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被病娇小狼狗盯上了

被病娇小狼狗盯上了

被病娇小狼狗盯上了

来源:网络 作者:陶夭夭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2 15:33:26

陶夭夭小说《被病娇小狼狗盯上了》是近期热门小说,这本书的主要剧情围绕着阮朝夕、江宴展开,小说主要内容为:阮朝夕是娱乐圈公认的大美人儿。纤腰长腿, 明艳撩人,一颦一笑皆是风情。粉丝都知道,自家姐姐,只搞事业,不谈恋爱。可后来,她遇到曾经的那个少年。少年已长成大人模样,看着她笑得温柔明朗,像一朵朝气蓬勃的花。她突然就心动了。谁曾想,乖巧无害

在线阅读

初夏刚至,空气微燥,夜幕笼罩大地,偶尔有丝带着热气的风吹过。

申城电视台演播厅,此时,灯火通明。

台上,穿着燕尾服的颁奖嘉宾在众人注视下,缓缓打开手中的信封。看清纸上的名字,嘉宾抬头,对着话筒,扫一眼台下坐着的几位候选人,提了嗓音,“第25届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

“阮朝夕!”

话音落,台下掌声如雷。

雪白的灯柱打在前排,左数第四个位置上有人站了起来,一深简单的酒红色吊带鱼尾裙,后背深V,露出漂亮的蝴蝶骨和诱人腰窝,灯光下,皮肤几乎白得发光。

灯光追着女人上了台。

她接过颁奖嘉宾递来的奖杯,在话筒前站定,微微低头,微卷的长发落下,遮住小半边侧脸,红唇雪肌,眉眼精致动人,海棠春色般浓香袭人。

“大家好,我是阮朝夕。”

演播厅里响起的声音空灵清冷,似夏日清瓷中湃着的碎玉浮冰,可因着她上扬的眼尾,潋滟的眼波,反而像藏了上翘的勾子,勾得人心里直发痒。

说完获奖感言,她鞠躬,缓步下台,红裙掐腰,连背影,也透出诸般风情。

九点半,颁奖礼趋近尾声。

阮朝夕起身,微微弯腰,对着旁边的人轻声开口,“麻烦让一下。”

短短一句寻常的话,也被她说得婉转勾人。

直到离开了座位,刚才坐她旁边那位男艺人,圈子里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落在她背影的目光也久久没有收回。

出了演播大厅,阮朝夕从手包里拿出手机,给经纪人发了条微信。

没过几分钟,有女人匆匆从另一个侧门出来,身穿白色西服套装,风风火火到了阮朝夕面前。

她是阮朝夕的经纪人,明婉。

“怎么出来了?等下还有庆功宴。”明婉看着她,眉梢微蹙。

阮朝夕将手机扔回手包,踩着高跟鞋,姿态婀娜往演播厅外走去,敷衍的声音传来,“不想去。”

明婉跟上,看一眼她明艳逼人的侧颜,叹口气,“因为林忱?”

阮朝夕脸色未变,红唇轻启,淡淡吐出两个字,“累了。”

明婉知道她的脾气,没再多说,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出了演播厅,保姆车已经在外等着。

见到她们过来,车门被拉开,扎着马尾的助理下了车,好奇,“朝夕姐不用参加庆功宴吗?”

“嗯。”明婉替阮朝夕应了,给她使了个眼色。

助理会意,忙请了阮朝夕上车。

“回酒店吗?”明婉关好车门,转头问阮朝夕。

阮朝夕点头,将手包递给助理拿着,微微闭了眼,头枕在车座靠背上,脸上略有疲累。

她的戏今天刚杀青,就马不停蹄飞过来参加颁奖礼,确实累了。

明婉见状,没再出声打扰,坐到了后面一排,给主办发打电话善后。

挂断电话后,车子里再度恢复安静,直到有手机震动声响起。

助理看了看手里的包,低声提醒阮朝夕,“朝夕姐,你电话响了。”

阮朝夕并未睁眼,声线慵懒,“谁的?”

