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盛势

盛势

盛势

来源:网络 作者:柴鸡蛋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9 15:37:54

柴鸡蛋著作小说《盛势》是以袁纵、夏耀作为主角,小说讲述了霸道温柔十项全能退伍军人保镖头子袁纵和傲娇警察夏耀相遇,袁纵的妹妹看上了夏耀,希望袁纵能帮自己搞定,结果袁纵自己和夏耀火花不断,两个人一路撒糖。

在线阅读

“满上。”

陶三贤给夏耀满上酒,递过去的时候故意挺胯在夏耀小腹处蹭了蹭,终于问出一直想问的,“前眸子闹得特热的那个与保镖公司老总搞基的官二代就是你吧?”

夏耀差点儿把酒泼上去,“你他妈怎么这么嘴欠呢?”

“得得得……我闹着玩呢。”陶三贤忙劝哄道,“我就觉得你特帅,真的,和这一屋的帅哥都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夏耀问。

陶三贤把手放到夏耀扭摆的腰身上,附到他耳边小声说:“让人特想ca你。

夏耀黑脸,“玩**蛋去!”

“我妈没长蛋。”

夏耀刚想在这孙子裤裆上来一脚,就听到有人在门口喊:“陶三贤,有人找。”

袁纵就在离门口不远的位置,冷硬的目光注视着他走了出去,然后一转身也闪出门外,跟随着陶三贤的脚步由慢及快,突然在某个时刻凌然暴动,飞跨两大步,芒个高脚杯直接插ji陶三贤的后脑勺。

“啊——”正端着盘子过来的服务员尖叫一声。

夏耀循声跑出来,看到一地的血和瘫倒在墙边的陶三贤,瞬间惊愣在原地。

袁纵直接薅着夏耀的衣领将他拽出了酒店。

“我ca,别**拽我衣服!”夏耀嚷嚷。

袁纵像拽小狗一样的把单裤单衣的夏耀从温暖的大厅拽出去,拽到冷风习习的大街上,拽到他的车旁,赤红的眸子怒瞪着他。

“夏耀,我问你,你到底想干吗?”

“我想干嘛?”夏耀冷哼一声,“我跟人家跳个舞又怎么了?跟你有关系么?你们家田儿都把被窝给你暖好了,你来这跟我叫什么劲?”

袁纵将夏耀按在车身上吼道:“你明明知道我们俩什么都没有,你心里明镜似的,还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有你这么耍浑的么?”

夏耀费力地扭过脖子,尖刻的目光刮蹭着袁纵的脸。

“我不知道。”

袁纵扭攥着夏耀后脖颈的手再次施力,“你扪心自问,你真不知道?”

夏耀依旧硬着头皮甩出那四个字。

“我-不-知-道。”

袁纵注视着夏耀那张绝然执拗的面孔,心碎得跟渣似的。

外面本来就冷,夏耀又穿得这么少,还被按在冰凉的车夏钢板上,冻得牙齿直打颤。袁纵心头的愤怒、无奈、愁屈都抵不过心疼,手臂一转,将夏耀揽入怀中。

夏耀与袁纵胸口碰撞的一刹那,熟悉的心痛又开始撕裂他的神经。

他不知道自己在较真什么,在别扭什么,就是有一根巨大的刺扎在胸口,让袁纵抱他的时候,除了温暖还有剧烈的心疼。

袁纵强行将夏耀拖上车,车门紧锁,车里的空调开得很大。

“袁纵,你放我下去,我不稀罕你这点儿暖气!”

袁纵突然蹿到后车厢,将夏耀的外衣全都脱光,就剩下一条小裤衩。

夏耀以为袁纵要对他怎么着,急忙用脚蹬踹。

“我告诉你袁纵,咱俩已经分手了,你丫别让我瞧不起你!”

结果,袁纵硬生生地抛过去一句。

“我也没那兴趣弓虽.暴你!”

夏耀突然像被人踩了尾巴的小狗,瞬间炸毛了。

“是,你没兴趣,我特么都跟人家一张床上睡过了,你还对我有什么兴趣?你打心眼里把我当今*子!”

袁纵瞳孔飙血,吼一声差点儿把汽车玻璃炸裂。

“老子要真把你当*子,早他妈ca上你了!”

