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完整版陆潇潇赵平澈小说

完整版陆潇潇赵平澈小说

完整版陆潇潇赵平澈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夏雷炮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2-02 16:38:01

完整版陆潇潇赵平澈小说精彩试读:不知不觉间,眼泪不争气地从眼角滑落,温热的眼泪在接触到空气之后,迅速被同化变得冰冷起来,刺得脸颊生疼。又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陆潇潇意识逐渐恍惚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久违的脚步声。陆潇潇心中一喜,挣扎着站了起来,却又在看见来人之后,心情瞬间颓败,跌坐在地上。白静雅神情倨傲地走了进来。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赵平澈冷笑道:“信你?从你不择手段地嫁给我开始,在我这里便只剩下厌恶。”

“静雅她因为救我,才变成现在这样,而你当初不仅见死不救,还想要抢占她的恩情,世界上怎么有你这般不知廉耻的女人?”

“陆潇潇我告诉你,静雅如今唯一的愿望,就是可以嫁给我,我怎么可能不满足她?休妻我是休定了,你不同意,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点头。”

泪水顺着陆潇潇的脸颊蜿蜒而下,滴落在沾染了鲜血的衣襟上。

是她做错了吗?

她当初不应该任性,硬逼着赵平澈娶她?

可是她实在无法甘心释怀!

陆潇潇是那么地渴望和赵平澈相爱,成为他的妻子。

事实证明,她的这个愿望曾经唾手可得,但上天却跟她开了个玩笑,阴差阳错让白静雅替代了她,成为赵平澈心中的珍宝。

而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白静雅夺走了她的东西,竟然还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故意的。

那天,白静雅根本没有晕过去,昏迷之前,陆潇潇甚至还看见了,白静雅嘴角那抹得逞的笑容!

这让她怎么释怀?

她无法忍受,将赵平澈让给那样一个卑劣的女人手中。

想到这里,陆潇潇努力调整面部,挤出一个不甚在意的笑容来,她神色决然,猛地将脖子向剑刃撞去。

赵平澈瞬间察觉出她的意图,快速收回长剑,看着陆潇潇脖子上冉冉流血的伤口,忍不住心有余悸。

“你疯了?!”

他暴怒吼道。

差一点,就差一点!

赵平澈刚刚的反应若是稍微慢些,陆潇潇就已经被划破了喉咙,变成一具毫无声息的尸体。

陆潇潇冷静地用手捂住伤口,运转术法为自己疗伤。

她注意到赵平澈有些癫狂的反应,忍不住露出一抹讥笑,“赵平澈,原来你还记得,我不能死。”

“白静雅的毒深入丹田,只有我修炼的功法能够救她,你若是敢休妻,我定然不会再医治她,让她自己痛苦等死好了。”

“就是不知道,白静雅若是死了,你会不会后悔,会不会发疯?”

陆潇潇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熟练地威胁起赵平澈。

她如今能够依仗的,就只有这一身特殊的体质和功法了。

以前,她用白静雅的命威胁赵平澈,逼他迎娶自己。

如今,她再次用这个理由,威胁他不能休妻。

陆潇潇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变成恶人了。

闻言,赵平澈瞬间变了脸色。

他上前一步,封住了陆潇潇的灵脉。

赵平澈钳住陆潇潇的下巴,眼神冰冷幽暗:“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我有的是时间,让你改变想法。”

“来人,将她关到禁地里去!”

狠狠一推,陆潇潇狼狈地跌倒在地,赵平澈看也不看一眼,径直离去。

……

深夜,天空中又悄无声息地飘起了大雪。

陆潇潇蜷缩在一角,将潮湿的薄被紧紧裹在身上,但根本汲取不到什么暖意,仍然忍不住冻得瑟瑟发抖。

鼻间充斥着阴冷发霉的难闻味道,还夹杂着不知哪里传来的浓郁血腥味,刺激得她头脑发昏,想要呕吐。

陆潇潇本就虚弱怕冷,现在灵脉被封,无法运转灵气给自己取暖,没过多久,她便觉得自己头晕脑胀,极有可能是得了风寒。

赵平澈对她实在是太狠了,虽然不曾对她动刑,只是将她关在这里,却并没有安排人过来送吃食。

这里空旷安静,从没有任何人来过,仿佛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也看不见天色,分辨不了时间,无从得知自己究竟在这里待了多久。

陆潇潇只知道,自己越来越虚弱了,她没有灵力护体,从不敢让自己昏睡过去,因为怕自己没能及时醒过来,直接被冻死在这里。

困倦,寒冷,饥饿,还有不可*控的恐惧。

陆潇潇明白,赵平澈这是在消磨自己的意志。

他想等陆潇潇再也受不住了,向他投降求饶,然后接受他提出的一切条件。

陆潇潇倔强地忍受着,不想输掉这场博弈。

可是真的太冷了,从血肉到骨髓,仿佛身体的每一寸都结了冰。

不知不觉间,眼泪不争气地从眼角滑落,温热的眼泪在接触到空气之后,迅速被同化变得冰冷起来,刺得脸颊生疼。

又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陆潇潇意识逐渐恍惚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久违的脚步声。

陆潇潇心中一喜,挣扎着站了起来,却又在看见来人之后,心情瞬间颓败,跌坐在地上。

白静雅神情倨傲地走了进来,然后在看见陆潇潇惨状的一瞬间,笑颜如花。

她得意地走近,说着风凉话:“平澈可真是绝情,啧啧,瞧瞧,把好好的人都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陆潇潇懒得理她,她也不恼,挥手示意侍卫退下之后,优雅地弯下身子,近距离地欣赏陆潇潇的狼狈。

“师姐,我这次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白静雅自己观察着陆潇潇脸上的表情,缓缓开口:“我和平澈……很快就要成亲了。”

陆潇潇浑身一震,脸上尽是不敢置信的神情,隐隐还夹杂着些绝望,她反驳道:“不……这不可能……”

“我还没有同意休妻,我还是他的妻子,你现在嫁给他是想要当小妾吗?”

听到“小妾”两个字,白静雅的神情忍不住扭曲了一瞬,随即又冷笑了起来。

“当然不可能是小妾,他娶我,自然是让我做他的妻子。至于你……”

白静雅的笑容逐渐诡异起来,“过了今晚,你就会变成*妾了!”

陆潇潇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看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太过可怜,找个人陪你排解空虚寂寞呀!”

白静雅直起身子,拍了拍手,当即有一个陌生的侍卫走过来。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帮夫人排解一下!”

这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