助理拿出来一看,脸色微变,看一眼后排的明婉,才小声开口,“是……是林忱。”

阮朝夕长长的眼睫覆下来,听到这个名字,她神色未变,声音似冷了两分,“挂了。”

助理依言按掉电话。

只是,没过一分钟,电话又不依不饶震动起来。

看着屏幕上再度出现的“林忱”两个字,助理迟疑地看向阮朝夕,还未开口,像有心电感应般,阮朝夕睁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衬着眼角那颗小小的泪痣,显得妩媚动人极了,看得助理一愣。

“给我吧。”阮朝夕伸出手。

助理回神,将手机递了过去。

纤纤手指在屏幕上一滑,电话被接通。

“朝夕。”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

“有事?”阮朝夕慵懒地倚着后座靠背,红裙分叉处,露出两条稍稍交叠的大长腿,白皙如玉。

“你不来参加庆功宴吗?”

“不去。”

电话里沉默两秒,男人的声音显出颓败,“朝夕,你是在躲我吗?”

阮朝夕伸出手放在眼前,似对男人的话一点兴趣也没有。

她的手很漂亮,修长纤细,刚杀青的是古装戏,没有做美甲,修剪整齐的指甲盖上有淡淡月牙,闪着粉润的光泽。

她满意的收回手,意识到自己刚才走了神。

“你说什么?”她轻启红唇,淡淡开口。

“朝夕,我知道错了。那次的事,我真的是喝多了,不知怎么搞的,糊里糊涂就发生了。朝夕,我心里除了你没有别人,你不能再给我次机会吗?”男人哑着声音祈求。

她漫不经心地笑,说出的话却戳人,“林忱,我这个人有洁癖。别的女人碰过的男人,我嫌脏。所以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说完,按了挂断键,调出他的电话号码,删除拉黑。

动作一气呵成,毫无留恋。

明婉抬眸看她一眼,眼底并无诧异。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阮朝夕啊,看着妩媚多情,其实比谁都决绝。

当初若不是林忱苦追一年,她也不会答应试一试。

她靠过去,转了话题,“朝夕,华悦传媒那边又打电话过来了,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华悦传媒最近有一档新的选秀节目推出,有意向请阮朝夕做导师。

阮朝夕没说话,似在考虑。

“你要是不想去,我这边也有几个剧本在手里。不过,华悦这次诚意很足,开出了第一次谈的两倍价格。”

阮朝夕的目光落在被助理小心放在一旁的白玉兰奖杯上,一阵索然无味。

国内大大小小的演技奖项,这几年,她几乎拿了个大满贯。

有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这么拼,是为了什么?

她微微眯了眸子,几乎只停顿了两秒,抬眸,望向明婉,“接吧。”

“接……接?”她答得这么爽快,明婉反倒愣住。

阮朝夕勾着红唇笑,像一只慵懒的野猫,“拍戏累了,正好歇歇,公司那边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那……我就回复华悦那边了。”

阮朝夕点头,侧头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窗外,夜色正浓,灯火流离。

黑色的车窗上倒映出她的脸,漂亮的桃花眼里不复人前妩媚勾人的眼波,反透出几分夜的苍凉。

**

天空一轮弯月,月晕很淡,像笼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京城。

华悦总部大楼,仍有不少亮灯的楼层。

“那个策划案改好了吗?”

市场部经理接了个电话后,心急火燎赶到正在加班的员工工位前,皱着眉头催促。

员工一愣,“刘经理,不是明天才要?”

“江总那边现在就要,赶紧的,再给你十分钟,整理好发我邮箱。”

员工一脸为难,“刘经理,十分钟肯定不够啊,有些细节还要等明天跟其他部门讨论后才能决定。”

经理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江总什么脾气要我说吗?今天交不出去,明天我们都得滚蛋。”

“刘经理,我这边真没办法,交个半成品过去,江总估计更生气。”员工苦着脸,顿了顿,试探着道,“要不,请陈助那边帮忙求个情?”

经理无奈,掏出手机,“你赶紧弄,我给陈助打个电话试试。”

“诶,好好。”员工应了,立马坐回电脑前。

经理走到一旁,拨通电话。

“喂,陈助,您好您好。那个……策划案那边,还有些细节要等明天上班后跟其他部门确定,能不能请您跟江总那边说说,明天下班前发过去可以吗?”

