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林纾瑾燃小说

主角是林纾瑾燃小说

主角是林纾瑾燃小说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暖小开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3 16:44:59

主角是林纾瑾燃小说精彩试读:其实我不是没感觉,爸妈和堂姐在我面前说话一直都有些小心翼翼,尽量不去触碰关于李瑞涛和离婚这件事。但是我不管是对李瑞涛也好,还是离婚这件事也罢,我一直都没太大感觉,更别提伤心了。唯一就是最初的时候觉得有些委屈,尤其是在李瑞涛来道歉后,我妈居然还帮他说话叫我原谅他的时候。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早睡啦!”

“……那么快就睡了?”我不自觉的捏了捏手里拿着的面条,朝着茶几走。

“你都去多久了!”堂姐幽灵一样跟在我身后。

“没多久吧,应该就二十分钟这样……”

“还不够久吗?而且他们哪是真的要吃东西,就是闹睡……呀!你裤子上沾的什么?!”

刚把面条放在茶几上的我被堂姐的惊呼吓了一跳,本能的低头去看。

“右边!”堂姐说着就来到我身侧,伸手拽起我的裤管。

就在裤管外出靠臀部的位置,沾了一小片血迹,就连衣服下摆都有一些,那血迹印在米白色的睡衣布料上显得尤为刺目鲜红。

我心脏猛的缩了下,脑袋又闪过刚才我蹲在他旁边,手被他紧紧扣住的情景。

那温软贴黏的触感好似又涌了上来,我身上骤然冒气了一层鸡皮疙瘩!

“小纾!你刚才出去到底……”

堂姐的声音让我回了神,连忙解释,“姐,我没事,这血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那是怎么弄的?”堂姐依旧一脸担忧,声音还又大了几分。

“我刚才遇上……遇上砍人了……”

“什么?!”

“遇上砍人了,就在对街小卖铺门口。”我拧着眉回。

堂姐怔怔的看着我,顿了两秒后紧张的拉着我看,“误伤到了?”

“没有没有!”

“那你身上为什么有血?”

“我真没事,只是被撞了下。”我话落,见她又张口,连忙说:“我先去换衣服,等下慢慢和你说。”

我转身快步往房间走,结果堂姐居然还跟着我进房间了,一副等我说的样子。

我无奈,只得一边拿衣服出来换一边把刚才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所以这血应该是那时候蹭到的。”

“原来是这样。”堂姐吁了口气,随后又拧眉对我说:“你也是的,以后见到那种事情走远点,凑什么热闹啊!”

“……”堂姐的表情和眼神里找不到一丝讶异,仿佛刚才我是说的不是砍人,而是两大妈吵架一样!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心情。

“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我憋了憋,顿了两秒才说:“这就是你说的乱吗?”

“你以为呢!”

“……”我拧眉,在床沿坐下。

“别怕,都过去了。”堂姐伸手搂住我肩,“以后见到走远点就是了。”

我眉拧得更紧,“姐,你怎么说得这种事情天天都有似的。”

堂姐看着我,轻抿了下唇说:“其实这种事情很正常,打架斗殴,寻衅滋事,这些事情天天都有发生,尤其是娱乐场所,一天晚上都不知道要发生多少。只是我们以前不接触那个层面,自然就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接触了吗?”

堂姐微楞,随即就笑了,收回揽住我肩膀的手,“忘了你姐夫家做什么的了?”

“不是做矿的吗?”

“那不就行了。”

“这有什么关系吗?”我疑惑。

“呵……”我堂姐轻笑声,拍了拍我的肩说:“时间长了你就懂了。而且我觉得吧,你就是被二叔他们保护得太严实,都快变成青蛙了。”

“姐,你是想说我是井底之蛙吧。”

堂姐轻笑,“也有不笨的时候。”

“……”

“其实我到现在都没想通,就你这性格,这见识,居然敢离婚。”

“为什么不敢?”我瞬的拧起来眉,因为堂姐用的是敢字,“我没有错。”

堂姐表情微怔,看着我顿了顿深吸了口气说:“离婚对一个女人来说代表着什么你知道吗?而且李家那要求,等过几年你回去还不知道要编出什么理由,别弄个什么你不能生所以才离婚,以后你是不是不打算嫁人了?”

“……”堂姐这话和我妈说的简直如出一辙,我垂眸,低低的说:“清者自清。”

“小纾啊!那套婚房最多值三十多万,你觉得一辈子值吗?”

“我不是为了那房子。”

“那你干嘛要答应他们?”

我叹了口气,“姐,是我要离婚,不是他要离婚,你是不是把主位搞错了。”

“还主位!你当上课呢!”堂姐瞥我一眼说:“我只是觉得你要真想离,直接闹啊!他们能出这样的要求,不就是怕丑吗?”

我抿唇,轻轻摇了摇头,“闹大了,爸和妈也受不了,这事不只李家要脸,我爸妈有很多学生。”

我话落,空气静默了半响,我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向堂姐,就见她愣愣的看着我,“姐,你怎么了?”

“你难受吗?”

“什么我难受吗?”

“就是、就是……”一向说话很利索,语速很快的堂姐忽然就结巴了。

我没忍住笑了起来,“姐,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堂姐拧了拧眉,随即吁了口气说:“说真的,你来之前我可是准备了一大箩筐安慰你的话,结果……呵,你到是好,跟个没事人一样。”

我有些哭笑不而的看她,“那你想我怎么样,哭给你看?”

“对!就是哭!”她说:“你有什么别忍着,难受就哭出来,你这样别说**妈了,连我看着心里都害怕。”

“……”我有些无语。

其实我不是没感觉,爸妈和堂姐在我面前说话一直都有些小心翼翼,尽量不去触碰关于李瑞涛和离婚这件事。

但是我不管是对李瑞涛也好,还是离婚这件事也罢,我一直都没太大感觉,更别提伤心了。

唯一就是最初的时候觉得有些委屈,尤其是在李瑞涛来道歉后,我妈居然还帮他说话叫我原谅他的时候。

另外一点就是有些遗憾,不能到学校了,正好又是一年,刚带出些感情来。

“小纾?小纾!”

“诶?”

“你又发什么呆?”堂姐一脸的担忧。

“没什么。”我弯了弯唇,“我想起我的学生,这次连告别都没有。”

堂姐微楞,随即拧起眉,“你这是转移话题吗?”

“你想哪呢!”我笑着摇头,“我也和你说真的,我对这件事没太大感觉,反而……我觉得离婚以后我轻松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