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神级炼丹师

神级炼丹师

神级炼丹师

来源:网络 作者:风烟散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1 16:07:40

《神级炼丹师》小说精彩试读:“将药入鼎,火分三次炙烤,配以魂火维持,合明虚、升浊之法再锻其九遍,其后施术者倾尽魂力引燃药火借以升腾,破而后凝,此法毕,魂气若未生,便是施术者魂力天资不足,无需再试。”上这一篇讲的是一种名为苍火气的兽魄制作法门,看这有些带着些许玩笑意味的语言,凌生心里只能暗暗叹气。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凌木杉的卧房如同一个缩小版的炼丹房,此时卧房门嘎吱一声响,凌生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

环顾四周,小心的四处打量一番,见父亲果然不在家中,凌生的胆子便肥了起来。

炼丹师的住处往往也摆满了许多制药用的药材,有些药材稍一不慎便会爆炸或者起火,所以凌木杉的房间一直都是上了锁以防他人入内捣乱,可他哪知道凌生早就把他的钥匙复制了一把,有时凌生也会钻进来到处看看。

“啧啧,老爹的收藏倒是挺丰富,不过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用。”看着一房间的药材,凌生不禁有些咋舌,在感慨了一声父亲的私产雄厚之后,他溜到了后者藏书的地方。

以前他也曾经来过这儿,但当时他对炼丹一窍不通,凌木杉自然是不许他到处胡抓乱摸,这三年来凌生虽然在炼丹之道上没有丝毫进展,但药理知识在他的刻苦努力之下却是格外扎实,这里隐藏的众多危险被他一一避开,最后他的手还是探到了凌木杉的藏书房。

“哎,怎么都是些药典,老爹就不会收集一两本武技之类的书么?”翻箱倒柜地在父亲那分类斑驳的藏书中搜索着,凌生口中念念有词,他手里流过的书一本又一本,到底还是没有一本对他有用的。

现在凌生的想法很简单,他对成为炼丹师是毫无指望了,这三年来他没有哪怕一刻的偷懒,可到头来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种付出和回报的巨大反差,已经让他感到绝望。

如今凌生只想找一本外家的武典,修一修那些对他而言同样生涩艰难的武技,也许他靠着这半年也能练出几分三脚猫拳脚,这样在族比上他的成绩或许比现在这样继续下去会稍微好看一些。

虽然这么做可能会被凌木杉打断腿,可凌生如今也顾不上许多了,回想起金雪那鼓励的目光,他就觉得自己有这么做的必要性。

可让他失望的是,凌木杉是一个极端热爱自己本职的炼丹师,这一大摞书,硬是没有一本不和炼丹挂钩。

凌生找了半天终于放弃了,他怔怔的望着那堆书本出神,硬是半天没动一分。

“这...事事不顺,还让不让人活?”无奈地坐在地上,凌生拉长着一张脸喃喃自语着。

如今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说修炼基本的习武基础,他已经过了黄金的习武年纪,花半年时间去学基本功,最后也差不多等于没学。

他想要的是一本强力的武技,如果有什么巧合让他学会一门高超的斗战技法,这样他半年之后或许还有点活路。

但这类武技都珍贵无比,金雪那里估计没有,就算有,凌生也拉不下脸去学别人的秘技,所以,他只好看看自己身为长老的父亲是否有这等私藏了,只可惜,他的算盘还是落空了。

面色有些发苦,凌生愣了半天还是无奈的面对现实,炼丹也许依旧会让他吃瘪,但只要成功一次,他也能咸鱼翻身,现在他又得回去烧药材,即使失败他也得继续。

可就在他起身之时,那书堆里的一本书却是在众多书籍的夹缝中滑了下来,然后重重落在凌生的裤裆处。

“哎呦”一声惨叫,凌生忽的又坐了下去,他额头冒着冷汗,揉着痛处看了眼掉在地上的那本书,不由愤然将之一把抓到手里。

“连一本书都不放过我!”凌生此时已经是极端敏感,他如今就站在人生的转折点上,一步走错就会跌进万丈深渊,他哪里还有一点好心情?

可就在他准备将这本书撕碎泄愤的时候,书的封皮上那古老而厚重的四个黑体大字却顿时勾住了他的眼睛。

“气火神典?好霸道的名字。”看着这响亮的书名,凌生一时间又不忍心动手撕下去,他心念一转,难道这本书是记载着一类有关“气”的典籍?

忍住性子,他翻开此书,刚看了几行字,凌生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以药为引,炼就天地之气?这么大的口气,简直是疯言疯语!”看到这书上记录的既不是炼丹之法也不是有关于气的解析,凌生整个人都傻掉了:这居然是一本说着漫天胡话的鬼扯之作!

此番搜寻无果,已经没有必要呆在这里了,默默地看了眼手中这本满是“神鬼之言”的杰作,凌生想了想,还是将其揣到怀中。

死马当活马医吧,他也没别的办法了,要是按照这书上所讲真能鼓捣出什么名堂,他说不准真就有瞬间翻身的可能,这谁又知道呢?