“我知道我知道。”

“是是是,明天下班前一定发您邮箱。好好,那就谢谢您了。”

挂断电话,他伸手抹一把额上的汗珠,舒口气,脚步发虚地走过去通知,“算咱们运气好,陈助说他那边正好有个好消息要跟江总汇报,帮咱们求求情应该没问题。你赶紧弄,明天可不能再推迟了。”

“好的好的,谢谢刘经理了。”

送走刘经理,员工脱力般往工椅上一躺。

不知怎的,突然有点怀念起江总没来公司的时候,虽然钱拿得没现在多,但好歹轻松啊。

几个月前,听说公司要空降一个总裁,所有人都没当回事。

华悦是京城江家的产业,却不算主营业务。

大家私下都在传,这位江总,之前一直在国外念书,最近才回国,被派到了华悦来练手。

原本以为就是个过来挂挂名体验体验生活的富二代,没想到,他才来一个月,就以雷霆手段将公司大洗牌,这之后,再没有人敢轻视他。

只是,公司上上下下,见过他的人寥寥,甚至连他的全名也没多少人知晓。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员工打了个哆嗦,不敢再浪费时间,赶紧回神继续工作。

大楼一侧。

最左边的电梯正在上行中。

电梯里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一身西装,容貌周正,正是刚才跟市场部经理通过电话的总裁助理,陈江。

二十八层,电梯停下。

陈江迈出电梯,朝走廊尽头的办公室走去。

“咚咚——”

“进来。”办公室里,传来一个凉淡的嗓音,无波无澜,像初冬时的第一场雪。

他推开门进去。

走廊上的灯光,照亮了门上的名牌——总裁办公室。

黑色的大班桌后坐着个男人,面前的电脑开着,有视频的声音传出。

“大家好,我是阮——”

陈江走上前,视频的声音戛然而止。

男人抬起头,朝陈江望来。

他的轮廓五官都长得极好,肌肤细腻白皙,一对杏仁形状的眼,微微内双,瞳仁极黑,泼墨般的色泽,透不出一丝涟漪。

年纪并不大。

可偏偏一抬眼,漆黑的眸中满是凌厉与淡漠。

“什么事?”男人将手指从鼠标上移开,轻轻敲了敲桌面,脸上瞧不出心情好坏。

“四少,阮小姐的经纪人那边回复我了。”

男人手指顿住,看一眼面前的电脑屏幕,才重新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曲起的手指漂亮修长,唯独掌心有薄薄的茧。

“怎么说?”他问得漫不经心。

“阮小姐同意了。”

“同意了?”男人狭了狭眸子,停了动作。往老板椅上一躺,十指交叉着,似在思考着什么。

陈江看他一眼。

男人微微低着头,脸上喜怒未辨。

猜不透他的想法,陈江很快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既然答应了,就准备合同吧。”他将老板椅一转,背对着陈江吩咐。

“是。”陈江应了,想到市场部经理的电话,“您要的市场部那个策划,还有些细节要确定,能不能明天再给到您?”

男人没有出声,只伸出两根手指,对他做了个退下的手势。

没有拒绝,那就是同意了。

陈江不再多说,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办公室门被合上,男人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长长的睫毛低垂,在眼睑处覆下一片扇形阴影,遮掩了眼底一闪即逝的波动。

他转身,目光落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上。

点击鼠标按了开始。

电脑上播放的,是今晚刚结束的第25届白玉兰颁奖典礼。

台上,女人一袭红裙,一颦一笑都是风情。

似乎……跟以前很不一样了。

他看着看着,勾唇笑了起来,望着屏幕上朝镜头笑得明艳的女人,突然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唇。

有燥热的夜风从没有关紧的窗户缝里漏进来,吹起桌上的文件。

灯光下,选手报名表几个大字清晰可见。

左边一栏贴着一张两寸照片,照片里的人是他,眸光清澈无害,笑容灿烂。

右边名字一栏,用黑色签字笔写着两个漂亮的楷书:江宴。

他瞥一眼,漆黑的眼瞳变得很亮,抬眸盯着视屏里定格的女人,轻轻呢喃一句,“昭昭,好久不见。”

最后一个尾音,淹没在风里,似叹息,却又带着难以言喻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