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沈随心秦楚萧小说

最新沈随心秦楚萧小说

最新沈随心秦楚萧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星辰小梦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5 16:56:20

最新沈随心秦楚萧小说精彩试读:沈随心气的不行,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难不成自己承认自己就是沈随心?难得他认错人了,把自己当成了小丫鬟,要不干脆将错就错?“要我答应帮你也行,但是你必须同意我几个条件。”“你说。”“第一,我必须是自由的,想去哪儿想回家——回沈府都可以;第二,你必须用性命发誓,从今以后,保护沈知秋老爷一家。

在线阅读

她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真是傻。

秦楚萧捂着伤口笑了一下,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里面充满了意味深长。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愈合了,秦楚萧毫不意外,虽然这情况实在是骇人听闻,可是他却非常淡定。

“爷,您怎么起来了,您的伤——”

副手李宗申看到秦楚萧居然穿着制服出来了,还精神抖擞的,吓了一大跳。

但是秦楚萧一边扣着袖扣,一边大阔步的往外走。

“备车!去沈家!”

这宛丘城,说起沈家,有两家,一个是沈知秋,一个是沈万里。

去哪个沈家,秦楚萧没有说,但是李宗申直接把车开到了沈知秋家。

没别的,就是因为听说他家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嘎吱——

车子停了下来,可是没想到秦楚萧却没有下车。

脱下手上的白手套,秦楚萧用手指敲击着车窗。

呵,那个小丫头让自己发誓碰到姓沈的就绕着走,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放过她?不可能。

沈随心一觉醒来,就觉得心里惴惴不安,她现在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心软救了秦楚萧。

明明自己狠心走开就万事大吉了,可是为什么——

她端起茶杯,灌下一大口水想压压惊,却被冰凉的茶水刺激的打了个寒战。

“小姐,小姐,不好了,秦——秦萧楚来了。”

佩儿惊慌的声音传来,吓得沈随心手一松,茶杯摔在了地上,砸得粉碎。

沈随心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怎么会!

明明自己已经戴上面具了,也没有让他认出来,而且,而且他还发誓了!

不行,不能慌,自己一定要冷静。

她环顾四周,最后视线落在了佩儿的身上。

“好佩儿,帮我一个忙好不好?”沈随心挤出了一个笑容,看起来有些可怜。

于是一会儿出去的时候,沈随心脸上黑黢黢的涂了一层锅灰,还点上了麻子,穿着下人的粗布衣服。

反而是佩儿,穿着沈随心刚做的一件紫色的簇新的褙子,头上盘着一个低低的发髻,上面戴上了一个蝴蝶发簪。

而沈随心则是用一个发巾把自己的头发包裹住了。

没办法,自己之前为了漂亮烫了头,而佩儿是直发,也只能这样先糊弄过去了。

前厅,沈老爷正满腹疑惑的陪着秦楚萧喝茶,他内心虽然有些不安,但是表面上还是尽量不显露出来。

“不知秦爷您亲临沈府,有何要事?”

“无他,想向您讨个人罢了。”

“噢?秦爷您想要谁?”

秦楚萧放下手里的茶杯,伸手一指进来的人,“我要她!”

正跨步进来的佩儿和沈随心一愣,也不知道是该进还是该退,沈老爷看着自己女儿和佩儿这幅打扮,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沈老爷,我想借用你家这个丫鬟一用,如何?”

秦楚萧含着笑,看起来非常的儒雅,任谁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男人会是传说中**不眨眼的魔头。

“这,你想把我——想把这个丫头带走干什么!”

沈老爷拿着茶杯的手有些抖,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打扮成丑丫头的是自己的女儿。

但是他又不敢戳破,万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被这个痞子流氓给看上,那……

“放心吧沈老爷,我带这个丫头回去就是问问话,我秦某人虽然凶名在外,可是从来没有传出过什么桃色新闻的。”

秦楚萧往外走,“先礼后兵,我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十分钟后,我的车会离开这里。”

沈随心的心一片冰凉,她没想到自己都这样了,还是没躲得过,咬咬牙,她跟了上去。

临走前,沈随心回过头,朝着自己的爹爹还有佩儿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要着急。

“秦爷,不知道你找我这个小丫头到底有什么事?”

上车以后,沈随心没有绕弯子,她跟了秦楚萧五年,知道他喜欢有话直说。

果然,秦楚萧低沉的笑了,好听的嗓音让沈随心一时间有些恍惚。

“我知道,你有特殊的能力,你能让我迅速愈合伤口,我需要你跟在我身边,只要你愿意帮我,条件随你开。”

秦楚萧也没有废话,直接了当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沈随心惊呆了,她预想了一切,但是却没想到秦楚萧找来居然是为了这个事。

“你,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随心自己都一头雾水,什么能力,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对,电光火石之间,她想到了昨晚自己手上莫名其妙消失的伤口,微微张大了嘴巴。

“想到了?行了,我不管你承不承认,但是我认定的事,不需要别人置喙,你就说行不行吧。”

秦楚萧身子压向了沈随心,充满了侵略性的动作和话语,让她有些喘不上气来。

她涂黑了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显得非常的狼狈。

“你,你这个人说话不算话,明明说好遇到姓沈的就绕着走,结果呢!”

沈随心突然反应过来了,她瞪着眼睛反驳道,头上的汗流淌下来,带下来一串黑色的水珠。

秦楚萧差点没笑出来,他觉得这个丫头太有意思了,还是先别戳破的好。

“咳——第一,我说遇到姓沈的绕着走,可是这次是我亲自找上门来的,第二,按道理你是下人,应该不姓沈吧?”

秦楚萧摸了摸鼻子,掩饰了嘴角的笑意,但是突然变的柔和的眼神让整个车里的温度都好像起来了。

“你——你狡辩!”

沈随心气的不行,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难不成自己承认自己就是沈随心?

难得他认错人了,把自己当成了小丫鬟,要不干脆将错就错?

“要我答应帮你也行,但是你必须同意我几个条件。”

“你说。”

“第一,我必须是自由的,想去哪儿想回家——回沈府都可以;第二,你必须用性命发誓,从今以后,保护沈知秋老爷一家,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他们;第三,你不许对我……”

沈随心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赶紧自己现在这么说好像有点自作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