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一胎二宝,复仇妈咪A爆了

一胎二宝,复仇妈咪A爆了

一胎二宝,复仇妈咪A爆了

来源:网络 作者:慕晚晚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8 13:58:59

《一胎二宝,复仇妈咪A爆了》小说精彩试读:擎少白伸手,将莫念一把拽过来,揽着她用下颌指了指霍擎北:“你面前这位爷是个不怜香惜玉的,得嘞,既然我把你喊上来的,今晚你属于我。”莫念目光犹豫落在霍霆北的裤子:“那,霍爷的裤子......”“只要你伺候好我,钱我出,霍爷的怒火我负责摆平,嗯?”

在线阅读

四年后,私人游艇,深夜派对。

真皮卡座围半圆随意散落,年轻男人们或坐或躺,指尖擎淡金香槟,隔绝外围的热闹自成天地。

霍霆北一身黑色精工西服,黑衬衣松开三颗钻扣,没有打领带,外套斜斜敞在身侧,散发的气场令人不敢靠近。

卡座上没有任何人敢跟霍霆北同坐,他孤单一人坐那,隔绝所有繁华。

舞池里成年男女放肆的挥舞手臂。

这里赫然是游艇二层pub,此刻霓虹闪烁,重金属音乐敲打心脏,正是最嗨的时刻。

......

“莫念,再确认一遍,你真的决定了?”低醇的男音响起。

莫念皱眉看向霍霆北颀长身影,只一眼,从胸腔翻涌的恨意令她身子发抖。

莫念掐紧掌心,眼神像刀子,“准备好了。”

均尧长身倚着墙壁,眼神似怜似爱,许久才叹一声:“好,希望你谨守本心,大仇得报你仍是我未婚妻。”

莫念噗嗤一笑,“你在想什么,你担心我会跟他......”想到这个可能,莫念心底全是排斥,眼底的光犀利无比,“不可能的,我死而复生,就是为了找霍霆北沈千千报仇,拿回属于我的曲氏。”

“念念,只要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十个曲氏。”

“我只要原本属于我的曲氏。”

莫念指甲掐到手心,收回眼,踮脚轻吻他的脸。

“别担心,我一定全身而退。”

均尧眼睛转暗,捉住莫念肩膀深吻她眉心:“不,答应我,全心而退。”

“......会的!”

五彩的霓虹下,莫念的脸孔定格,跟四年前曲蕊截然不同。

......

莫念纤细身影出现在台前,款步走到钢管面前,素手摩挲寸寸移动,配合眼神透出的冷媚,扭身,旋转,侧身缠绕而上!

顿时,惊艳的口哨尖叫声四起!

最后莫念夺得花魁称号,获得了上二楼跟那群公子哥见面的机会。

她换了一身大红色抹胸裙,踩着细高跟,一脚跨入包厢,一眼就看到了卡座中央的霍霆北。

男人指尖燃着猩红,看她进来撩起眼皮,目光沉沉如海,猛地扎到她的心窝。

四年了!霍霆北,久违!

莫念眼底燃火,恨不得当场手撕霍霆北!

突然,耳畔传来嗤笑,有个男人把香槟塞她手里,“看着是个乖觉的,进这包厢谁也不看,直勾勾盯着霆北。”

这话落下,众人哄堂一笑。

莫念惊觉自己失态,用力掐着掌心刺激自己,而后莞尔一笑,“谁叫这里霍爷最吸引人呢,多看几眼不是人之常情?”

说着,莫念自如的靠过去,大着胆子靠近霍霆北,两只杯子清脆交击:“霍爷,我敬你一......”

“滚!”

霍霆北目光落在莫念脸上,瞳仁里的厌恶森冷扎人。

莫念手臂一抖,水晶杯里的红酒剧烈一晃,然后扶着胳膊尬笑一声:“霍爷何必这么狠......呀!”

酒杯晃厉害了点,一片殷红酒液直直扑到霍霆北笔挺西裤。

......

众人集体沉默,目光落在那红酒渍处,好巧不巧,潮湿的一片贴近霍霆北的腿根。

空气已经不是冷能简单概括。

莫念似是慌得失措,手里酒杯砰一声摔下歪倒在地毯,她伸手就拍打男人裤子上的酒渍,众人只见嫩白的小手顺着那酒渍处上下摸索了个遍。

嘶——

众人齐齐倒抽凉气。

“找死!”

莫念小脸儿微红,呼吸乱成一团之时,手腕突然被男人用力攥住,然后她看到男人瞳仁里卷起致命风暴。

下一秒,她被用力一甩,腰眼狼狈磕上茶几。

腰眼处传来剧痛,莫念缓了一秒才回过神,看着霍霆北绷紧的下颌,眯了眯眼,缓缓从地板站起来,白白的牙齿咬着红唇,表情看似愧疚,但张扬的眸底全然是勾挑。

“霍爷,我真不是故意的......”

霍霆北的目光朝着她一扫,仿佛在看什么肮脏的**,然后对准擎少白:“你很闲?故意给我找事?”

擎少白伸手,将莫念一把拽过来,揽着她用下颌指了指霍擎北:“你面前这位爷是个不怜香惜玉的,得嘞,既然我把你喊上来的,今晚你属于我。”

莫念目光犹豫落在霍霆北的裤子:“那,霍爷的裤子......”

“只要你伺候好我,钱我出,霍爷的怒火我负责摆平,嗯?”

擎少白轻捏莫念的小鼻子,而后打横将她抱起。

莫念感觉天旋地转,心里一惊,长发从肩头滑落,露出大片细腻雪背,她来不及伸手遮,为了维持平衡,不得不勾住擎少白脖子。

这样一来,身体毫无遮掩映入众人眼中。

她听到包厢众人倒抽冷气的惊艳声。

眼看要离开霍霆北视线,她一急,心头浓重失落滑落。

恰好霍霆北不经意抬头,一方纤细脊上背青丝滑落,肩头刺青落入眼底。

半只翅膀,振翅欲飞,栩栩如生。

霍霆北瞳孔剧烈收缩,捏水晶杯的掌心蓦地收紧。

“等一下。”

莫念心脏随这一声狂跳。

擎少白顿住脚步无奈转身,“霆北,这么反反复复可不像你?”

霍霆北把玩手里水晶杯蓦地放下,锵一声,声音不大气场却强。

“既然是给我挑的,自然属于我。”

闻言,莫念从擎少白怀里跳下,走到霍擎北面前勾唇一笑,“既然霍爷大人不记小人过,那我怎么也得表现出一点诚意才行。”

莫念麻着胆子夺过男人手里香槟一饮而尽,眼底恨意一闪而逝,手背在嘴角一抹,殷红唇膏在唇角花掉,化为一抹惊艳。

鼓着腮帮倾身而下,双指捏住霍霆北下巴,香槟涓滴不剩渡入他的口中。

双唇接触的刹那,霍霆北眼底闪过杀意。

“不怕死?”

莫念脖子上横亘一只铁掌,随着男人收力氧气殆尽,窒得她呼吸不畅。

迎着男人目光高压,稳住声线,她伸出舌尖舔舔丰润唇瓣,眼尾似勾似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在霍爷怀里,我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