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当社恐攻略病娇[穿书]

当社恐攻略病娇[穿书]

当社恐攻略病娇[穿书]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饴之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8 14:39:04

小说《当社恐攻略病娇[穿书]》是作者饴之执笔精心编写著作,小说讲述了秦思穿来的十来天里,宰相寻阔病了,相府一派焦头烂额。这病来得奇怪,寻阔夜里噩梦连连,像沉坠在梦里,喘不过气,又醒不过来。一到天光熹微之时,便从梦中惊坐起,冷汗盈满额鬓,白色里衣湿透,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白天里便精神萎靡不振,枯坐床头发愣。他的妻子崔氏日日问他做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秦思穿来的十来天里,宰相寻阔病了,相府一派焦头烂额。

这病来得奇怪,寻阔夜里噩梦连连,像沉坠在梦里,喘不过气,又醒不过来。一到天光熹微之时,便从梦中惊坐起,冷汗盈满额鬓,白色里衣湿透,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白天里便精神萎靡不振,枯坐床头发愣。

他的妻子崔氏日日问他做了何梦,他也双目空茫闷声不言。

长子寻亦许替他向圣上请了病假,这么些日子也不见好转,圣上忧心,遣了太医署最好的太医过来,亦是束手无策。

“是不是做过什么亏心事啊?”

“呸呸呸,咱们相爷刚直磊落,两袖清风......休得胡说!”

“唔,我瞧是招了什么邪吧?”

......

广碧小筑里,庭前是一株广玉兰。广玉兰叶大荫浓,冷冷月色洒下,透过油绿的翠叶落下淡淡光晕。树下置了张竹摇椅,有人摇扇纳凉。

啊好热,睡不着,没有空调的世界夏天好难活......

思思宛宛如一条咸鱼,在竹摇椅里微微翻身,没有梦想地发出一声叹息。

竹摇椅咯吱咯吱地响,两个婢子替她晃着团扇的手一顿,眉头轻拢。

“还是睡不着吗?”

“小姐还是进去吧,外面蚊子多!”

思思的侧脸被摇椅上竹编的藤子印出浅浅印子,她浑然不觉,挠头咕哝:“你们继续聊,我还想听。”

她自从穿来,还没见过这位传奇的宰相大人呢。

“我觉得就是招了邪......”那两位婢子很快兴致勃勃又闲聊起来。

招了邪,就是招了邪啊,只是这邪物还不来啊!

遥想熬夜赶稿打游戏追番看小说仿佛还在昨天,画了张同人图还没上传,便稀里糊涂穿到这里,这个刚被小粉粉安利看了三分之一的小说——《洛阳降妖志》里面。

《洛阳降妖志》是部悬疑玄幻小说,讲作为大理寺少卿的男主角寻亦许屡遇奇案,一边打怪破案一边谈恋爱的故事。

而她,秦思思,穿成书里一个暗恋男主的恶毒女配覃思思。她的父亲和寻阔是好友,死后将覃思思托付与他,重信守诺的寻阔便收养了她。

换言之,她就是寄养在相府的无亲无故的小透明,给她一口饭吃就应该感恩戴德了,还尽想着搞破坏。

这位名同音姓不同字的女配一度让秦思思气得牙痒痒,又蠢又坏,有事没事暗害女主,破坏男女主的感情。她磕这对神仙CP磕得飞起,就因为这个小*砸天天被作者后妈喂刀子!

她被安利的时候看过剧透,匆匆翻了结局,大致剧情知道个囫囵,覃思思最后算是死在男二手里。这男二寻皆允,看起来是个爱笑的小天使,其实是个心理阴暗、心机深沉、还迷恋嫂子的病娇少年。她被男二寻皆允整得很惨,最后当他挡箭牌替他肉身献祭Boss,华丽丽的挂了。

心里正长吁短叹,系统机械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宿主,还不睡吗?】

她也想睡啊!

作为夜猫子的她熬夜熬惯了,这里没空调又热,怎么睡啊摔!

