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医神赘婿

医神赘婿

医神赘婿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九龙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2-14 23:46:10

小说《医神赘婿》是作者九龙执笔精心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主人公是萧辰和吴雅清,医神赘婿小说讲述了仙医门少门主萧辰,从小跟爷爷学习医术,医武无双,因为爷爷失踪,从国外回来,被仙医门众人废除丹田,随后来到东海,成为吴家上门赘婿……

在线阅读

萧辰用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她:“三分钟内,他必醒。”

病脉凝成之后,吸取病气的速度和之前有了质的变化,刚才吐出的血,是毒血。

刘春兰不知道,只当他是胡来。

“如果人死了,你就准备牢底坐穿吧。”刘春兰咬牙道。

话音落下,昏迷不醒的江浩天眼皮翻动,旋即醒了过来。

虽然还有些气喘,可脸色已经彻底恢复过来了,跟刚才将死之相,天差地别。

周围的人也是啧啧称奇,这样的医术,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刘春兰一看情况不对,立马灰溜溜跑了。

江浩天得知是萧辰救了自己,感激的握住他的双手,不住的感谢。

“小哥,我是亿盛珠宝的董事长江浩天,这位是我的妻子,陆温霞,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收下。”

说着,他拿出一张百万支票。

萧辰看都没看那张支票,说道:“我这次来是给我奶奶买生日礼物的,钱我就不收了,送我个手镯吧。”

看病收钱,天经地义,一个手镯和一百万相比,孰轻孰重,他们应该明白。

不是萧辰不爱钱,是嫌麻烦,支票还要去银行兑。

见萧辰坚持,江浩天也没强求。

他亲自进店把店里最好的玉器跳出来,摆在了萧辰的面前。

萧辰也没客气,随意指了个三四万的白玉手镯。

一旁的陆温霞连忙将玉镯跳出拿去包装。

趁着这个空档,萧辰看了看江浩天,说道:“江先生,刚才给你治疗的时候,我发现你气虚肾亏,精索堵塞,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膝下应该无儿无女!”

江浩天一听,激动说道:“神医,小哥你真是神医,我跟温霞结婚十年,一直求医问药,做梦都想要孩子,您可以帮我吗?”

萧辰点点头:“不是大问题,你这个不是先天的,而是后天受伤造成的。只需要针灸治疗,行一次针,就能够解决你的问题了。”

听到萧辰说他是后天受伤造成的时候,江浩天当时惊为天人,险些给他跪了。

神了,真是太神了。

陆温霞这是包好了玉镯,走了过来,见丈夫激动,询问之下得知萧辰可以治好丈夫的绝育之证,当时便留下了泪水。

“小哥,只要你真的能够治好天浩哥,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萧辰笑了笑,给他留了一个号码,还有一个地址,让江浩天明天派人去接他。

说完,便骑着电动车离开了。

江浩天夫妇二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比感慨,他们今天是遇到贵人了。

晚上七点,东海大酒店门口。

吴雅清开着高尔夫赶来,看着等候多时的萧辰,冷清说道:“今晚很多亲戚都会到场,你给完礼物,尽量不要说话,听到没?”

萧辰笑着点点头:“我不会说话的。”

看着他这逆来顺受的样子,吴雅清心里说不出的憋屈。

要不是**临时前有遗嘱,她早就跟他离婚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酒店包厢。

此时,吴家亲戚都来了,偌大的包厢里热闹非凡。

“雅清,你可算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你来这么晚,不会准备什么惊喜大礼了吧?”

“来来,到这边来,现在东海谁不知道回春堂有个女神医啊...”

吴雅清受到了众人的恭维追捧,而她身后的萧辰,直接被大家无视了。

萧辰也没在意,默默坐在吴雅清的身旁,没人搭理他反而更好,省的被人奚落。

比如吴雅清的堂哥吴忠超,每次见面,都是冷嘲热讽,将萧辰贬的一文不值。

萧辰**上门女婿的名号就是他宣扬出去的。

这不,萧辰屁股还没坐热,吴忠超便盯上他了:“萧辰,你手里的塑料袋装着什么?不会是送给***礼物吧?”

萧辰点点头:“嗯。”

原本用来装手镯的盒子太豪华了,萧辰想低调些,于是临时换了个装菜的袋子。

“我的天,你那个塑料袋上面还沾着菜叶片,这不会是装菜的袋子吧?”吴忠超嗤笑道:“你不会跑到菜市场买了一扎青菜给奶奶当礼物吧?”

萧辰摇摇头,说道:“不是,礼物是珠宝店买的。”

话音落下,吴忠超不屑的笑了起来:“行了,你装什么呢?你脸比你裤兜还干净,拿什么去珠宝店买礼物?”

看着萧辰手里的塑料袋,包厢里其他人纷纷哄笑起来,一个个冲着他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

听着众人的嘲笑,萧辰一脸淡然,可吴长青跟赵素兰面子就挂不住了。

他们家虽然不是大富之家,但吴长青好歹也是个副处级干部,他难道不要脸吗?

被这么多亲戚嘲笑,简直比死还难受。

赵素兰正想发火,吴忠超抢先一步说道:“**就是**,看看我给奶奶买的什么礼物,这可是我花了三万多买的辽参。”

哗。

看着玻璃罐中根须齐全的人参,众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呼。

“忠超,你也太大方了!”

“还是你有孝心啊。”

“就是,大哥大嫂教子有方啊!”

听到众人的夸奖,大伯吴长山,伯母陈美琴眉开眼笑。

“哪里,这都是忠超自己花钱买的,我们都不知道他买了人参。”说完,吴长山还瞥了吴长青一眼。

虽然不明显,但是还是把吴长青气的够呛。

嘭!

吴雅清起身,气愤道:“我早上出门不是交代过你了吗?让你买个好点的礼物,你看看你买的这是什么?你是不是存心想我丢脸?”

“雅清,好了,没有就算了。”这时,老太太开口了:“今天是我生日,谁也不许急眼。”

“奶奶,我很好奇萧辰买的什么礼物,让他拿出来给大家瞧瞧吧。”吴忠超说道。

“是啊,我也挺好奇他塑料袋里装的是什么宝贝。”

“快拿出来看看吧!”

听到大家的话,老太太点点头:“那就拿出来看看吧。”

“**,把东西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吴忠超等着看笑话。

“还不快把东西拿出来!”

吴雅清心烦气躁,冲着萧辰吼道。

“奶奶,这是白玉手镯,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萧辰将塑料袋里面的礼盒打开,里面放着一只颜色纯正,质地圆润细腻的白玉手镯,一看就价值不菲。

什么?

“这...这居然是羊脂白玉手镯,从这个手镯的成色来看,还是缅甸的老坑玉,价格二十万起步!”

这时,坐在老太太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满脸惊诧,她叫贾凤,是萧辰的三婶,以前在珠宝店上过班,一眼就认出了盒子里的手镯。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萧辰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