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迷失的青春期

迷失的青春期

迷失的青春期

来源:网络 作者:已知天命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9 15:52:15

《迷失的青春期》小说精彩试读:看到梅斌如坐针毡的样子,沈艳丽微微一笑:“说起来也是有缘,你离开学校一年多,我们也没有任何联系,今天刚刚来海城,我恰好从那里路过,早一点晚一点,恐怕就错过了。” 听到缘分这个词,从她的嘴里冒出来,梅斌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他在想,等会儿能找个什么借口,一下车就逃之夭夭呢?

在线阅读

“校长,那什么……”梅斌从沈艳丽手里接过行李箱,欲言又止。

沈艳丽瞟了他一眼:“什么‘那什么’,你是我学生,一时半会儿找不着地方,在我家歇一晚上,还怕别人说呀?”

“不是,今天不是周六吗?夏总他……”

臭小子,这事还记得?

沈艳丽突然脸一沉:“梅斌,平时看你仪表堂堂,一身正气的,怎么这里这么不干净?”

说着,她用手指了指梅斌的脑袋。

我去,谁思想不干净了?

沈艳丽接着说道:“当初让你辅导我儿子学习,你是不是因为夏天明经常不在家,怕把持不住自己,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狂汗!

这不恶人先告状吗?

当初我是看到你眼神那个啥,所有才没答应的好不好,现在怎么成了我有想法?

“冤枉你了?”沈艳丽不动声色地问道:“让你辅导我孩子,又不是不给你钱,你要是心里没有鬼,怎么会拒绝呢?”

“我……”

梅斌不可能说自己担心被她给盯上了。

而且沈艳丽出现在这里,应该不是为了修车吧?

联想起当年她看自己时的眼神,梅斌觉得她就是想老牛啃嫩草。

不过梅斌实在是想不明白,他是见过夏天明的。

夏天明长的白白净净,身高马大,而且风度潇洒,与沈艳丽相配,可以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就算两人长期分居,每周不也是可以有两天的时间在一起?

沈艳丽怎么就耐不住寂寞,几天都忍受不了,居然跑到风雅颂会所里来?

而且作为副校长,难道她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不担心社会影响吗?

这也恰恰证明,当初她就是不怀好意。

“我什么呀?”沈艳丽又说道:“过去的事就不说了,你现在没有落脚的地方,连我都不怕,你心里要是没鬼,在我家住一晚上又怎么了?”

梅斌心想:也好,反正她老公和儿子都在家,现在跟他回去应该没事,明天一大早再来会所吧。

虽然刚刚充满了犹豫,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去处,来会所工作,恐怕是他唯一的选择。

“那就麻烦校长了。”

梅斌硬着头皮,拖着行李箱跟她朝轿车走去。

上车之后,梅斌忽然想到:不对呀,今天是周六,夏天明应该在家里,她怎么今天会到会所里去?

难道真的是路过这里,车子坏了,所以在旁边的4S店修车吗?

“校长,”梅斌问道:“等一会儿夏总看见了我,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误会?”沈艳丽白了他一眼:“你在想什么呢?”

梅斌英俊的面颊一红,赶紧说道:“没有,没有,我……”

“我早和他离婚了!”

靠!

梅斌吓了一跳,一脸惊讶地看着孙艳丽。

“两年前我们就离婚了。”沈艳丽阴沉着脸说道:“他们单位改制之后,他调到省城工作,很快就和一个女大学生好上了,而且把人家的肚子弄大了。”

原来如此。

“那个丫头准备到学校里来闹,当时学校刚刚准备提拔我当副校长,如果被她闹的话,我可能会失去那次机会。作为领导干部,如果家庭、尤其是夫妻关系不稳定的话,会让人觉得不靠谱。”

梅斌点了点头。

“后来我们三人六面达成了协议,我和夏天明协议离婚,但不公诸于众,一来是为了我的任命,二来也不至于影响孩子。至于当初你们都知道,他每个周末回来,完全是做戏给大家看,主要是给我儿子看。”

梅斌问了一句:“现在你儿子都不知道你们离婚了?”

“是的,所以等会儿见到我儿子,你千万别说漏了嘴。”

梅斌点了点头,忽视又有点害怕起来。

原来她已经离婚多年,万一看上我怎么办?

虽然她是副校长,而且长得气质高雅,超凡脱俗,可她整整比我大了十七岁。

真要是被她缠上,我是娶了个老婆,还是娶了个妈回家呀?

梅斌如坐针毡,开始有些焦躁起来。

这个细节,当然逃不过沈艳丽的眼睛。

正因为如此,沈艳丽心里更加喜欢上了梅斌。

除了潇洒英俊,年轻体壮之外,梅斌给她的感觉还是那么诚实可靠,自己将来真要是跟他发生了什么,他绝对不会是那种没把门、满嘴跑火车的人。

一旦梦想成真,对于她而言,守住这个秘密是至关紧要的!

她今年才四十岁,前途无量。

为了政冶前途,她原本可以不冒这个险。

但七情六欲人皆有之,四十岁的女人如狼似虎,那个方面的要求比一般人更加强烈。

何况在一年前,她就看上了这个学生会的**,而且一直都没忘记,今天居然在这里偶遇,难道不是天公作美吗?

天意难违呀!

梅斌判断的不错,今天晚上她就是准备去风雅颂会所的。

三个月前,一个学生的家长给了她一张卡——风雅颂VIP会员,而且告诉她,风雅颂是一处高级私人会所,专门为本是有钱有地位的女人提供服务的地方。

当然,有些服务是很隐秘的。

表面上,那里是女性养生会所,可以洗浴、做头、按摩,还有各种养生调理。

但服务的重点,还是里面有许多小白脸。

既可以在会所里办事,也可以带出去。

沈艳丽并不是贪财的人,而且非常注意社会影响。

她当然不会接受那张VIP卡,甚至阴沉着脸,把学生的家长从自己的办公室轰了出去。

但有关会所的各种服务,她却记下了。

没有男人的夜晚,对于她来说,简直如同煎熬,更何况已经两年没被男人碰了。

既是出于生理的需要,也是对会所的好奇,她打算自己来看看。

先搞个洗浴、养生之类的,然后再看安全的程度,也想找个小白脸调节一下生活。

总之,她是带着一种既想又怕的心态,却没想到,刚刚下车就被人**了。

显而易见,那个瘾君子就是有针对性的,他知道出入这里的女人都是富婆。

谁说不是天意呢?

梅斌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哪怕是早一点或者晚一点,两人就错过了。

看到梅斌如坐针毡的样子,沈艳丽微微一笑:“说起来也是有缘,你离开学校一年多,我们也没有任何联系,今天刚刚来海城,我恰好从那里路过,早一点晚一点,恐怕就错过了。”

听到缘分这个词,从她的嘴里冒出来,梅斌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

他在想,等会儿能找个什么借口,一下车就逃之夭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