系统:【请尽快进入剧情,宿主请配合一下。】

秦思思内心欲哭无泪:【我也想啊Siri,你有让我迅速进入睡眠的办法吗?】

系统:【没有呢。】

系统:【你自己想下办法。】

秦思思:“......”辣鸡系统。

书里的开头,就是宰相连夜噩梦不断,缘故被一只梦貘吸食梦境。宰相的梦吃完,便转移目标,看中了倒霉催的覃思思。

她穿到这里的时间线,比书里的早,无所事事十来天,就等今天刷剧情。

然而——

梦貘只会在人睡着后行动,她现在精神饱满毫无睡意,梦貘怎么把她当目标嘛!

“欸?哪儿飞来的萤火虫?”一婢子低呼,以扇扑萤。

秦思思闻声望去,自广玉兰的枝头飞下一只流萤,跌跌撞撞地好似迷了路。霎时,脑中忽而警铃大作,传来系统冰冷又略显急促的声音:【叮——跟上它。】

系统:【叮——剧情偏差正在修正中,快,跟上它。】

秦思思捂住被系统吵得炸裂的脑瓜仁儿,一骨碌从竹摇椅里爬起来,这时,那流萤栖在她头顶的小啾啾上须臾,很快往前飞去,像又认识路了一样。

在这么热的夏夜,秦思思实在无法忍受长发及腰还披着,特别是不清爽的额头。于是自己抓起正额耷拉的额发,用发绳随手扯了一个小啾啾头。发绳是她用编如意结的绳子自己做的。

萤火虫掠过方塘水榭、嶙峋太湖石,飞出巷门穿过后巷,飘向市井街市某屋檐下便消失无踪。

秦思思追得气喘吁吁:“等等啊,累死我了......”

夜色正浓,广阔静谧的大街上空无一人,秦思思弯腰扶住膝盖喘气,微汗浸湿淡粉色对襟上襦的背后布料,有风拂来,驱走一丝燥热。

碧纱裙角漾起,风渐大,乌云蔽月。

咦,要下雨了吗?

不对,洛阳城里不是有宵禁吗?大街上应该有金吾卫巡逻才是,怎么会空无一人。

秦思思正欲抬眸,一双乌皮靴映入眼帘。

“思思妹妹。”含着笑意的嗓音在头顶响起,秦思思脊背一僵,浑身泛凉。

**,她、她她又碰、碰到那个寻皆允了吗?

秦思思转身欲跑,袖口便被人扯住。

“更深露重,妹妹不睡,怎会跑大街上来?”

想起十天前刚穿来时的遭遇,秦思思陷入绝望,这个病娇不会又要掐死她吧!!系统你给我死出来啊呜呜呜呜......

背上感到一阵酥麻,少年缓缓掐上她的肩胛,力道不容置喙地将她的身体掰正过来。

“难道,思思妹妹对**夜思慕,在跟踪我吗?”

她疯狂摇头,社恐症发作,舌头捋不直,不停打磕巴:“不、不是,我散、散个步......”

少年嗓音含了委屈:“妹妹不是说,喜欢我么?”

秦思思蔫头耷脑,誓死不看病娇,她下意识摇头,一顿,又凌乱点头。

头顶传来一声哂笑,下巴被人捏住,迫使秦思思一寸一寸抬起来——

眼前的少女瞳孔紧缩,充满了惊恐,顶着侧颊未消的竹藤印子,和不伦不类的小啾啾头,一脸视死如归。

“妹妹说实话,为什么跟着我?”

寻皆允愣了一瞬,沉在眼底的窦疑和杀意隐去。片刻,弯起月牙般的笑眼,露出一口白齿缓缓笑起来。右眼角下的褐色泪痣平添几分妖冶。

这个覃思思好像哪里不大一样了,依旧胆小,但相对于以前的唯唯诺诺,又有什么不同,有点傻里傻气的,不过比之前顺眼不少。

秦思思欲哭无泪,你不要对我笑啊!

病娇笑什么的太瘆人了!

她想起十天前莫名其妙穿过来的时候,那股令人难忘的窒息感。

脖子被寻皆允一只手狠狠掐着,双脚离地,少年圆括的指甲陷入皮肤,覃思思细白的脖颈一片紫痕。

“唔、唔......”

