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最新楚娇娇宴归小说

最新楚娇娇宴归小说

最新楚娇娇宴归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布布喵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05 17:31:01

最新楚娇娇宴归小说小说的书名是《病娇邪王的废柴毒妃》小说精彩试读:楚凌波自然也看上宴归了,而宴归却被楚娇娇那张脸给吸引了,楚凌波当然要弄死后者了!她是楚家的骄傲,只要她开口,楚星河便可以毫不犹豫的拿出紫电鞭打死了大女儿。不得不说,楚星河这个当爹的,的确是够狠!呵,我可是很记仇的。”楚娇娇冲着自己的影子笑了笑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楚凌波似乎理智终于回笼,“我刚刚是气狠了,这个女人她袭击我!”

白衣少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看上去还有些“呆滞”的楚娇娇,这女孩儿果然没死。

他的眼神有些内疚,亦有些凝重。

因为他的缘故,女孩儿一介凡躯被罚二十紫电鞭。当他知道消息的时候,楚家人告诉他女孩儿已经殒命,连尸体都被送出了楚家。这让他生出几分内疚之意。早知如此,就不该在院子里跟她闲聊那几句。

可今天却有人告诉他,女孩没死,又被楚家人带回来了。他带着一点期待,想过来看个究竟,却正好碰上这一幕。

这个楚凌波真是说谎成性!眼前这个女孩儿这样孱弱,如何能伤到她?

“凌波师妹,可否给我一点薄面,不要再为难这位姑娘了?”白衣少年收起寒水剑递给楚凌波,语气中多了一抹不容置疑。

这让楚凌波瞬间清醒过来,眼前这位可是流云宗凌云峰弟子!凌云峰乃是诸峰之首,能够拜入凌云峰,便可称宗主亲传弟子,地位尤在其他弟子之上!

她楚凌波不过只是身具灵根拜入流云宗外门而已,有什么资格拂逆宴归?!

“是,宴师兄。”楚凌波低下头,老老实实的站着,“我刚刚也是一时生气,失了分寸,以后定然不会为难她。”

“嗯。”白衣少年点点头,走过去蹲下身子,抓住楚娇娇的手腕,一道灵力弹进她的经脉,片刻之后他神色更加诧异。

女孩儿的伤几乎已经好了!

一夜之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难道有高人相助?而且,他还发现,女孩儿的经脉里,居然出现了零星的灵力在游走。

难道这女孩儿也有灵根?

“宴师兄,这地方腌臜,我们还是走吧。”楚凌波在他身后轻声道,“我会交代人好好照顾她的。”

宴归站了起来,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孩是楚家大小姐。看其衣着,他以为楚娇娇只是楚家一个下人而已。人家主子要处置下人,他也不能多说什么,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

“这几枚丹药,姑娘收下。”宴归手上灵光一闪,递过去几枚浑圆的丹药,这间屋子里的腐臭气味儿,顿时就被药香给压了下去。不用说,宴归给的丹药,自然不是凡品。

“宴师兄,这么好的丹药给她,不是暴殄天物么?!”楚凌波看着那几枚丹药,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在师门,她都没资格享用那么好的丹药,却被宴归随手送给了楚娇娇那个**!

“无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宴归不以为意的道。

“……”楚凌波暗自咬牙,狠狠的瞪着楚娇娇,你敢收?

楚娇娇的爪子已经将那几枚丹药接过来了。

是的,她敢。

楚凌波跟在晏归身后,走出几步之后,回头恶狠狠的盯着楚娇娇,无声的道,“你等着!”

楚娇娇毫不示弱扬眉,你也是!

待两人离开之后,楚娇娇才轻唤一声,“小蚂蚁,你还好吗?”

