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江月晚严肃小说

主角江月晚严肃小说

主角江月晚严肃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超漫鱼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3 18:00:06

主角江月晚严肃小说精彩试读:将军,您总是这么对几位夫人也不是回事啊。”陈管家从小就在将军府管事,从老将军到现在的将军,侍奉了两任,算得上是这将军府的元老了。“如何不是?”他对女人不敢兴趣,而且还是人家强塞来的女人。“将军您的年纪也不小了,总该给将军府留个后的。”他家将军已经二十五岁了,这换做其他大户人家,早就有好几个孩子绕膝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玉芝姐姐,您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呢,快进来坐。”江月晚出门将玉芝迎了进来。

“月晚妹妹,我刚听说,将军今儿个回府了。”玉芝挑着眉,神秘兮兮的对江月晚说着。

虽然江月晚用的是假脸,但名字却是真名,因为江湖上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真名。

这玉芝是严肃的第五房小妾,比她年长半岁,听说是左丞相府塞进来的。进门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严肃大多在边疆镇守,所以她也没怎么见过严肃。

“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情?”江月晚状似吃惊的问道。

“就刚才,那陈管家匆匆的差人去请大夫回来,我碰到随口问了一句,才知道是将军回来了,好像还受了些伤。”

“呀,怎么还受伤了呢。”

“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将军回来了,我们可不得好好侍奉着吗。你看,我这一知道消息,就往你这儿来了。”玉芝可劲跟江月晚邀功,一副我把你当掏心姐妹的样子。

“谢谢姐姐想着妹妹。”江月晚满脸感激的望向玉芝。

在这座宅子里,她人缘算是一等一的好,因为严肃没有明媒正娶的夫人,所以她们这五房小妾地位相同。除她之外,其他的四位小妾全是朝廷上各家有意巴结严肃的官员们塞进来的,严肃虽有拒绝,却始终架不住人家强塞,后来索性不理会了,即使放了人进他将军府,他也没有碰过。

而江月晚是一个例外,她是严肃唯一自己抬进门的小妾,虽然也是出于好心。

起先,刚到这后宅,前头的两位小妾还挤兑过她,后来,看严肃没有特意宠她,也就放下了心。

江月晚是个明白人,从来不到各院添事,反而逢年过节就给那几位送些礼物。反正她在府里的人设是商户家的女儿,手里有钱,也不吝于花钱。

后来又进了两房,江月晚也是一样对待,不争不抢,慷慨温柔,所以,另外四个院子的,对她态度都和和气气的。

“这将军回来了,咱们可得尽心点,好好伺候着,可别怪姐姐没有提醒你,别的院子的,可都打算送些补汤什么的去呢。”玉芝也没怎么见过严肃,所以也想好好表现表现。专程来江月晚这里,她也是有私心的,一来,江月晚大方,她这么好心的过来提醒她,她定不会吝啬,二来,她也想看看这江月晚是什么态度,是不是也紧赶慢赶着去讨好将军,那样的话,她也得对江月晚多个心眼。以前是将军不在府里,这会儿将军回来了,其他院子的不知道怎么想法子去引起将军的注意呢。

“多谢姐姐提醒。将军有姐姐们的关心,真是有福气呢,我这也不会煲汤什么的,就不去凑热闹了,倒是姐姐你,快去准备准备吧。”

玉芝看她态度真诚,不像是憋着什么招的样子,也就稍放了下心。

“要不,妹妹跟我一起吧,咱们一起去给将军请安。”她看着江月晚,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那张脸算不上美,顶多算个清秀,比起自己来,差远了。或许江月晚确实没有争宠的意思。

“还是不了,那是姐姐对将军的心意,妹妹怎好凑上去。”江月晚笑笑,摇了摇头。

玉芝见状,也不再劝说,又叮嘱了她要好好打扮下自己,好给将军留个好印象之类巴拉巴拉的话,才堪堪要离去。

江月晚让元杨将玉芝送出了院门,又送了一块成色足的玉佩作为谢礼,玉芝高高兴兴的走了。

玉芝走后,江月晚又恢复了之前淡漠的神情,重新躺回了树下。

“门主,您确定不去看下将军吗?”元柳拾起蒲扇,有节奏的帮江月晚扇凉。

“不急,过两天再去请个安就好。”反正现在严肃回来的消息,府里还没有正式支会她,去太早有争宠的嫌疑,不去的话,又对不起小妾的身份。所以时间上放缓两天,反而符合她现在的身份。

元柳听罢,不再言语。她家门主说什么、做什么,自有她的考量。

自从门主决定隐匿在这将军府后,元杨、元柳两姐妹就以孤女的身份卖身进了将军府。江月晚第一次向陈管家提的要求,就是把这新来的两个丫头放在她院子里。这本也不是什么过份的要求,于是,两姐妹顺理成章的回到了门主身旁伺候。

这些年来,两姐妹算是看着江月晚长大的,所以知道她们的门主本事大着呢,只可惜,不愿意涉足江湖事。

其实在将军府这两年,门主和她们过得很是逍遥自在,她们也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严肃回府后,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景岩阁。陈管家请来了大夫给他重新处理伤口。好不容易得休息了,陈管家来通报说几个小妾送来了鸡汤、补品什么的,想要求见。

因为刚才范程派人来报,去陈家湾找了并没有陈香此人,所以严肃正烦躁得很,府里女人们送来的东西一律放下,人不许进来。

几个小妾知道将军一个人都不见后,只得悻悻的走了。这点不出江月晚意外。

严肃在府中修养了三天之后,江月晚才连着大房琳琅、二房秀苑、四房连清、五房玉芝一起去了景岩阁请安。

请安的时候,江月晚刻意压低了头,站在队伍的最后面,能不引起严肃注意就不引起他注意。

严肃倒也和她心意,只抬头扫了一眼几人,就让她们一同退下了。

“将军,您总是这么对几位夫人也不是回事啊。”陈管家从小就在将军府管事,从老将军到现在的将军,侍奉了两任,算得上是这将军府的元老了。

“如何不是?”他对女人不敢兴趣,而且还是人家强塞来的女人。

“将军您的年纪也不小了,总该给将军府留个后的。”他家将军已经二十五岁了,这换做其他大户人家,早就有好几个孩子绕膝了。虽然将军有五房小妾,却从未与任何一个圆过房。该不会,将军不喜欢女人吧,要真是这样的话,他这可怎么跟逝去的老将军和夫人交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