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宴青辞宇文夔小说

最新宴青辞宇文夔小说

最新宴青辞宇文夔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燃尽的流年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2 17:47:23

最新宴青辞宇文夔小说就听晏青辞话音一转,突然冷厉:“也是,若是不聪慧,又怎么会寻到此处?再往前,可就是皇上的寝宫了!”沈沁雪一惊,心脏剧跳:“回大人,臣女只是多喝了几杯果酒,身体有些不适,所以出来走走,臣女不知自己走偏了,还请大人恕罪。”说着,作势就要跪下。然而,晏青辞一点要拦的意思也没有,林沁雪咬牙,只能一跪到底。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果不其然,又听沈尚书道:“依臣看,那些乱臣贼子未必有如此大胆,况且有王爷和晏大人在。如今皇上后宫悬空,长此以往,天下百姓难免有议。”

“沈尚书果然一心为皇上着想。”

晏青辞脸上带笑,眼中却被半点笑意,不就是想趁后宫没人,早早把自己女儿塞进去好谋个高位吗?何必拉上天下人?

而且她记得,书上这位沈大人的嫡女,女主的嫡长姐,确实是嫁给了小皇帝为后,最后还稀里糊涂死在了深宫。

而她的嫡兄一心认为是原主所害,一系列*作,差点送走原主。

但她实在想不通,原主谋害当朝皇后能有什么好处?

怎么看,也是后来取而代之成为新后的女主更可疑!

既然如此,她还必须成全了沈尚书!

于是,她看向小皇帝:“皇上,以臣之见,不如选一良日,设宴麟德殿,一来贺皇上登基,二来为皇上压惊。”

不广招秀女,但给你们机会塞女儿,至于把握不把握的住,就看你们自己了。

沈尚书眼珠转了转了,垂着头没说话。

对上晏青辞的目光,小皇帝莫名觉得心内安稳:“好,此事,就全权交给晏爱卿去办。”

晏青辞领旨:“是,皇上。”

似乎有一道审视的目光从自己身上划过,晏青辞抬头,对上宇文夔,视线交汇,她露出一抹笑。

宇文夔眉头突的一跳,不自然的转回头,心中却暗暗开始选派人盯紧晏青辞。

一回到晏府,晏青辞便找来冰橘,让她将所有有资格参加宫宴的官员及家眷全都查清楚,然后拿来给她。

冰橘领命,很快便调了一份名单过来。

“沈常远……”晏青辞一目十行,很快找到书中女主的名字,在她上面,是沈府嫡女和嫡子的名字。

“沈泽明,沈敬婉,沈沁雪。”她点了点后面两个名字,对冰橘道,“去,把她们俩的画像给我找来!”

虽然不知道晏青辞到底要干什么,但只要是大人的命令,她都无条件执行,于是,冰橘忙不迭的去了。

宫宴一事全权交给了晏青辞,她对办宴会的流程,熟的很,古往今来都大差不差的。何况原主手下有不少能手,她只要把握大方向即可。

宴会当天,小皇帝端坐龙椅之上,以宇文夔和晏青辞为首的官员行礼高呼。

“皇上万岁万万岁。”

小皇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抬了抬手:“无需多礼,众爱卿起身吧。”

“谢皇上!”晏青辞和宇文夔起身,其他官员也都起身。

此次宫宴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晏青辞只安排宫中舞姬跳了两曲,便任各千金贵女毛遂自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晏青辞总觉得有一道视线在她身上扫来扫去,若有若无,而且似乎是女眷的方向。

“大人。”冰橘不知何时到了她身旁,“沈家来的,不是沈敬婉小姐。”

冰橘找来画像后,晏青辞就让她将画像上的两个人区分清楚,牢牢记住,一见到沈常远,就看他身边跟的是谁。

晏青辞心中一沉,果然。

冰橘又道:“据说沈大小姐宫宴前几日吃坏了东西,脸上起了好多疹子,来的是沈家庶女,沈沁雪。”

“这个沈常远。”晏青辞冷笑,真是铆足了劲想要当国丈啊!

虽然女主沈沁雪也很优秀,可毕竟只是十二岁的少女,说是小萝莉都不为过,何况她此时只是庶女,沈家该让嫡出大小姐来的。

可沈常远瞄准了皇后的宝座,在能明确促成此事前,自然不可能让沈家大小姐屈尊来参加这场宴会。

她摩挲着案前酒盏,却并不饮,低声吩咐冰橘:“给我盯死她。”

这一幕,正巧被好不容易从众臣的包围中脱困的宇文夔收入眼底,心神微动。

就在这时,敬了小皇帝一杯的沈常远道:“禀陛下,臣的小女自幼精通琴棋书画,不如,就让她弹奏一曲,为陛下助兴?”

宇文夔就见晏青辞眼神都变了。

不由蹙眉,目光一转,就见一个粉衫窈窕芙蓉面的少女走出,盈盈一拜,声若黄鹂。

再看,虽不至于太过露骨炽热,但他肯定,晏青辞的目光,就是在看这位沈家小姐!而且,自始至终,一分都未偏移!

难怪他会顺着沈常远说话!

捏在手中的茶盏裂开一丝细纹,有所察觉,宇文夔敛了眼中深沉,取出帕子,慢条斯理的轻拭指尖酒液。

他就不该轻信这个佞臣!

丝帕被扔在地上,很快就被伺候在旁边的宫婢给收拾去了。

一曲经典的《高山流水》弹奏完毕,满堂喝彩。

晏青辞看着中央集万千褒赞的沈沁雪,她低首含笑,略带娇意的目光却时不时看向小皇帝。

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她转头看向脸颊发红,目光都有些不能聚焦的小皇帝,对他身边的太监总管道:“皇上醉了,刘总管带皇上下去歇歇吧。”

刘总管哪敢不应,又见小皇帝确实有些醉了,便带着人离开宴席。

酒过三巡,群臣正欢,自然不会因此散了,但很快,冰橘就来告诉晏青辞,沈沁雪已经不在座位上。

晏青辞抬眼一扫,以出恭为由,也起身离开了麟德殿。

“小姐,咱们回去吧!这宫中不让乱走的,我们……”

“闭嘴!你有没有看到那刘总管扶着皇上去哪了?”

晏青辞看着身前不远处的两道身影,眼底冷色更甚。

她抬脚上前:“何人在此?”

沈沁雪一惊,回头,就见有人从阴影出走出。

若说安平亲王是自带气场一个眼神就可吓退百万雄兵的冷厉,那此人便是郎朗清举如雪似月只可远观的凌厉。

像,又不像。

但一样让人摸不准,拿不透。

沈沁雪强压心头惊疑,福了福身:“臣女沈沁雪,见过首辅大人。”

“原来是沈小姐。”晏青辞并不说让她起身,没话找话,“沈小姐是如何认出本官的?”

沈沁雪心知今天是见不到小皇帝了,气恼晏青辞搅局,但又发作不得,还要强装出一副教养良好的样子,落落大方道:“臣女认得大人身上的官服。”

晏青辞一笑:“沈小姐果然聪慧。”

见此,沈沁雪更加疑惑,不明白晏青辞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就听晏青辞话音一转,突然冷厉:“也是,若是不聪慧,又怎么会寻到此处?再往前,可就是皇上的寝宫了!”

沈沁雪一惊,心脏剧跳:“回大人,臣女只是多喝了几杯果酒,身体有些不适,所以出来走走,臣女不知自己走偏了,还请大人恕罪。”

说着,作势就要跪下。

然而,晏青辞一点要拦的意思也没有,林沁雪咬牙,只能一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