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第一宠婚:影后老婆有点甜

第一宠婚:影后老婆有点甜

第一宠婚:影后老婆有点甜

来源:麦子云 作者:水三千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4 16:57:45

《第一宠婚:影后老婆有点甜》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第一宠婚:影后老婆有点甜》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温向暖觉得自己这辈子蠢够了!被贱男渣女欺骗不说,最后落得个惨死的下场,甚至她还失去了最爱自己的人!幸亏老天有眼,一朝重生,她再也不会跟前世一样唯唯诺诺!这辈子,只要他韩廷烨一个男人!

在线阅读

记者们脸上压抑着难言的激动,等他们反应过来,韩廷烨已经拉着温向暖走远了。

男人身形修长,而温向暖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根本没有人敢阻拦。

沈宛月愤恨的看着两人的背影,指尖磨砂在地面上,紧紧攥成拳头,温向暖,又是温向暖……

“沈小姐,你是不是嫉妒温小姐?难道你的清纯女神的形象是营销?”记者们扛着长剑短炮,再一次把沈宛月围在中间。

沈宛月根本避无可避,只能推拒着,抬起胳膊挡住脸,承受着碰撞和不正经媒体人的揩油。

……

外面清风习习,车窗打开着,四周一片静谧,车室内只有她和韩廷烨两个人,温向暖的心脏不可抑制的加快了跳动。

“你……”韩廷烨突然间侧身过来,温向暖下意识的摒住气息,往座椅中缩着身子。

“啪嗒”锁扣打开,伴随着低沉的男声,“安全带。”

冷香钻进鼻子,两人不过呼吸之间的距离,温向暖不假思索,闭上眼睛想要吻上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贴近,分离。

三秒钟,温向暖一吻既退。

而在她退开后,韩廷烨便看着温向暖。

之间他深邃的目光,眼中风云滚动,喉咙也动了动,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

“是打算回吻吗?”

温向暖想起上辈子沈宛月说过韩廷烨喜欢她的话,嘴角高兴的翘了翘,闭上眼睛,做好被他回吻的准备。

“为什么改变主意。”

男人忽然开口,深沉的声音传入温向暖的耳中,

温向暖下意识睁开眼,却发现韩廷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回手,坐了回去,发动了汽车。

转头看去,只见窗外的光洒在韩廷晔的脸庞上,完美的下颚,紧抿着的唇,无一不显示着他是一个冷漠严谨的男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上一世,温向暖才会怕他,才会听信沈宛月的那些话。

“想一想,我好像还没有认真了解过你……我……”

谈话间,十字路口出现了红灯。

“呲……”

车子猛地刹住,温向暖话没说完,身体就不受控制的朝前倒去,她闭上眼睛,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再睁开眼时,温热的手掌贴敷着额头,阵阵暖意透过掌心传过来。

韩廷烨倾身过来,正小心的护着她。

“咚咚”的心跳声敲击着耳膜,身侧的男人轻呼出一口气,温向暖心中闪过一抹惊讶,原来韩廷烨也会慌乱吗?

是……是因为自己?

两人的距离极近,韩廷烨每一次呼吸胸廓都会蹭到温向暖的耳朵,温向暖只感觉心中堵着软绵绵的东西,空气都有些温热。

“那个,你好好开车,我不说话了。”温向暖连忙说道。

车子重新发动,可能韩廷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唇角的弧度流露出了一丝温柔。

二人很快便来到了温家门前,那是一栋耸立的中式阁楼建筑,红墙黑瓦,单是看上去就有一种古朴的优雅美,这就是温家了。

熟悉的感觉涌向脑海,一帧帧画面浮现在眼前。

外公,妈妈……

温向暖只感觉脸侧有些微凉,抬手触摸竟是一道泪痕。

自己竟然哭了?

温向暖慌乱间下意识的就去抹眼睛,手抬到半空却被一股力道阻止,白皙的手腕被强有力的大手握住,温向暖看向旁边,脸上蓦然出现一只柔软的方巾。

韩廷烨的眉头轻皱深冷的眸子落在她的脸庞上,“别用手。”

低沉的男声响起,带着满分的柔软,温向暖一愣,心蓦然塌陷,眼神怔怔的,眼角微红还挂着泪痕,这副表情,让人想……做坏。

韩廷烨动作微顿,轻声一笑,倾身贴近,缠绕着呼吸,小心欺上那柔软的双唇,舔舐,回转,沿边,移动至眼睑吮走泪珠。

轻轻磨砂,细细亲吻。

温向暖的脑袋“轰”的一下,一片空白。

他,他……犯规!

唇瓣分离,温向暖脸颊已经有了丝丝热度,眼中蕴出迷雾,喉管有些干涩,她下意识的吞了吞。

“礼尚往来。”韩廷烨嘴角笑意明显。

“啪嗒”声音响起。

庭院的门被打开,一个妇人从里面走出来,温向暖眼眸中汇聚起丝丝光亮,赶忙下了车,风灌进来,韩廷烨身边的位置落了空,心中某个位置也空了一瞬。

“妈!”温向暖声音中满是惊喜,跑过去一把抱住温仪,脸上满是失而复得的庆幸。

韩廷烨看着窗外,眼神微眯看不清情绪,发动了汽车,调转了个回旋,温向暖偏过头时,只来得及看到一瞬间的车尾。

“暖暖,那是……”温仪长发盘起,脸上未施粉黛却带着天然的书卷气,看起来异常温柔,但是现在那双眼睛里满是探究和警惕,带着温向暖回了房间,“韩家的车?”

温仪眉头微皱,温向暖看着自己的母亲,心中却涌起一丝暖意,她知道,温仪是最不想她嫁进韩家的,不为别的,就是怕韩家那个老夫人刁难她。

“韩家那个地方,吃人不吐骨头,我们暖暖可不能去。”沈世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温仪身边,语重心长的规劝。

温向暖心中冷笑,上一世沈世远表面上这样说着,私底下却是和韩家老夫人算计着搞垮温家,狼心狗肺忘恩负义,连个畜生都比不上。

“妈,我们两家本来就有婚约,而且廷烨是真心对我。”温向暖拉着温仪的手撒娇,旋即看向一旁的沈世远,“毕竟像沈伯伯这样为了权势不择手段也要往上爬的不多,沈伯伯你说对不对?”

沈世远端着盘子的手一抖,堪堪稳住,脸上的表情没什么波动,却硬生生挤出一丝怒意:“暖暖,我怎么不择手段了?”

“沈伯伯忘了?”温向暖挑眉,嘴畔笑容未消,带着嘲讽。“那我给你举个例子,例如,下毒?”

“什么下毒?暖暖,这……怎么回事?”温仪看了一眼沈世远,眸底中满是诧异。

“妈,沈世远他……”

“温向暖!”盘子打碎在地上,沈世远脸上满是愤怒,“我知道你没把我当父亲,但是我对**是真心的!不然哪个男人能去娶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我在你们温家当牛做马这么多年,就换来你一句不择手段!”

“温仪,这就是你的好女儿!心思未免也太阴暗了!”

温仪怔了怔,连忙走到沈世远的身边,眉头紧皱:“暖暖,你确实是说话太伤人了,你沈伯伯他这些年对我很好,你怎么能这样去揣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