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苏言微薄景琛小说

最新苏言微薄景琛小说

最新苏言微薄景琛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温如酒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5 17:22:22

最新苏言微薄景琛小说试读:薄景琛的视线肆意凝视着苏言微,她将长发随意扎起来,肤白如雪,璀璨星眸和柔软红唇都透着说不出来的撩人感。确实是漂亮,却不是他盯上苏言微的原因,昨晚他对她没有过敏是重点。所谓的亲密过敏症,并不是真的过敏,而是心理上的抵触抗拒,他只是想利用苏言微做脱敏治疗。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回到卧室房间,苏言微只是拿了点资料就出门。

虽然韩家商场的专柜已经签下来,但是她要防备着苏可宜给韩修辰吹枕边风再来算计她。

尔后,苏言微正准备开车去商场看看专柜布置,再次接到助理的电话。

“又出什么事了?”

这段时间她早有心理准备会危机四伏。

电话那端,助理焦急的说道:“苏姐,周六给我们做宣传活动的女明星聂蓉蓉病倒了,刚刚她的经纪人打电话过来,说不确定能不能出席活动,现在也没办法彩排,我们还要不要等她?”

聂蓉蓉病的这么突然?!

这绝对不是巧合,恐怕是二婶的连环计。

倏地,苏言微蹙眉说道:“不等她,你去找聂蓉蓉的经纪人,让他们照合同违约赔偿。”

“可是没有代言人,我们的宣传活动怎么办?”

“还有时间,我现在去找其他代言人,你们继续布置专柜。”

苏言微在美妆界经常会和娱乐圈的明星合作,也认识荣耀娱乐公司的经纪人,想找替补女明星不难。

可聂蓉蓉是最近正红的小花旦,高价请她代言也是看中她的粉丝人气,如果要换人,至少也要换咖位高过她的。

直到,苏言微到达荣耀娱乐公司。

站在大楼外面,她看着广告墙上的明星海报,担心的是档期和高价代言费。

她打电话联系到经纪人,坐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厅,一等就是两个小时。

情况不对,苏言微有不好的预感。

期间,她给汤静发消息,问道:“小静,帮我联系联系有没有女明星想接代言活动?”

在等待期间,苏言微无聊的去刷娱乐新闻。

一整天都是她的负面新闻,她习惯了,根本就不在意,反而更关注带动的宣传销量。

***

薄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会议进行中,气氛略显紧绷严肃。

部门经理们面面相觑的屏息,看着办公桌前正在翻阅文件的男人。

一袭黑色的手工西装勾勒出完美的身材,俊美的面容因为轻抿的薄唇透出冷淡的距离感。

他没有说话,周围没有人敢说话。

薄景琛有一瞬间的失神。

“薄总,策划书有什么问题吗?”

站在旁边的助理林凡小心翼翼的代表经理们问。

倏地,薄景琛敛眸,没有签字,将策划书扔到旁边。

“这份策划书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们觉得没有问题,重做,明早会议交给我。”

闻言,战战兢兢的部门经理们拿着文件离开了。

薄总今天心情不太好。

助理林凡看得出来,所以今天必须要谨慎行事。

这时,沈延风的电话打过来,薄景琛示意助理先出去。

“薄少,苏言微的事情我给你查清楚了。”

电话那端的沈延风带着围观的笑意,问道:“你打算用什么方式去她身边待着?”

这句话好像问住了薄景琛,他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俯看城市的风景,认真思考。

“最好是能住在一起,不过……”

薄景琛对这件事情不太确定。

“要我教你两招吗?”

“……”

薄景琛沉默片刻,竟然没有拒绝。

“你说。”

有些人表面风风光光,背地里没有半点经验。

此刻,沈军师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苏言微遇到渣男的背叛,感情受伤,身边肯定需要一个温柔贴心的人。”

“这个人是我?”

“当然,她想要什么,你就给她什么。”

虽然沈延风觉得“温柔”和“贴心”这两个词都和薄景琛没有关系。

倏尔,薄景琛慵懒的眯了眯邪眸,想到苏言微今早给的支票,就有了想法。

“可以试一试。”

“薄少,等你的好消息。”

片刻之后,薄景琛走出办公室,遇到送文件的助理林凡。

“薄总,您要出去?”

“嗯,谈一单生意。”

薄景琛脚步微顿,敛眸问道:“我看着很有钱吗?”

“???”

林凡看着一身奢侈名牌的薄总,尴尬又委婉的回答道:“您的气质藏不住。”

于是,薄景琛思考片刻,脱掉西装外套和领带,解开衬衣纽扣,一派悠闲慵懒的姿态走进电梯。

在这个时候,林凡拿着外套有些懵,薄总要谈什么得先装穷的生意?!

***

咖啡厅。

苏言微一边处理事情一边等着,余光瞥到对面坐下来一个人。

她连头都没有抬,冷声说道:“我不接受陌生人拼桌,请你换地方。”

“睡过还算陌生人吗?”

对面传来一道低沉慵懒的男声。

闻言,苏言微诧异的抬头,视线里看到这张俊美如神袛般的面容,顿时僵住。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在找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有缘,就遇到了。”

薄景琛遵循着沈军师的策略,正在立温柔贴心的人设。

可是,苏言微听到这句话是瞬间不好了,颜值再高也是鸭,纠缠她肯定没好事。

“你收了钱,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嫌少吗?”

“你给的钱很多,是我收过最高的价,所以,我对你念念不忘。”

薄景琛知道苏言微误会了昨晚的事情和他的身份,他是顺势用这个身份当借口。

倏地,苏言微蓦然蹙眉,急忙拒绝道:“别,你可千万别念着我,我不会包你,我也不是你期待的那种金主富婆。”

“为什么?昨晚你对我不满意吗?”

“闭嘴!我警告过你不要提昨晚的事情。”

苏言微觉得头疼。

咖啡厅的环境很清幽,路过的服务员和客人都对坐在这里的男人投来关注的视线。

她不想和他在这里继续纠缠,如果被拍到照片,再挖出他的身份,她的名声就要在被玷污了。

下一瞬,她微微倾身凑上前,压低声音说道:“凭你的长相去找别的金主很容易,别盯着我,行吗?”

薄景琛轻不可见的后退与她保持距离,对这种亲密是本能的敏感。

“可是怎么办,我很难找到比你好看的女人。”

薄景琛的视线肆意凝视着苏言微,她将长发随意扎起来,肤白如雪,璀璨星眸和柔软红唇都透着说不出来的撩人感。

确实是漂亮,却不是他盯上苏言微的原因,昨晚他对她没有过敏是重点。

所谓的亲密过敏症,并不是真的过敏,而是心理上的抵触抗拒,他只是想利用苏言微做脱敏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