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首辅娇娘

首辅娇娘

首辅娇娘

来源:网络 作者:偏方方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0 19:11:54

《首辅娇娘》小说精彩试读:顾娇眼睛里有灵气了,哪怕浑身湿漉漉的,却并不让人感觉她很狼狈,反而无形中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场。定是自己眼花了,傻子怎么可能变样呢?薛凝香扬起下巴道:“我是来找萧大哥的!”顾娇淡淡地笑了笑:“叫得可真亲热,你和我相公很熟吗?”“闪开!”薛凝香懒得理她。不闪开又怎样?”顾娇挡住了她。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男人先是一怔,随即一阵羞恼涌上头顶:“顾娇你疯了!是我!”

认识?

熟人作案?

那就更可恶了!

顾娇不仅没放开他,反而又往下坐了坐,将男人的腰腹压得更死了。

“你……你给我下来!”男人咬牙,语气冰冷。

“嗤~”顾娇冷笑。

向来只有她使唤别人的份儿,可没别人敢对她呼来喝去的。

何况这是她的屋子,她还没质问他在里头鬼鬼祟祟做什么呢!

顾娇抡起拳头,打算给他一点教训,手肘却不小心撞开身后的窗棂子。

明亮的光线照了进来,落在男子清隽俊美的容颜上,顾娇的眸子一下子瞪圆了。

作为一个颜控,顾娇前世没少收集帅哥,但从没有见过如此……

如此气质出众的美少年。

这人长了一张十分干净的脸孔,眉眼棱角精致得宛若玉雕,一双眸子很是冷冽,如寒潭般深不见底。

他面上透着病态的苍白,此刻却因羞恼而浮现起一抹嫣红,反倒显得有那么一**人。

再有他的年纪,与其说是男人,顾娇倒觉得少年郎更合适。

“看够了没?”萧六郎咬牙问。

“没看够,不过……”顾娇扫了他的身板儿一眼,凤眸微微一眯,“怕压坏你。”

言罢,顾娇装模作样地起来了。

然而,人虽是起来了,眼珠子却仍粘在他身上意味深长地打转。

“顾娇你……”萧六郎被她的目光看得恼羞成怒。

“要扶你?”顾娇笑眯眯地探出手。

“不用!”萧六郎神色冰冷地侧过身子,扶着一旁的椅子站了起来。

看得出他行动不便,一瘸一拐地出了屋子。

顾娇这会儿记起他是谁了。

正是原主的相公萧六郎。

也是巧,那日顾娇在村口溜达,意外碰到一个饿晕的男人,就把他给捡回来了。

萧六郎苏醒后,顾家人问了情况,发现他是孤儿,便当机立断,以男女授受不亲、我们家闺女救了你一命、不如你俩成亲以全了她名节云云,逼迫萧六郎将顾娇给娶了。

说是娶,却更像是入赘。

住的破房子是顾家给的,种的地也是顾家分的,都是最差的那种。

成亲时,顾娇并不知萧六郎是瘸子,知道后便渐渐开始嫌弃起来,转头“勾搭”上了镇里的小秦相公。

村里人都为萧六郎抱不平,道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萧六郎是花儿,牛粪是她。

遇上这样的事情,也难怪萧六郎对原主如此厌恶。

顾娇叹着气拉开柜门,打算把身上的湿衫换掉,却悲催地发现柜子里一件干净衣裳都没有。

正发愁时,门外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

“萧大哥,你在吗?”

顾娇扭头一看,只见来人是个穿紫色大花袄的小妇人。

梳着油亮的发髻,涂了脂粉,臂弯里挎着一个盖了花布的篮子,看不清里头装的是什么。

顾娇很快从记忆里翻出了这号人物——清泉村的小寡妇薛凝香。

薛凝香是他们邻居,平日便爱往他们屋里钻,大多挑原主不在的时候。

原主傻乎乎的,在薛凝香手里吃了不少闷亏。这一次小秦相公来村里的消息,也是薛凝香透露的。

顾娇咧嘴一笑,从屋子里探出头来。

“哟,这不是凝香嫂子吗?大白天的,来我家做什么呀?”

薛凝香被吓了一跳,随后失望地说道:“怎么是你?”

顾娇笑了笑,轻叩门板道:“这是我家,看见我很奇怪吗?你在失望什么?”

薛凝香噎了一把。

她当然是失望没见到萧六郎了。

只是,眼前的顾娇,却让薛凝香觉得有些不太一样……

人还是那个人,却不似从前那般木木的了。

顾娇眼睛里有灵气了,哪怕浑身湿漉漉的,却并不让人感觉她很狼狈,反而无形中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场。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傻子怎么可能变样呢?

薛凝香扬起下巴道:“我是来找萧大哥的!”

顾娇淡淡地笑了笑:“叫得可真亲热,你和我相公很熟吗?”

“闪开!”薛凝香懒得理她。

“不闪开又怎样?”顾娇挡住了她。

薛凝香丝毫没将顾娇放在眼里,抬手便朝顾娇推了过去。

顾娇轻轻一让,脚尖一勾。

“哎呀——”

薛凝香连人带篮子摔了个狗吃屎。

“顾傻子!你绊我!”薛凝香气得火冒三丈。

顾娇双手抱怀,半倚着门板看着她,似笑非笑。

其实,薛凝香与原主老早便不对付——村里两个最招人闲话的女人,一个是傻子顾娇,一个便是寡妇薛凝香。

但薛凝香长得好看,人又勤快,自觉还是比顾娇体面。

当初萧六郎晕倒在村口,是薛凝香与原主一道发现的。

只是薛凝香怕惹闲话,去村子里喊人了,原主却直接将人捡回了家。

事后证实萧六郎是个清清白白的读书人,薛凝香马上就后悔了。

被平白无故绊了一跤,薛凝香自然不肯吃这个哑巴亏,扯开嗓子就要开骂。

正要开口,就看见萧六郎神色冰冷地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