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成女配后我和权臣成亲了

穿成女配后我和权臣成亲了

穿成女配后我和权臣成亲了

来源:网络 作者:燃尽的流年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2 17:51:54

《穿成女配后我和权臣成亲了》小说精彩试读:咳,”小皇帝回过神,语气比方才柔和真挚了两分,“晏爱卿一片忠心,朕是知道的。有晏爱卿在,是朕之幸,大燕之幸。”这下,轮到晏青辞不自在了,眼神一飘,意外对上宇文夔满是审视的目光,气氛再次僵持,好在小皇帝并未多留,宇文夔随他一同离开。

在线阅读

晏青辞扯了扯嘴角:“多谢王爷相救,皇上脱险了吗?没受伤吧?”

她第一时间关心小皇帝的举动,惹得宇文夔微眯了下眼睛,语气稍缓:“这箭上有毒,你最好别乱动。箭矢已经贯穿了你左胸上方肋骨,若再不拔箭止血,就算本王想救,恐也无能为力。但现在医药不足,只能点穴止血……”

晏青辞垂头,她现在的情况确实紧急,可真要让宇文夔疗伤,女儿身的秘密也就保不住了。

一旦身份曝光,必将引起轩然**!

她略一思忖,便果断做出决定:“还请王爷速速送下官回营医治。”

书上写过,侍女冰橘和一位姓侯的随行太医是唯二知晓她身份的心腹,只要能坚持到回营不死,就能过了这劫。

宇文夔目光微闪,周身气势陡然森冷:“看来晏大人是不放心本王。”

话落,一个眼神都懒得再分给晏青辞,抬脚要走出山洞。

“王爷!”晏青辞连忙喊人,语气虚弱却条缕分明道,“王爷也说了,这箭上有毒,不能解毒,止血又有何用。”

宇文夔脚步稍顿,又听晏青辞道:“下官一条命不值什么,但若连累了王爷,那便是万死难辞其咎!”

脸色一变,宇文夔回头,目光危险:“你是在威胁本王?!”

“不敢。”

晏青辞努力放缓呼吸,眼神平静:“先帝临终授命,青辞不敢辜负。而今,朝堂上下,京都内外,哪个不是虎视眈眈?这些乱臣贼子,为行刺皇上,箭上所涂之毒,必定极其凶险,稍有不慎,血溅三尺。下官唯一能做的,便是不在王爷面前咽气。”

宇文夔阴沉的面色在听到晏青辞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一变再变。

其中意思很清楚,他们二人共同辅佐皇上,且早有不和,事已至此,晏青辞若死,最不能扯上关系的就是宇文夔。

就算皇上信任,那些心有二主的朝臣,觊觎皇位的藩王,也要借此闹翻天。

大燕本就处于风雨飘摇之际,经不起任何一场腥风血雨。

两人目光半空交汇,无声对峙,半晌,宇文夔嗤笑,“晏大人这般义正严词,怕不是忘了此前的所作所?如此贪生怕死,小人行径,枉本王对你奸佞却磊落的行事有两分高看。”

你确定是高看?

晏青辞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发动微笑技能。

又听宇文夔道:“你确实还不能死,但这不代表,本王乐意见到你活着。”

晏青辞,“……”就要开口,然而突然被点了穴道,她想要质问,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

对上晏青辞又愤怒又惊愕的眼神,宇文夔皱眉:“不知好歹。”

说着,伸手去扯她身上的官袍。

他也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晏首辅的身形,确实是瘦,分明是个男人,却秀气纤弱的比女子更甚。

胸肌却是发达,明显比肋骨高了一层。

晏青辞这一刻惊的魂都要掉了,她不会没死反倒要在宇文夔这里暴露是女扮男装的事吧?原书中可是直到最后原主死翘翘了,才被发现是女儿身的!

她恶狠狠的瞪着宇文夔,企图用眼神逼退这个男人。

然而毫无用处!

在官服被解开,对方要已经摸上白色染红的亵衣时,山洞口突然传来一阵搜寻犬的叫声和脚步声。

宇文夔手下动作一停,紧接着,原主的心腹侯太医和一队侍卫进来,晏青辞看到对方的同时,侯太医也看到了她!

晏青辞暗暗松了口气,侯太医知道原主是女人,不会让她暴露的,顿时再也坚持不住的晕了过去。

皇上遇刺,哪怕无恙,可晏青辞这个首辅中毒重伤,围猎之行自然不可能再继续下去,小皇帝下令回京,并命宇文夔彻查此事。

“大人差点吓死奴婢!”晏青辞醒来已是次日晌午,侍女冰橘一边伺候她穿衣一边道,“侯太医说,幸好王爷用内力护住了大人的心脉,否则,性命堪忧。”

晏青辞眉头微挑,转而捏了捏冰橘的衣袖。

冰橘动作一顿,向外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大人放心,您昏迷期间,除了侯太医,奴婢未敢让任何人近身。”

晏青辞这才松了口气,然而不等她把气儿收回来,就听外面有人禀报:“皇上,睿王到!”

主仆两个对视一眼,冰橘扶着晏青辞在迎枕上靠好,又将被子向上拉了拉,才退到一边。

“晏爱卿终于醒了,太好了!”

“皇上,王爷。”晏青辞作势要起身,果不其然被小皇帝拦住,“侯太医,你快来看看!”

侯太医应了,不动声色的瞥了冰橘一眼,上前探脉,许久,对着晏青辞微微一颔首,躬身后退两步,道:“晏大人体内余毒已清,并无大碍,只是,移动的时候要小心些,不可太过颠簸。”

小皇帝这才放心:“晏爱卿是为了救朕,才遭此劫难,朕心中不忍,这样吧,回京之后,再行论赏!”

“臣惶恐。”晏青辞立刻挣扎着要起身,“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只要皇上龙体安康,大燕昌盛久安,就是对臣最大的赏赐。”

一串彩虹屁直接把做好准备听她狮子大开口的小皇帝拍愣了,他身后自进来便未开一句口的宇文夔更是神色复杂,这人演忠臣上瘾了?!

“咳,”小皇帝回过神,语气比方才柔和真挚了两分,“晏爱卿一片忠心,朕是知道的。有晏爱卿在,是朕之幸,大燕之幸。”

这下,轮到晏青辞不自在了,眼神一飘,意外对上宇文夔满是审视的目光。

气氛再次僵持,好在小皇帝并未多留,宇文夔随他一同离开。

侯太医则又开了一些止痛,吃了会让人觉得困倦的药,旨在让晏青辞好好休息。

回京刻不容缓,安顿好晏青辞,冰橘立刻去收拾行李,因为晏青辞性别的秘密,身边只有她可近身伺候,因此,事必亲躬。

然而没过多久,她又返了回来,脸上表情不大好看:“大人,我们的车辇坏了。”

晏青辞蹙眉:“车辇坏了?”

冰橘点头:“奴婢遵着侯太医的意思,想在里面多加几个垫子,却没想到车轮突然散了,车辕也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