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赵浩然沐琉璃小说

最新赵浩然沐琉璃小说

最新赵浩然沐琉璃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天性纯良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9 16:47:44

最新赵浩然沐琉璃小说精彩试读:“后背左肩下方四寸曾遭遇枪伤,虽然已经治愈,但火毒入体,当时明显没有好好包扎,所以每到雨天就会隐隐作痛,时间是在五年前。”“头风病,这是老毛病,持续了大概十年,针灸怕是不管用了吧。”还有你的左脚,啧啧……”赵浩然语速很快,声音也不大,他话音说着,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点蒙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眼前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荣华医院。

西城规格最高的私立医院。

其医疗设施是由西城的顶级豪门沐家资助建立,无论医生团队还是师资力量在西城都是顶尖的,甚至远超时内的三甲医院。

特护ICU外,一片愁云惨淡。

荣华医院几乎是全体楚东,上至院长,下到各科室主任悉数在门外等候,他们个个低垂着脑袋,甚至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陈老怎么说?”

一个面目方正的中年男人熄灭手中的烟头,低声道。

浓郁的烟雾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毫无平仄的语调更让人无法摸透其中的情绪,只是他声音响起,病房外焦急等待的人们身体顿时颤动了一下。

无他,因为他的名字是沐浮屠,西城沐家的当代家主。

偌大西城,豪门无数。

可能被称之为顶级的却不超过五指之数,其中就有沐家,百年家族其影响力可以说是渗透到了西城的各个行业当中,早已如根须发达的大树一般错综复杂。

可以说西城你可以不认识市长是谁,但沐家的大名却让人如雷贯耳。

“沐先生请放心,沐老太爷福寿延绵自然会逢凶化吉,何况这一次是陈老亲自出手,他可是咱们华国数一数二的杏林圣手,再加上我等倾力配合。沐老先生吉人天相,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站在最中间的院长韩有量抹了一把地中海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咬牙道。

沐老爷子重病垂危,沐家自然心急如焚,他这个一手被沐家培养起来的荣华院长也是忧心忡忡,连续三日不眠不休压力已经升到了顶点。

“希望如此!”

沐浮屠点了点头,面色却并不好看。

父亲的病作为人子,沐浮屠最清楚不过,陈老曾言,人有寿数,无力逆天。父亲的病其实算不上病,乃是到了大限。

这并非药石可以治愈。

但沐浮屠却必须倾尽全力,希望能够力挽狂澜。

孝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便是因为沐定海的影响力。

可以说,百年沐家之所以有今时今日的影响力,傲视西城,最大的依仗便是沐定海这位为了华国立下汗马功劳,如同定海神针一般的老人。

沐定海在,沐家百年昌隆。

如今老人生死垂危,天人五衰,陈国手真能力挽狂澜于大厦将倾不成?

恐怕很难。

沐浮屠愁眉不展。

叮铃铃。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沐浮屠的思绪,后者眉头一簇,待看到来电提示沐浮屠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他缓和了一下情绪接起电话,却不知电话里说了什么。

沐浮屠的脸色猛然一变,随后他‘蹭’的一下自原地站起,在一群医院领导惊愣的目光中大步走了出去……

“粑粑,粑粑,你吃,你吃一口嘛。”

医院外,囡囡抱着比自己个儿还要大上一号的KFC全家桶吃的满嘴流油,她喜笑颜开,油腻腻的小手抓着一块鸡翅,努力的点着脚尖往赵浩然嘴里送。

“好,好,粑粑就吃一口好不好?”

赵浩然想要拒绝,可他瞅了瞅翘首以盼的萌娃,只能在囡囡的萌系攻势中宣布投降,乖乖咬了一口。

“漂亮姐姐,你也吃!”

囡囡顿时喜笑颜开,将赵浩然咬了一半的鸡翅朝着沐琉璃的口中送,看的赵浩然直接就呆了。

干得漂亮。

“姐姐不吃,囡囡自己吃好不好?”