“你再动嫂嫂,我就扭断你的脖子哦。”

寻皆允散漫地笑,眸子里飞速闪过一丝杀意,转瞬间便一派天真无害。

秦思思被她掐得快断气,联系起原书里的来龙去脉很快推测出,眼前这位病娇就是男二寻皆允,肯定是女配又作妖暗害女主角了搞得病娇起了杀意!

感觉刚穿来就要扑街的秦思思疯狂呼叫救命:【呜呜......我攻略成功男主就可以回家了吗?】

系统传来机械而冷漠的声音:【抱歉,你的攻略对象是眼前这位。】

这对于秦思思无异于晴天霹雳:【......任务失败会怎么样?】

系统:【回不了家哦。】

秦思思:【先不说别的,救命啊哥哥!你让我活到明天好么呜呜呜.....】

系统瞬间安静如死鸡。

秦思思陷入深深的绝望,求人不如求己,关键时刻还得自救。她憋着通红的脸,呛咳着抹着热泪,一脸悲壮道:

“呜呜咳、咳......其、其实我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力,我喜欢你,我只想嫁给你!”

寻皆允一时愣神,两秒后,他松了手。

语调温柔地笑道:“喜欢我什么?”

“喜、喜喜欢你的笑。”秦思思两眼一抹黑地扯嗓子喊。

少年的脸倏而逼近,他像随时要捏死一只小蚂蚱一般,拎着秦思思的后领,大拇指摩挲上她的双颊,柔而缓地拭去泪痕。

“喜欢我你哭什么?”

“哇呜——”秦思思的心理防线崩溃,嗷嗷嚎哭出声。

“......我、我怕我没来得及告白......”秦思思没脑子抽抽噎噎。

......

“哐当——”静谧的夜里,倏而传来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撞击声。

不远处的云吞摊位前,蹭地一下蹿过一道黑影,像只动作敏捷的小动物,旋即隐匿在黑夜里。

秦思思的下巴被人蓦地捏紧,她一时吃痛,咬着牙不敢吭声。

寻皆允眉梢微扬,看向远处:“谁?”

不知何时,云吞摊前悄无声息出现了几个人。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那几个人蹲下来,再起身时,为首的手里拎了一只小动物,发出小兽一般的呜咽。

“这......就是那害我爹连连噩梦的邪物?”

“回寻大人,不会错了。”

“梦貘!”秦思思惊喜地呼叫出声。

好家伙,终于让她逮到了!!

云吞摊子那里不出所料就是男主角寻亦许了,快看到她快看到她!!

拎着小兽的人闻声看过来,见依偎二人身形眼熟,抬步便走了过来。

在二人面前站定,看清他们的脸,寻亦许眸中闪过讶色:“阿允?覃姑娘?”

寻皆允很快松了手,乖巧应声:“兄长。”

秦思思揉着发疼的下巴,挪开两步,默默远离他。

寻亦许看向秦思思:“你方才说,这邪物叫梦貘?”

“覃小姐好眼力,这便是梦貘,靠吸食人梦境为生。”某降妖师答。

秦思思悄悄瞄了几眼梦貘,妈耶真的长得像只猪啊,粉粉嫩嫩一只小猪!!

她忙不迭点头,磕磕绊绊地小声胡扯:“我、我在志怪话本子里读过。”

寻亦许朝身后的几个降妖师勾了勾手,把小猪交接到他们手里。

就在此时,天际倏然响起一声闷雷,蓝幽幽的电光闪烁之间,风雨欲来。乌云涌动,天上挂着的一轮圆月彻底被遮蔽,透不过一丝光亮来。

空荡的市肆大街瞬间变幻无端,宛如电影的画面交叠转换——

眨眼间,一行人便发现自己已置身于一家客栈里。

秦思思环顾下四周,朴素的客栈卧房里,床上躺着一个人。

他们被困在梦里了!!

这才是原书里本来的剧情,梦貘吞食秦思思的梦时,一不小心出现梦境迷障,将她困在了相爷寻阔的梦里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