夏耀扫到袁纵的裤裆处的异变,心里有种剧烈的感觉在翻腾。

“老子要真把你当*子,当初从他床上拽下来就检查你**了!还他妈用得着听你说那些作践自个的话?!”

夏耀心里咯噔一下,强硬的自尊心又开始作祟。

“那你脱我衣服干吗?”

袁纵把夏耀的衣服直接收走,然后把车锁打开。

“你不要走么?走吧。”

夏耀浑身上下就一个小裤衩。

“袁纵,你丫真够损的!”

袁纵说:“你要嫌还不够露,我把你裤衩也脱下来,让你彻底浪个够。走啊,怎么不走啊?回去接着浪啊!”

夏耀突然不怒了,漠然的目光看着袁纵。

“这可是你说的……”

砰的一声,夏耀把车门打开,毅然决然地迈了出去。

他现在已经不在乎脸面了,反正是个老爷们儿,被人看到也顶多增加个笑料。可就是一点,真特么冷啊!说大话的时候跟个**一样,走两步就冻得跟孙子一样。

袁纵已经被夏耀逼得快吐血了,活了这么大岁数,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就夏耀这个坎儿说什么都迈不过去了。

“你给我回来!”袁纵怒喝一声。

夏耀转头嚷嚷,“有本事你站那别动!”

袁纵大跨步朝夏耀走过来。

宣大禹也正巧出门找夏耀,夏耀一看到宣大禹,瞬间看到救星,直接扯下宣大禹的衣服就披在了身上。

“快,你的车在哪?”

宣大禹急忙把车门给夏耀打开,夏耀迅速钻进去,猛的将车门关上,将马上要走到车门口的袁纵彻底隔绝在车外。

“你能先把我送回家么?”

酒会已经接近尾声,就剩下一批闲杂人在那互相吹棒,宣大禹见夏耀家离这没有多远,便点头答应了。

等车开起来,宣大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问:“你这干嘛呢?”

“有热水没?先让我喝口水。”

宣大禹把保温杯递给夏耀。

夏耀喝水的工夫往外瞄了一眼,袁纵还在距离宣大禹的停车位不远的地方站着,目光直对着渐行渐远的车辆。

夏耀猛灌一口热水,直呼道:“真特么爽!”

又喝了一口,终于不哆嗦了,继续说:“真特么爽!”

最后把整壶水都喝进去了,打开窗户,猛的把水壶往路上一抛。

炸裂声直冲到车内。

“真-他-妈-爽!”夏耀大喝一声。

宣大禹的手一打滑,差点儿拐到沟里。

181笑。 vip (3106字)

夏耀和袁纵离开韩国两个礼拜,豹子才乘机返国。

期间他跑遍韩国大大小小的整形医院,拜访了十几位名医,都表示对他的这张脸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整容后的养护,把整容效果进一步稳固,让这张脸看着更自然立体一些,也更像黄渤一些。

开车回去的路上,助理一个劲地安慰豹子。

“其实我觉得吧……还是有点儿像金城武的。”

豹子反问:“哪像?”

助理瞬间被问住了,他说这话就是安慰豹子的,以为豹子不会反过来逼问,给自个找不痛快。哪像人家豹子就是有这个心理素质,既然你说像,那你给我找出一个相似点好了,也让老子开开眼。

助理盯着豹子看了好久,找得眼珠子都快瞎了,最后讷讷地挤出俩字。

“身高。”

好在豹子已经被打击得差不多了,心里已经习惯了,只要没人明目张胆地看着他笑,他就可以容忍。

“没事。”豹子点了一颗烟,慢悠悠地抽着,“反正现在有点儿人样了,总比受伤的时候强。整容的事也不着急,等脸好点儿再去整呗!”