小蚂蚁落到她手心里,嘤嘤嘤的假哭了几声才道,“娇娇儿,对不起,楚凌波的项圈是个灵器,可解封印。所以我封印她灵力的时间只能持续两个呼吸,我还是太弱了……”

楚娇娇沉默了一阵,刚刚的确很危险。如果不是宴归及时赶到,就算是小蚂蚁为她拼命,她今日也不一定能够从楚凌波手里活命。

这个异世界有它的规则,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遵循它的规则。楚娇娇知道自己必须接受这个现实——在从前的世界,她是强者,在这里她还不是!

可她从来不喜欢命运被别人掌控在手里,就像刚刚她感受到了楚凌波的杀意时便毫不犹豫的先动手了!可惜,她没能真正伤到楚凌波。

“那就是修士的力量吧。”楚娇娇对手心里的蚂蚁道。

“对呀。”小蚂蚁坐在楚娇娇的手心里娓娓而谈,“楚凌波的实力,应算是个中品灵者。”

楚娇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在前世她也听过世间有神秘的玄门修炼者,可惜那样的人太少,以她的层次,并没有机会接触到这种力量。

楚娇娇一挑眉,“我记得你说过,你可以帮我修炼?”

小蚂蚁顿时兴奋了起来,“没错!”

“那么,就尽快开始吧!”楚娇娇吞下晏归送的丹药,小蚂蚁的声音随后响起,“娇娇,屏息凝神,排除心中杂念,跟我一起念口诀,将这些丹药炼化!”

很快,楚娇娇进入到了一种很奇异的状态中,她仿佛能透视自己的身体,先是骨骼,然后是血肉,后来变成了一条条经脉。

她对人体构造自然很熟悉,但是用这样的视角将自己的身体一览无余,还是觉得新奇得很。

经脉里渐渐的浮现出了淡淡的光晕,那是什么?

“娇娇儿,那便是灵力!你试着控制它们!”

……

当楚娇娇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傍晚了。她吐出一口浊气,再站起来的时候,身体里传出一阵骨骼碰撞的脆响,非常松快,之前的疲惫和饥饿感也消失殆尽。

她打了水,洗去身上血污,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就着一盆清水看清楚原主的容貌时,登时明白了楚凌波为何会对她这个不会修炼的人如此忌惮。

这张脸,分明就是前世她自己的那张脸。

不过脸颊更瘦一点,就显得眼睛更大,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只要是男人,面对这样一张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的脸,就很难拒绝吧?

是的,这张脸担的起这样的形容词。

楚娇娇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她只要抛个媚眼,就能把男人的魂儿给勾走。

“为什么原主的模样跟我前世一模一样?”楚娇娇低头看着小蚂蚁。

“魂魄和躯壳要契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要同名同姓同生辰同血脉,还得恰好是刚离体的生魂……如果这些条件都具备了,你俩拥有相同的相貌也不算奇怪吧?”小蚂蚁道。

“娇娇你有所不知,要解开玲珑锁封印,条件非常苛刻,必须是纯净的真凰血脉。其实原主的血脉并不纯,本该无法解开玲珑锁的封印,不过她临死时满腔恨意,意念太强大,竟然误打误撞把封印解开了,我才有机会苏醒过来。”

“好的,我已经了解了。”楚娇娇心中感叹,自己跟原主之间的缘分,还真是深厚。

可怜的姑娘,可能到死,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亲爹活活打死。

而楚娇娇却一眼就明白了,晏归的眼神,她太熟悉不过。那就是男人看漂亮女人的眼神。

楚凌波自然也看上宴归了,而宴归却被楚娇娇那张脸给吸引了,楚凌波当然要弄死后者了!她是楚家的骄傲,只要她开口,楚星河便可以毫不犹豫的拿出紫电鞭打死了大女儿。

不得不说,楚星河这个当爹的,的确是够狠!

“呵,我可是很记仇的。”楚娇娇冲着自己的影子笑了笑,“楚家的人,你们已经上了本姑**黑名单了,这可是你的荣幸,本姑**黑名单上,从来不留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