退回到自己房间,凌生此时用心无比,他翻看着这本记述着奇言怪论的书,索性先对其了解一番。虽然这本书上的内容异常荒诞,但万一可行,那真是不能小觑。

逐字逐句的看着书上那有些微妙的言论,凌生渐渐发现这里面写的东西虽然天马行空,但未必没有一试的价值。

至少现在他凭着长老之子的身份,还能够按照书上所说来个最后的尝试。

“用药作媒介,引动魂力之火,从而炼就天地间所存的万种魂气。”看着书上的文字,凌生的嘴角不由抽了抽。

在这灵界大陆,无人不知“气”的重要性,气也是书上说的魂气的简称。

何为气?气就是这天地的造化产物,世间处处都有,按珍贵品级分为灵气、兽魄、幽火、**、天降五种。

气给炼丹师使用,他们在炼药时候对魂力的控制会提升几个台阶,炼药就会变得轻松无比;气给武师使用,他们便可将之化作斗气外放,招式之间平添莫大威能。

比如人,生来便有灵气,只要实力达到一定层次,体内灵气便会自然激发,成为人的一种重要潜能。

再比如那些山间的灵兽,它们由于具有了一定的智慧,有些个体强大者也是会从体内生出一种灵兽之气,那便是兽魄,这种气人也能够收为己用,比之灵气,兽魄又多了许多灵兽之力,更加实用许多。

更有甚者,这天地间有些顶尖强者陨落也会残留下一些宝贵的气,称之为幽火。

而天地降生时,在万般机缘之下也会生出一些天地之气,这后两类气,凌生也只是听人说过,至少在这青灵镇他是没有见过。

这便分为三层,第一层凡级篇便是教人如何利用一些简单药材制作出一些粗糙的兽魄,后两层灵级、神级篇记录的更是大地之气和天降之气的制作法门,凌生翻到后面只是随便看了几眼便觉得心惊肉跳。

用药材去制作气?这就像是用石头去点金,两者不在一个层面上,怎么能够做到转换?至少凌生是从未听过有人能够做到这种事情,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但如果此法可行,那这书绝对称得上是真正的神典,若只是一堆胡扯,凌生也只能认命。

“他**,难道我真要去学武技?我学它个头!”凝视着那书上的内容,凌生忽然爆了一句粗口,此时估计换成任何一个人也是这般纠结。

他能在无数次炼药失败中一直坚持三年,其中自然也有对炼丹师一职的浓厚热爱,要说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凌生也想将炼丹的道路坚持下去,毕竟这也是凌木杉对他一直以来的期盼。

事到如今,他必须做出抉择。

默默的记下了上凡级篇中的一道配方,这是如今他唯一能够尝试一番的制作法门。

即使是这个配方所需的药材,就需要他借老爹的名头才能从凌家药房借到,此后他还得为之做劳务偿还才行,估摸三四个月他也就堪堪能够还清,到那时他都要参加族比了,再去找武技学习也是于事无补。

“来吧,反正如今也不能更倒霉了,姑且试一试,选择在我,成败由天。”合上这书典,凌生眼中透出一股孤注一掷的信念,他赌了,这一次,将会是他最后一搏!

夜,凌生的卧房。此时的凌生正襟危坐地盘坐在地,眼前的药炉中燃着幽幽的炉火,映出凌生脸上无比的紧张。

见儿子今天的行为有些反常,凌木杉没有出言询问,以他所想,儿子怕是为了半年后的族比在进行最后的努力了,晚饭时候,一直严厉的他只是默默的看了凌生一眼,发出一声轻叹。

夜晚已经深沉,打更的声音敲响了几遍,凌生一个人静静坐在自己房内,咬咬牙最后看了眼放在身前的那一堆药材,终于下定决心。

这些药材是他腆着脸从药房借来的,果不其然,其代价足以让这位长老的儿子花上所有的积蓄加上打工良久,这般代价让他肉痛非常,可为了练出气,凌生如今也顾不得许多了。

“将药入鼎,火分三次炙烤,配以魂火维持,合明虚、升浊之法再锻其九遍,其后施术者倾尽魂力引燃药火借以升腾,破而后凝,此法毕,魂气若未生,便是施术者魂力天资不足,无需再试。”

上这一篇讲的是一种名为苍火气的兽魄制作法门,看这有些带着些许玩笑意味的语言,凌生心里只能暗暗叹气。

“试试便试试,我倒要看看这世间是不是真有如此通天法门!”心中狠狠地给自己打了口气,凌生再不迟疑,拾起那几味药材嗖一声便一齐丢进药炉里,他手头没有药鼎,铜炉勉强也可一试。

看着那几味药在翻腾的火焰中噼啪直响,随着炉火的升温,它们逐渐加热,几颗木系的植物药材开始冒出白烟,凌生把握好时机,将自己的魂力沉入药炉之中。

药炉中的火焰随着凌生的控制维持在恰到好处的恒温,所有的药材也开始逐渐液化起来。

“我炼了三年药,也就成功过那么一次,这一次,就看老天帮不帮我了!”心中咆哮一通,凌生如同老僧入定,心念慢慢沉入制药的平静中,此后的成败,他只能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