助理用余光扫了豹子一眼,以前豹子抽烟那是邪魅狂狷,现在抽烟是邪恶ji猾。意识到这一点助理赶忙把目光转了回来,他怕自个儿会笑。

一颗烟抽完,豹子眯着眼,仰靠在车座上小憩。

豹子眼神很犀利,这是唯一一点和黄渤不像的,只要和豹子对视就能发狸两个人的本质差距。但是豹子一旦把眼睛闭上,马上大咖附体,形似神似。

助理又偷瞄了豹子一眼,行驶在路上有种人在jiong途的感觉。

趁着豹子闭眼的工夫,助理急忙将嘴角扬了扬,忍得忒**痛苦了。越是不敢笑越是想笑,如果痛快笑出来也就没事了,就怕这种没法笑出声来,嘴角又抽cu,马上就要绷不住爆发的感觉。

豹子轻咳了一声,助理急忙把扬起的嘴角缩了回去。

豹子把眼睛合上没一会儿,又把眼睛睁开了。

助理再次将神经绷紧,没话找话说,转移自个的注意力。

“那个……你觉得这次整容失败是意外么?”

豹子又点了一颗烟,继续邪恶ji猾。

“这还用说么?肯定是袁老枪背后搞的鬼,你以为他这段时间在忙什么?

助理想想也对,“我从他们公司探到话,说是袁纵一走走一个多月。以前公司的人最怕见到他,现在是想见都见不着。”

豹子把脸朝向助理,“他不是早就回来了么?”

哎呦我的天妈爷,你别看着我成不成?司机内心的爆笑因子又开始疯狂叫嚣,他努力把自个儿的思绪转到正常的轨迹上来。

“是啊,可他回来之后也是三五天不露面,事全都丢给田严琦一个人干。

豹子哼笑一声,“小土田儿还真有两把刷子。”

司机看到豹子勾起嘴角那股**劲儿,肚子忍到抽cu。

豹子又说:“我跟袁老枪彻底杠上了,不把他那张脸毁了我自断双臂。”

司机陡然一惊,强烈的使命感终于将他想笑的欲望逼回去了,他跟了豹子这么多年,姑且不论豹子人品怎么样,对下属绝对没话说。看到当家的这么受欺负,司机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当即表态。

“不遗余力为你效劳!”

豹子手摸着下巴,仔细呕摸着,“你说,把他这张脸整成谁好呢?”

司机想都不想便回道,“王宝强啊!”

豹子拍着大腿乐,“对,王宝强。”

司机忍了一路,拨荆斩棘、太风大浪都咬着牙挺过来了,最后栽在豹子这一笑上。什么招儿都不管用了,什么仗义、人道二威慑力都不好使了,谁也剔拦着我,老子就是他**要笑!

“哈哈哈哈哈……”

这一笑就收不住了,本以为能就势借着这个“王宝强”的笑点把豹子演绎出的黄渤经典*笑掩盖过去,结果笑过头了,被判断力敏锐的豹子一眼识破。

车猛的在路边刹住,一阵哀喙声顺着车窗缝钻了出来。

因为助理提前打过招呼,所以豹子回到公司的时候,从前台服务到路过的领导员工,全都低着头或者步履匆匆。等豹子彻底走出他的视线范围,所有人都会不约而同地帕金森综合症上身,更有甚者倒桌不起。

豹子刚到办公室,就有两个小领导在外面推推搡搡。

“你进去说!”

“我不想进去,我怕我会笑。”

“都出事了,你还能笑得出来?”

“你笑不出来你进去。”

“……”

砰的一声,一个人被另一个人推了进去。

豹子一抬头,小领导的忍笑模式开启。

“那个,施工地那边出了点儿事。”

说完,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窜到卫生间,手抵着墙就开始疯狂爆笑。

豹子驱车赶往工地。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田严琦这几天心情极差,一方面是公司管理压力太,频频出事。另二方面是袁纵的那句“我陪着”二让田严琦的心情笼罩上一层浓浓的雾霾。结果越忙越容易出乱子,工地那边又打起来了。

田严琦赶到的时候,两方人马正僵持着,这边有人被打了。那边也有人中了招。看到二当家的过来,这边挑刺儿的立马砚矩了,因为田严琦反复责令他们无论受到什么屈辱都要以息事宁人为原则。

“田副总,我们……”

这声,‘田副总”是员工们对田严琦的敬称,虽然无其名但已经有其实。

田严琦定定地看着自家人脸上的淤青,神色凝重。

没人敢吱声,因为田严琦一旦发起飙来,手段狠戾程度不比袁纵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