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将军家的千面小妾

将军家的千面小妾

将军家的千面小妾

来源:网络 作者:超漫鱼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3 18:07:12

《将军家的千面小妾》小说的主角是江月晚严肃小说精彩试读:她被人追杀,不小心误入了他的营地,她谎称是被山匪追杀的商户之女,他见她一身狼狈,便收留了她,他是声震各国的镇远大将军,遭人暗算,垂危之际被山中一采药女所救,他想要报恩掘地三尺也没找到人,却没想到竟是自己身边人。

在线阅读

“你……身体是否越来越热,而且内心很是……躁动?”少女的话语略显卡顿,似乎已经知道他中了什么毒。

严肃皱眉,这丫头说得,一点没错。

看严肃的表情,她知道她应该猜对了。

“你,你被下了那种药。”少女的语气有一些尴尬,但脸上却不见一般女人的羞涩,甚至脸都没有一丝丝变红。

那种药,呵,他懂了。

“可能解?”之前他被副将背叛的时候,副将曾劝说他投降。还说梁国公主对她青睐有加,若是降了,还可做个驸马,若是不降,那他们也有办法给他安个通敌之罪。

想来,他们对他用这药,打的主意就是要他与梁国公主私通,降与不降,他都将在大周无法立足。

“这……若是在外面,或许可以找到些药,但这。”少女环顾四周,这也就是平常落个脚的简陋石室,有些干粮和水什么的,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去找什么药。况且,这解药还得配制,所需的药草也不少,一时半会儿,让她去哪里给他做劳什子解药。

严肃感觉身体愈发燥热,头上青筋暴起,双拳紧握,指甲因为用力而嵌入了肉中。

“喂。”少女见他痛苦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

“除了解药,可还有其他办法?”严肃咬紧了牙关,感觉自己压抑的心神都快要控制不住了。

“有。”

“说!”

“就是找个女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这不是废话嘛,他当然知道这种药得找个女人来解。

严肃抬头,猩红的眼睛望向了少女。

“喂,你不会想要打我的主意吧。”少女向后退了一步。

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但,他严肃可不是禽兽,若她不愿意,他死也不会强迫她。

甩了甩头,让自己保持一丝镇静,严肃拿出身上的匕首,向自己的大腿狠狠的刺了下去。

“嘶”少女深吸了一口气,这男人,对自己也太狠了。

“你快走吧。”严肃压抑的低吼。他怕他会忍不住。

少女听罢,也不迟疑,转身往外离去。

严肃因为极力压制,全身已被汗水沁湿,此时浑身抽搐,嘴中似有血腥之气蔓延,双眼也阵阵发黑。

或许,今日自己真要命丧此处了。严肃回想这一生戎马,不愧国家、不愧百姓,反正自己孑然一身,就算是死了,好像也没有什么遗憾。

“咚”一声,严肃从石板上摔了下来。

“唉。”听得一声低叹声在耳边响起,一双柔柔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想要把他扶起。

“你,回来作甚?”此刻,少女的轻叹声,犹如天籁。

“这毒,如不解的话,你定然会死。这岂不枉费了我千辛万苦的救你。”罢了,既然救了他,又如何忍心让他就这样死去。

“你……你可愿意?”她回来意味着什么,她是否清楚?严肃闻着少女独有的馨香,嘴上虽在询问,手却不自觉的环抱住了她,迫不及待的感受那阵阵清凉。

“不愿意又能怎么样,毕竟是一条命。”她既然回来了,就有了为他解毒的打算。

况且,她,江月晚,是他的妾,是他严肃严大将军正儿八经抬回府的第三房小妾,只不过这张脸,与府中的那张脸不一样,所以他并不知情,也不会知情。

“我会对你负责。”得到少女肯定的回答,严肃不再压抑自己。

……

几次过后,江月晚已经累到虚脱,全身的骨头像是被拆解了一般。

早知道这般痛,就不应该回来救他。江月晚突然有些后悔,费力想要推开严肃,但他却不给她一丝机会。

想不到,这女人与他竟如此契合。

严肃借着淡淡亮光,仔细的看着江月晚的脸庞,一张脸略显黝黑,还带着一些雀斑,五官平平无奇,但那双眼睛,透着淡漠的眼神,让人沉入其中。

严肃伸手,将江月晚汗湿的发鬓归到耳后。许是因为经常日晒,这脸部的皮肤不如身上那般细腻华润。

“我要知道你的名字?”刚才她不愿意透露姓名,他还不甚深究,但现在他们有了如此关系,他定然是会对她负责的,所以他一定要知道她的名字。

“我想,我们还是不再有瓜葛的好。”被严肃知道她的身份,她会很麻烦。

没有瓜葛?在他们发生了这样的关系后?这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坚持。”严肃一个翻身,大有再来一次的架势。

“你……”江月晚拧起了眉,这男人,精力这么旺盛吗。

双手抵在他胸膛,江月晚极力拉开两人的距离。

“说,或者继续。”严肃压低了身子,鼻尖已碰到了她的鼻尖。他不介意她晚些再说。

“说,我说,陈香,我叫陈香。”江月晚别过了脸,耳根子烫得发红。

既然他一定要知道,那就随便编个名字出来好了,反正她确定他查不出来。

“住址?”看着她透红的耳根,他有些得意,原来这女人也会害羞。

“山下的陈家湾。”江月晚张口就来,因为这附近确实有个陈家湾。

“很好。”严肃拾起了跌落到江月晚鼻尖的一缕秀发。

但,似乎哪里不对。

是了,这女人明明耳根子已经烫红,但脸色却无一丝变化,这红,也仅限耳根。之前没有在意,这侧着的脸庞似乎也有哪里不太对劲。之前被浓发挡着不曾察觉,现在一对比,脖颈处白皙异常,手感细腻,与面部完全不一样。

严肃指腹轻轻的抚上江月晚耳后。面上有微微凸起,果然不对。

糟糕!察觉到严肃的静默,江月晚一把握住了严肃的手。

“你,易容?”若不是他细细摸出,根本发现不了。怪不得,这女人的眼神气质,与容貌完全不符。

“被发现了呢。”江月晚轻笑一声。唉,本来还想着要怎么脱身,既然这会儿被发现了,那她只得用暴力手段了。

“唔……”感觉脖颈突然一滞,严肃两眼突然发黑,软若无骨的向江月晚压了下去。

“后悔无期。”只听得身下女人一声低语,严肃瞬间没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