沐琉璃愣了一下,顿时一抹红霞浮上脸颊羞红一片。

她艰难的开口想要拒绝,只是话音儿还没落下,囡囡小嘴一扁,眼瞅着就要哭出声来。沐琉璃难为情的咬了一口,扭头丢给赵浩然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管我什么事儿?

赵浩然一头黑线,他艰难的将目光从沐琉璃红润的嘴唇上挪开,又抽了一眼抱着全家桶大垛快剁的萌娃,不禁腹诽了两句。

气氛有点僵硬。

“咳咳,沐小姐,你不用太担心,刚刚沐老爷子的病情刚刚你已经说过了。请完全把心放在肚子里,区区小病而已,根本无伤大雅。”

“只要本人出手,保证你**药到病除,生龙活虎。”

赵浩然打着包票。

只可惜沐琉璃快走了两步,压根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丢给赵浩然一头黑亮的后脑勺。对此,赵浩然无奈苦笑两声,只得跟上。

忽的。

沐琉璃急行的步法顿了一下,却见医院的大门口,沐浮屠正在一群保镖的簇拥下站在那里。

“爸!”

沐琉璃叫了一声。

“你这丫头……”沐浮屠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安慰了一句,这才扭过头来看着赵浩然,眉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狐疑来。

女儿打来电话说寻到了一位神医能包治百病,这才让沐浮屠这位百年豪族的家主迎了出来,只是赵浩然的年岁实在太过年轻了一些。

女儿眼光一向不错,为何会轻信一个年轻人?

“你就是赵浩然,琉璃口中的那位世外高人?当真年轻的很,不知阁下师从哪位大师?又在哪里行医?”

沐浮屠问。

“你信不过我?”

赵浩然皱眉道。

“非也,只是家父的生命重于泰山,阁下的年岁又太轻,沐某不得不多问一句。这年头,想要巴结我沐家的人很多,想要赚走我沐家亿元诊费的人更多。沐某若不是多长一双眼睛,恐怕要沦为西城的笑柄。”

“赵先生,不瞒你说,我刚刚调查了你。”

沐浮屠顿了一下,他目光直视着赵浩然的双眼,一团如有实质的目光直射。

压力扑面而来。

“三个月前,你领着女儿凭空出现在西城当中,如同是凭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石猴子,哪怕以沐家的情报网络依旧是查无此人。”

“沐家查不到的人很少,哪怕在华国也不会超过百人之数,但就算如此,我依旧得不到你半点的消息。沐某很好奇,你究竟是从哪里出来的。又有什么本事妙手回春,能够将老爷子的命从**爷手里抢回来。”

“爸!”

沐琉璃开口急道,她亲眼看到了赵浩然的神奇,有心想要说上两句,可是沐浮屠却看也不看女儿一眼,目光若有实质。

他在质疑。

只是沐浮屠的质问落在赵浩然耳中,后者的表情却是没有多少变化。

赵浩然蹲下身子擦了擦萌娃吃的满嘴流油的小嘴儿,随后随意的抬头瞥了沐浮屠一眼,开口道。

“胸口左下第三根肋骨断裂三处,时间是在三年前。”

“后背左肩下方四寸曾遭遇枪伤,虽然已经治愈,但火毒入体,当时明显没有好好包扎,所以每到雨天就会隐隐作痛,时间是在五年前。”

“头风病,这是老毛病,持续了大概十年,针灸怕是不管用了吧。”

“还有你的左脚,啧啧……”

“……”

赵浩然语速很快,声音也不大,他话音说着,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点蒙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青年这个时候说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

只是他声音落下,沐浮屠的脸色却变了。

那些伤,正存在于他的身上,一丝一毫都没有错漏。

甚至一些伤痕就算是女儿沐琉璃都一无所知,在沐家,这些伤是绝密,可是眼前这素昧平生的青年竟然知晓,这如何不让沐浮屠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