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池念傅庭谦小说

最新池念傅庭谦小说

最新池念傅庭谦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夜夜梧桐雨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4 16:47:58

最新池念傅庭谦小说的书名是《傅先生隐婚成爱》小说精彩试读:分不清过去多久,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在池念被他掐的感到了痛,备受煎熬差点就要投降时,他终于松了手。“既然连一百万你都看不上,那我拭目以待,你还能坚持多久。”话音掷地,他一身气势凛然,绝尘而去。呆坐在沙发里的池念,是久久不能平复的心有余悸,苦涩哂出浅淡弧度。

在线阅读

池念起初认为是她幻觉,他却给了她个肯定答案。

她不敢置信,震惊与错愕促使她本能激动的霍然起身,令她本能忽略掉,他言辞中那抹微末的嘲意。

身体微微发抖,那是情绪过于亢奋的表现,“你真的……不是在骗我?”

傅庭谦轻笑了下,“听说你外婆准备动个大手术,需要二十万,我给你五十万,如何?”

一瞬间,池念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不真实的梦幻感,让她感到不切实际。

傅庭谦……真的会对她这么好吗?

答案是,不会。

他很快接着一盆冷水浇下来,淋了个她透心凉,“前提是,你和我离婚。”

“离、婚?”大脑轰地炸开,染上在她脸上的笑意,来不及收回便僵住。

傅庭谦漠然无情,从薄唇流出的字眼,让她瞬时间被打入无边地狱,“二十万手术费,二十万离婚费,十万算我送你。”

池念之前不是没想过跟他借钱,可对待她,他一向是一毛不拔的小心眼。

五十万……从他提出给她钱的那刻起,她就该知道,这是他循循善诱设下的圈套,正等着她往里跳。

从漂浮的梦境跌进深渊谷底,过程仅仅半分钟不到而已。

慢慢敛去僵滞很久的笑容,池念神色幽幽冷淡,艰难地扯了扯唇,“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为了苏蔓之?”

傅庭谦大方承认,端的是从容不迫,“钱给你,你滚,她进傅家。”

池念想笑,所以说,为什么她之前不想理会他,正是因为熟知他啊。

傅庭谦此人,无利不起早,是个真真正正意义上的商人,最不喜欢做亏本买卖,也绝不做亏本买卖。

“时间不早,考虑的如何?”

坐在沙发中英俊绝伦的男人,抽着烟,看了眼手上腕表,谈着像是于他而言,再云淡风轻不过的事。

“你外婆手术迫在眉睫,这笔钱正好可以解了你的燃眉之急,你应该也不想,你外婆的病情因为这区区二十万,就被耽搁了?”

池念弯唇,想笑,笑那个愚昧无知竟对他生出期许的自己,“傅总可真是大方,居然多送了我十万……”

傅庭谦眯了下深眸,清楚的捕捉到,她那盈盈双眼里的毫无温度可言。

听她继续道,“不过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苏蔓之于你来说,只值五十万么,她知道会不会太伤心?”

“你想要多少。”

倘若她真愿意离婚,多加些钱,不是不可。

池念重新施施然坐回沙发中,朝着他,慢悠悠的伸出五根青葱似的嫩白手指。

“五百万?”傅庭谦冷冷看她,评价一句,“一下涨了十倍,池念,你野心倒是不小,真敢提。”

“不。”池念晃了下食指,“我要的是,五千万。”

客厅里顷刻安静,气氛在逐渐凝固。

谁能想得到,毫无谈判资本的她,竟敢说出这么个夸张的数字。

她这可不止是野心,这是贪心过了头。

傅庭谦五官轮廓冷峻,整个人气场都变了,语调漠然又轻蔑,嘲她不自量力,“你哪里来的底气?”

“自然是傅总你对苏小姐的痴心给的。”池念沉着冷静,漫不经心的说,“傅总家大业大,对苏小姐一片赤子之心,五千万买你们名正言顺,买你们白头偕老,很划算对不对?”

傅庭谦长指夹着的烟蒂,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捻灭。

接着,颀长挺拔的身躯站起来。

缓步踱到她跟前,带着浓浓逼仄的压迫感,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她双颊,迫使她抬头仰望他。

面对面近距离的对视,他嗤嘲在她眼中被无限放大,“想讹我,嗯?”

池念摇头,显得爱莫能助的无奈,“傅总你还是接受赔偿的好,不然,你非得要跟我离婚的话,那我们就不得不按照结婚前签的合约来了。”

顿了顿,她慢慢笑开,“我记得合约里是这样写的,结婚五年时间未满就离婚,提出离婚方,需支付自己名下一半资产给对方,其中包含车子、房子、股票等等可动产和不动产。您的一半资产是什么概念,傅总比我清楚,这可比五千万亏了不止一点点。”

她一无所有,这份合约对她的捆缚不痛不痒,所以不可置否,这是专门针对傅庭谦的不公平合约。

傅庭谦的怒意昭然若揭,危险的眯了眯眼,“你也好意思分我一半资产,哪里来的脸?”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嫌钱多烫手吗?”池念勾勒出不输他的精明,语调缓慢,“我不偷不抢,婚是你逼我结的,合约是你自己要签的,当初你不择手段逼迫我结婚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自己多不要脸呢?”

他掐住她脸颊的手指,骨骼分明指节好看。

看着这张让他感到面目可憎的小脸蛋,他就忍不住想加大力道,掐死她。

须臾后,他五官冷峻,“最多一百万。”

啧,这就给她涨到一百万了?

“傅总当我是皮球,想结婚就逼我结婚,想离婚就随便施舍一点打发我是吗?”

“池念,你最好懂得适可而止,否则最后反而得不偿失。”

池念浅浅地笑,随即又很快淡了,郑重的,她一字一顿,“五千万不到手,这个婚,我绝不离。”

她就算没法让他出血,也得让他掉点皮。

否则,显得她太柔软好欺。

水晶吊灯的橘色灯光下,两人之间,是僵持不下的对峙。

凝视她对望而来黑白分明的眼珠,傅庭谦认为她有多面目可憎,他的视线就有多锐利逼人。

分不清过去多久,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在池念被他掐的感到了痛,备受煎熬差点就要投降时,他终于松了手。

“既然连一百万你都看不上,那我拭目以待,你还能坚持多久。”

话音掷地,他一身气势凛然,绝尘而去。

呆坐在沙发里的池念,是久久不能平复的心有余悸,苦涩哂出浅淡弧度。

她丝毫不怀疑,刚才他真有想掐死她的心。

傅庭谦这男人就是这样,她从来不觉得,他只是面冷心热而已。

他是会温柔体贴,只不过他的体贴呵护给了别人,所有的火爆恼怒都留给了她。

同样是人,怎么她偏偏被差别对待?

难道因为她天生长了一张,正好让他不爽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