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乡村邪医闯花都

乡村邪医闯花都

乡村邪医闯花都

来源:网络 作者:黄亲国戚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2-19 15:59:57

《乡村邪医闯花都》小说试读:“是,我把小米带回家养,我妈对她不好我也知道,可是我有什么办法?连我都是吃白饭的,我只能保住小米一条命等你回来。”我等了你足足六年,有多辛苦你知道吗?现在债主逼着问我要钱,不给钱就要把小米卖掉,我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嫁给王大龙,只有他出的起这个钱。”你回来不问清楚,就质问我,凭什么,凭什么?”

在线阅读

王家。

灯火通明。

院子里摆着十几桌酒席。

王大龙是庙王村首富,也是出了名的村霸。

今天。

是他大喜的日子。

穿着一身喜服。

红光满脸。

似乎连黑眼罩都变得生动起来。

不过那只瞎了的眼睛因为激动,酒精的刺激有些疼。

这让他想起了秦守。

“**,打瞎了老子眼睛,老子睡你女人。”

王大龙一把搂住身边同样一身大红喜服的潘荷花,放声大笑,“乡亲们,感谢各位来参加我王大龙的喜宴,我让新娘子给大伙倒酒如何。”

“好!”

“倒酒有什么意思,大伙要看亲嘴。”

乡亲们一起起哄。

王大龙笑的合不拢嘴,“行,我跟荷花亲一个。”

说罢就搂住潘荷花要当众亲嘴。

“王大龙,你不要太过分。”

潘荷花又羞又气,俏脸涨红,直接推开王大龙。

这让王大龙脸上挂不住,压低声音威胁道:“别忘了十万块钱,敢不听我的,一分钱你都别想拿到!”

潘荷花脸色一变,这笔钱非常重要,必须拿到,就强笑了笑,“王大龙,你说话要算数,否认我做鬼也不饶你。”

“嘿嘿,你有资格跟老子讲条件?”

王大龙捏住潘荷花嫩滑的下巴,*笑连连。

反正过了今晚,你就是老子的人了。

不给钱又能怎样。

“亲一个,亲一个。”

乡亲们不明就里,大声起哄。

王大龙撅起臭嘴亲了过去。

臭烘烘的口气熏的潘荷花想吐,却不得不绝望的忍着。

秦守,你在哪?

过了今晚,我就是别人的女人了。

想到这些,潘荷花不由潸然泪下。

“王大龙,好狗胆,你敢亲一个试试。”

突然,一声怒吼,秦守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所有人扭头看去。

都认出了他。

“秦家二小子不是蹲**了,怎么出来了?”

“这下热闹了,仇人见面,肯定要打起来。”

“一会儿万一打起来躲开点,别溅一身血。”

一众乡亲纷纷起席,让开道路。

甚至不敢跟秦守眼神对视。

这小子可是打瞎过王大龙一只眼睛,凶残成性,万一惹恼了他,被打一顿事小,丢了性命岂不冤枉。

“秦守!”

潘荷花看着踏着坚毅步伐,杀气腾腾走过来的秦守,眼泪嗖嗖往下掉,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秦守,你还敢来。”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王大龙满脸狰狞的看着秦守。

瞎掉的眼睛也格外的刺疼了。

“我为什么不敢来。”

秦守站定,指着潘荷花,“过来。”

“不准。”

王大龙一把抓住准备过去的潘荷花,“别忘了十万块钱,如果你敢过去,一分钱都别想要。”

潘荷花脚步一顿,停止挣扎,指甲都嵌进肉里,绝望的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能过去。”

“什么十万块钱?”秦守一愣。

“你还不知道吧,荷花把她自己卖给我了,价值十万块。”

王大龙沾沾自喜,伸出一根手指,得意地道:“也就是说,潘荷花现在已经是我女人了,你回来晚了,哈哈!”

“秦守啊秦守,当年你打瞎了老子一只眼睛,老子就抢你女人,听说还是原装货,老子就笑纳了。”

“哈哈,不嫌弃的话留下来喝杯水酒,晚上我跟荷花上床的时候,你可以听墙根。”

王大龙越说越得意,唾沫星子横飞。

看秦守呆若木鸡,脸色难堪之极,心里那叫一个痛快,终于一雪前耻。

“为什么?”

秦守愤怒之极,六年的相思化为乌有,日思夜想却盼来恋人的背叛,他面目甚至狰狞到可怕,指着潘荷花质问,“十万块,你就为了十万块把自己给卖了?”

“卖给谁不行,要卖给王大龙。”

“难道你忘了,六年前,就是因为他企图**你,我为了保护你,才进了**。”

“听桂花婶说小米被你带回家养着,我还很高兴,就算看到**那样对待小米,让她吃猪食,我都相信你不知情。”

“可眼见为实,潘荷花,你摸着良心说,对得起我吗。”

随着秦守的质问。

潘荷花俏脸变得毫无血色,娇躯也开始颤抖不停,发了疯的冲过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歇斯底里的咆哮,“我对不起你?六年了,**思夜想都是你,我**着我嫁人,为了反抗,我宁愿自残。”

“你哥被人捅死,你嫂子难产,生命垂危,是我跪在地上求**告奶奶,借了十万块钱给她救命。”

“生下小米之后,你嫂子就郁郁而终,也是我给她下的葬。”

“是,我把小米带回家养,我妈对她不好我也知道,可是我有什么办法?连我都是吃白饭的,我只能保住小米一条命等你回来。”

“我等了你足足六年,有多辛苦你知道吗?现在债主逼着问我要钱,不给钱就要把小米卖掉,我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嫁给王大龙,只有他出的起这个钱。”

“你回来不问清楚,就质问我,凭什么,凭什么?”

潘荷花扑在秦守怀里放声大哭。

似乎要把六年来受得委屈和磨难尽数倾泻。

“原来我错怪你了,对不起。”

秦守这才知道了荷花嫁给王大龙的原因,不由懊恼不已。

轻轻擦掉荷花脸上的眼泪,一把拉住她手道,“跟我走,咱不嫁了。”

眼看着自己新婚妻子跟秦守搂搂抱抱,又哭又闹,王大龙气的脸色铁青,怒不可遏,“秦守,你***敢带走她试试。”

“试试就试试。”

秦守拉着一身大红喜服的潘荷花,大步往外走。

“给我拦住他。”

王大龙怒吼一声,随手抓起一根扁担追了上来。

同时。

王家的亲戚纷纷站出来拦住了秦守。

“让开。”

秦守语气变得极度冰冷,浑身更是杀气四溢。

大热天的。

满院子宾客竟打起了冷颤。

胆小的早就悄悄溜了,生怕殃及鱼池。

“秦守,别,我害怕。”

潘荷花也被秦守刺骨的冷意给吓到了,嘴唇哆哆嗦嗦。

“别怕,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伤害你。”

秦守温柔一笑。

“我怕你再坐六年牢,那我跟小米真没法活了。”

潘荷花哀求道。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睛,秦守心头猛然一惊,是啊,如果再进去了,小米跟荷花肯定会被王大龙欺负死。

我不能再犯糊涂了。

刚想到这里。

突然。

荷花惊呼一声,“小心。”

随后把秦守猛的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