面色平静,一双眸子波澜不惊,众多炼丹师们见了都是惊诧不已:这位“烧药大王”如今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难道他一夜间就得到了什么神人相助?

可此时虽然他们想要发问,但正在专心致志炼丹的凌生却不能给他们任何回答。

“再等等吧,凌生师弟他炼制的丹药并不难,一会儿等到了成丹之时,我们也就能一窥究竟了。”此时越来越多的人放下了手头的活集中到丹房之前,在一片死寂的沉默中有人开口说道。

众人中,这出言之人如今没有再称凌生为“烧药大王”,几双好奇的眼睛瞥过来想看看这人到底是谁,把对凌生的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

几人偷偷一瞧,愕然发现此人居然是如今众炼丹师中的新贵:被称作“新一辈最杰出炼丹师”的凌家大少——凌威!

连凌威都这么说,许多还懵懵懂懂的小辈便不敢对以前可以随意嘲弄的凌生报以轻视了,众人的目光继续望着那前方的炉鼎,随着鼎中的药汁越发精粹,一股药香突然从鼎炉之中传了出来。

这时候即使是再愚笨的人也知道,凌生师弟...真的要成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