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暖小开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3 16:48:40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小说精彩试读:我回过神来是身旁传来一声惊呼,我才转眸就见看店的男人已经跳回小卖铺,随即一道人影闯入我视线的余光。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股巨大的冲击里就将我撞得往后急退一屁股坐在地上,而撞了我的人也往前踉跄了几步跌倒在地。“草!”“……”撞了人还骂人?!

在线阅读

我知道这婚不会离得太容易,毕竟就如李瑞涛说的,他们家丢不起这个脸,不管是离婚还是离婚的原因。

我们整整僵持的两个月,终于在2005年的8月,我和李瑞涛走进了的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期间我一直没到学校上课,当然……以后也不会去了……这是协商好了的。

一周后,我在堂姐的安排下来房城,准备入职六中。

房城是距离丽城只有两百多公里的县级市,坐车也就四个多小时的车程,回家很方便,而且有堂姐照应我,我爸妈都很放心我过来。

只是我才到房城,堂姐忽然和我说:“小纾啊,六中比较乱,如果在学校遇上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我让你姐夫叫人过去看。”

当时我就懵了,怎么还说到叫人去看了?而且……

“什么叫,叫人过来看?”我疑惑的问。

“就是……”堂姐才吐出两个字,随即像反应过来什么似得,看着我一下憋住,过了好会后又摇头说:“算了,你是女老师,一般不会有什么事,当我没说。”

我蹙了蹙眉,忽的想起自己是靠堂姐关系入职六中不由得笑了起来,“姐,你是担心其他老师排斥我吗?”

不管在哪里,新人多少都会被排斥,更何况像我这种一上来就带高三的空降兵呢?

之前因为李瑞涛父母的关系,我从丽城四中直接调到二中做班主任,没少挨白眼和挨闲言碎语,所以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

看着我的堂姐微楞了下,随即垂眸,抬起右手指尖轻抵了下额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刚才垂眸那一瞬应该是无语又鄙夷的目光。

“我说错什么了吗?”我越发疑惑了。

堂姐轻嘶了声,然后抿了抿唇才对我说:“那个小纾啊,这房城和丽城不一样,学生也和丽城不一样,是真的乱。”

“……姐,你是担心我被学生欺负?”我算是听明白了。

“你以为?”堂姐瞥我一眼,“你是我介绍进去的,谁敢给你脸色看啊,我担心的是那些不长眼的兔崽子。”

不长眼的兔崽子……

虽然我不太喜欢堂姐对我未来学生的形容词,但我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笑着说:“都是孩子能乱到哪里去,而且学生还能对老师怎么样不成?”

我话落,堂姐的表情看起来更无语了,但最后她只是叹了说:“算了,反正你记着,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就行。”

当时我就想,再乱不过也就打打架,再叛逆不过就是和老师顶顶嘴,还能怎么样?

不过我不想堂姐担心,也不想在继续这种没什么营养的话题,连忙点头应是。

就在即将开学前三天,我见识到了,见识到了堂姐口中的乱是什么意思,那是我从没见过,从没遇过,甚至想都没想过的。

那是晚上十点多的样子,我刚洗完澡换了睡衣,正在看电视的小侄子和小侄女见电视上人家在煮面条吃,就吵着也要煮面条吃,堂姐说开车带他们吃宵夜都不行,非要买回来自己煮。

说真的,堂姐对小侄子和小侄女作息的放任让我很奇怪,毕竟当年的我可是九点前就必定上床睡觉的人。

姐夫有事不在,去厂里了,我见堂姐被缠得没办法,自然是自告奋勇的说我去买。

小区对面街就有间规模不算小的小卖铺,又是晚上,我也没换衣服,捏了十块钱穿着睡衣就出门了。

堂姐家是别墅区,新建一年,有一半的别墅都闲置着,亮着灯的屋没几间,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尤其是一个人走的时候。

我不由得缩了缩肩,走得飞快,直到看到区入口的值班室后我才缓下脚步。

在越过值班室的时候,里面的值班人员还站起身探头看了看,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

“咦?这么晚还出去啊?”

我是没想到他会和我打招呼,微楞了下顿住脚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是啊,去买面条。”

“哦哦哦。”他笑着对我点了点头,“这人少,等下回去不敢走叫我一声,我送你进去。”

这样的热心让我又愣了愣,连忙说了谢谢这才转身快步出了小区。

过了马路走进小卖铺,柜台内坐着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正在看电视。

“请问下,面条在哪?”

男人顿了两秒才转头看我,像是才从电视的剧情里回过神来一样,“哦,最里面靠左边。”

“谢谢。”

我按男人说的很快找到了面条的位置,然后拿了和我姐家一样包装的就走到柜台,“多少钱?”

“3块9。”

我将捏着的十块递给男人,他收了钱后一边回头看电视剧一边给我找钱,动作很慢,我又不好催,有些无聊的侧头朝铺着外看,忽的外面传来几声咆哮。

“草!跑你***!”

“砍死他——”

我身子一怔,心就跳漏了一拍,虽然距离还想有些远,声音也有些模糊,但好像真的是……砍死他?!

“哎哟!砍人了!”

我还没回过味来,柜台内的男人就激动的叫了起来,钱也不找了,转身小跑的绕出柜台就店外面冲,紧接着我又听到一串杂乱的喊声。

其实我真不想凑这种热闹,但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在看到那看店的男人冲出小卖铺,我也跟着冲了出去。

顺着声源的方向转头,距离我不过十几米外,一个廋高的身影速度极快的朝着我的方向冲过来。

外面的路灯不比小区,间隔距离较远,又昏黄,但那人穿了件浅色的短袖T恤,昏暗中也感觉显眼。

“哎哟——”

我回过神来是身旁传来一声惊呼,我才转眸就见看店的男人已经跳回小卖铺,随即一道人影闯入我视线的余光。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股巨大的冲击里就将我撞得往后急退一屁股坐在地上,而撞了我的人也往前踉跄了几步跌倒在地。

“草!”

“……”撞了人还骂人?!

我痛得眯眼皱眉的朝那人看去,入眼是一个连忙从地上爬起的背影,浅色的T恤后背是一大片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