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江澈尹谦小说

最新江澈尹谦小说

最新江澈尹谦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海中月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5 17:11:00

最新江澈尹谦小说的书名是《填房》小说试读:其实尹谦只是很想要一个嫡子,若是尹菲儿也能继承江家,尹谦完全不必要续弦,只可惜这个世道对女子双儿总是颇多束缚,尹谦不想被绵延子嗣和家族事耽误时间,因此总得抓紧时间造人,毕竟一寸光阴一寸金。江澈一个毫无经验的人被尹谦彻底掌握着,可这种亲密江澈并不排斥。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看着张文清送礼时那肉疼的表情,江澈忍不住想笑。

从小长到如今,这是他第一次见张文清吃瘪。

但他心中想的更多的是,尹谦为他出头,是不是将他放在了心上,却完全忘了尹谦说的那段“摆正身份”的道理。

此时的江澈依旧尚且还没摆脱庶子的影子,即使心里存着倔强,但考虑起事情来还是带着些小门小户的短视。

上路宴席,江家人为了和善笑脸笑的脸都僵了,尹谦非寻常人,江渊和江术哪里敢灌他酒。

不过尹谦到底没把关系弄的太死,也象征性地喝了几杯。

宴席结束,按传统他们要在江府休息一夜,江澈也终于得了机会去看自己的姨娘和弟弟妹妹。

尹谦自然没有阻拦,江澈有些着急地赶到周姨**院里,冬日夜长,天已经黑了。

刚进了小院,江澈就看到周姨娘和弟弟妹妹们站在院子里等他。

江澈心里温暖,周姨娘看到他惊喜地叫了声:“澈儿。”

“姨娘……”江澈温柔道,虽然分开不算久,可想到下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见得到,心中难免伤感。

“大哥!”他的妹妹江婉和弟弟江澧一起叫道。

江澈走过去同他们进了屋子,这屋子比之前暖和了不少。

张文清虽然家财万贯,可是为人小气,克扣府里妾室庶子下人都是常事。

如今他嫁了尹家,张文清审时度势,对周姨娘和他的弟弟妹妹自然不能太差。

“澈儿,姨娘给你做了吃食,我猜你在那宴席上定然没吃饱。”周姨娘笑着拉着江澈走向饭桌。

妹妹江婉好奇地问他:“哥夫是不是长的很好看?”

尹谦作为京中第一美男,江婉虽然没见过,可非常好奇。

“是很好看。”江澈想到尹谦,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哥哥会作画,我们去不了前厅,目睹不到这哥夫风采,哥哥不如画给我和姐姐瞧瞧,日后我出府后也不至于认错。”弟弟江澧拉着江澈的胳膊说。

江澧如今才九岁,还是个小孩子,长得粉雕玉砌,他们三个相貌都不算差,一是周姨娘本就是美女,不然也不会进了江府。

再者他们的父亲江渊年轻时也是相貌堂堂,否则也不会叫张家抢去做了女婿。

“你们两个先别扰你哥哥吃饭,等他吃了饭再陪你们玩。”周姨娘笑着说。

两人只得作罢,江澈用了饭,同周姨娘问了如今的处境,周姨娘道:“如今我们有你这个尹家夫郎撑腰,张文清找麻烦也少了,如今尹大人又跟你回了门,想必那张文清若是找麻烦也得掂量掂量。”

江澈放心地点点头,这时候江婉忽然说:“若哥哥能出仕,也不必靠着尹家之势保我们平安。”

一提起这个周姨娘就恨恨道:“张文清那**,竟然下的了手。”

江澈有些黯然地摇摇头,双儿也是男子身,但却可以选择嫁人或是娶人,二者的选择只在于一碗择生汤,喝下这汤双儿不能令人怀孕,便只能嫁人。

当年不过是得了夫子的夸奖,张文清生的双儿江泉便愤愤不平,当夜江澈就被张文清寻了由头抓去屋里强灌了择生汤,彻底断送了江澈的路。

“都过去了。”江澈劝道。

那江泉于诗书没有任何天赋,前些年看上了礼部一个小官,便自己喝了择生汤嫁了过去,张文清险些气死,这两年对自己曾经疼爱的双儿颇为冷淡,一门心思只放在儿子江术身上。

“她就算阻你又能如何,如今我听说那江泉过的并不如意,嚣张跋扈和张文清如出一辙,可他那丈夫却是个有气性的文人,受不得这大公子的气,竟然上书一封求了外放,将江泉一人丢在京城。”周姨娘解气道。

“好了娘亲,你别霸着哥哥,我想看哥夫长什么样。”江澧撒娇道。

“这小子。”周姨娘无奈道。

江婉更是研好了墨,江澈走过去拿起笔,一笔一笔地勾勒出尹谦都模样。

他对尹谦藏着情,尹谦都相貌自然彻底印在他的脑海中,因此下笔如神,不出一个时辰,就停了笔。

“哥夫长的真好,难怪都说她是第一公子。”江婉夸道,语气里也带了些许羡慕。

这时,江澧摇着江澈的手说:“哥哥,我不想当最小的。”

江澈听的云里雾里,江婉立马说:“他的意思是让哥哥快点生个小侄,这样他就能做老大了。”

“小机灵鬼。”江澈捏了捏江澧的鼻子,心里却有些担心。

他是经历了周姨娘生下弟弟妹妹的,两次过程对江澈来说都是恶梦,因此想到自己以后也有这么一遭,心底便生出一丝忧虑。

大概又坐了两个时辰,江澈必须得离开了,周姨娘不舍地红了眼镜,江澈心里也难过,即使十天前他还住在这个院子,可如今却是不能了。

“娘,多保重。”江澈低声说,平日被张文清压着,不得叫娘,可这声娘江澈已经在心里叫了许多年。

“好儿子,多保重,我知道尹家的日子不一定容易,你也没个依托,以后都要靠你自己。”周姨娘说,她还有半句话未说,便是她和江婉她们绝对不会拖累江澈。

“哥,你要常来看看我们。”江澧洗着鼻子说。

江婉已经在抹泪了,江澈几步一回头,明明在一个府中,可也要忍受离别,他多想将自己的亲娘和弟妹都接出去,远离这个虎狼窝。

回了房,尹谦还未睡,他的头发有些湿,看起来刚洗了澡。

尹谦正在看书,江澈进来啊也只是看了一眼,江澈洗了澡便上了床。

此时尹谦放下书让人熄了灯,屋子里顿时暗了下来,江澈本来有些疲惫,此时倒是彻底清醒了。

他能感觉到尹谦睡在旁边的动作,两人只盖一床被子,肌肤难免碰到。

虽然已经有了夫夫之实,可那是新婚夜,酒力作用,因此江澈还是害羞。

但尹谦可没一点害羞的意思,进里被子便握住江澈的手朝自己拢过来。

江澈心一跳声音颤抖道:“这是江家。”

“夫夫同床本是天道人伦。”说完尹谦解开江澈的里衣。

其实尹谦只是很想要一个嫡子,若是尹菲儿也能继承江家,尹谦完全不必要续弦,只可惜这个世道对女子双儿总是颇多束缚,尹谦不想被绵延子嗣和家族事耽误时间,因此总得抓紧时间造人,毕竟一寸光阴一寸金。

江澈一个毫无经验的人被尹谦彻底掌握着,可这种亲密江澈并不排斥,只有这种时候他才感觉自己和尹谦很近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