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主角张晟曹昂小说

主角张晟曹昂小说

主角张晟曹昂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你我当初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01 16:19:41

主角张晟曹昂小说精彩试读:阴谋是一把双刃剑,一旦被识破,受伤的只能是自己。因为曹昂的出现,贾诩的阴谋没有得逞,曹操不但没有战败,狼狈逃回许都,反而逼得张绣落荒而逃。三国的历史从这里走上岔道,走向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远方。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曹昂公子却早已睡熟,这会正跟周公聊的火热。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曹*带领数百残兵刚冲到城门,不知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又射来一波箭雨。

这次打出的伤害被曹*全盘承受,身后将士死了大半不说,就连曹*本人胳膊上都中了一箭。

更可恶的是,三支箭矢好死不死的射进了马臀,名驹绝影发出一声惨嚎当场趴窝,曹*被甩出去三丈多远。

曹昂脸色一变,嘀咕道:“没想到千算万算,绝影还是死了。”

更无语的是,原著中曹*逃的匆忙根本没顾上邹夫人。

可现在,曹*趁着曹昂争取的时间将邹夫人给带上了。

合着自己忙活半天是给邹夫人打工了?

曹昂双眼一闭假装晕倒,半点没有将坐骑让给曹*聊表孝心的意思。

被将士扶起后,曹*心疼的看了绝影一眼,在将士的搀扶下上了邹夫人的马匹,与她共乘一骑,继续向城门挺进。

胡三也从门中杀出,很快便冲到了曹*面前说道:“主公快走,于禁将军已在城外等候了。”

曹*点头,带着曹昂冲出城门,直奔曹军大营而去。

不多久,典韦和胡三也带着数千残兵冲了出来。

城外,曹军大营此刻也是人喊马嘶,杀声震天。

张绣手下大将雷叙率领三万大军趁夜突袭,于禁得到曹昂的提醒提前做了准备,曹*几人赶到时已将雷叙团团包围。

曹*等人的出现很快引起曹军注意,一支人马冲出辕门直奔他们而来,为首一人身高八尺,面容雄毅,正是许褚。

许褚跳下马冲到曹*面前拜道:“主公,您终于出来了,再不出来,卑职非屠了宛城不可,主公你受伤了?”

说完之后才发现曹*胳膊上插着一支箭矢,箭矢周围早已血红一片。

“小伤,不碍事!”曹*问道:“营中情况如何?”

许褚解释道:“幸亏大公子提前通知,目前雷叙已被于禁将军包围,翻不起大浪来了。”

说实话,自陈留起兵以来,曹*还从未遇到过比今日更惊险的局面。

当真是命悬一线,差点就被堵在城中出不来了。

惊魂稍定,他终于逮着机会问曹昂道:“子脩,张绣**的事你是如何得知的?”

曹昂被射穿了肩胛骨,鲜血染红衣襟,此刻已经处于昏迷的边缘。

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先送医的嘛。

他诽谤一声,虚弱的说道:“今天晚上我的右眼皮老跳,心里很不踏实,所以就提前做了点准备,没想到……”

说到这里曹昂无力再继续,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快找军医。”

许褚连忙将他们请进大营,一行人手忙脚乱的将曹昂放到榻上。

军医费力的扒下他的铠甲,用剪刀剪开箭矢周围的衣衫,潦草的上了点药之后,抓住箭杆一把拔了出来。

拔的太猛,带出一片血肉,原本已经昏迷的曹昂瞬间睁开双眼,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之后死死的盯着军医骂道:“你**啊?”

军医被他的惨叫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这位军医也是个二把刀,箭矢拔出后随便上了点金疮药就要拿过纱布给他包扎。

曹昂一看,那纱布上面堆满了污垢,黑的早已看不清本来颜色。

他连忙呵斥道:“你就用这玩意包扎,消过毒了吗你?”

军医一愣,问道:“何为消毒?”

曹昂疼得都快休克了,哪有心情给他普及基本的医疗知识,直接命令道:“去找一块干净的纱布,用沸腾的水煮一遍再来包扎。”

军医执拗不过,只好照做。

取来火炉和水壶,将纱布用沸水煮过后才给他包扎上。

之后,曹昂恍恍惚惚的睡了过去。

营外大战依旧在继续。

原本于禁已经将雷叙包围,眼看就要全歼,张绣的主力赶到了。

曹*出城后,典韦与胡三很快汇合,二人没了后顾之忧,再不恋战很快便随着曹*出了城。

典韦也是个没脑子的,城外那么宽敞的地方不跑,偏要往军营跑,明显是引狼入室吗!

张绣带着主力追击,不一会儿就追到了曹军大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场大战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这场大战从晚上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中午,胡车儿,雷叙被俘,刁麟翔被典韦斩杀,张绣与贾诩带着数千残兵南下逃往荆州。

中军大帐,曹*高坐首位,典韦,许褚,于禁,李典,乐进分列两旁,胡车儿,雷叙两人五花大绑,被两名士卒押着,跪在大帐中央。

曹*盯着胡车儿看了半天才问道:“曹某自认待尔等不薄,尔等为何要反?”

昨天胡车儿才接受了曹*的黄金,一天没过就反了,说实话,这事干的太不地道。

再次面对曹*,胡车儿又愧又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倒是雷叙还有几分血性,梗着脖子说道:“成者王侯败者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丫找死。”许褚第一个站出,就要给他一点教训。

“且慢!”曹*拦住许褚,冷笑道:“如今张绣已经逃走,不知二位有何打算啊?”

胡车儿想也没想直接拜倒,说道:“卑职受张绣与贾诩蛊惑酿下大错,甘受丞相处置。”

很明显,认怂了!

雷叙大怒,扭过头来骂道:“胡车儿,你个叛徒。”

曹*起身,走上前来替胡车儿松绑,又将他扶起说道:“昨夜之战将军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某又岂会怪罪,如今张绣已逃,胡将军可愿在曹某帐下做个校尉?”

胡车儿大喜,连忙拜道:“卑职胡车儿叩见主公。”

曹*再次将他扶起,看向雷叙道:“雷将军可愿投降?”

雷叙脸上闪过剧烈的挣扎,最后还是求生的本能占了上分,叹息一声跪倒说道:“雷叙拜见主公。”

两人投降,剩下的事就简单多了。

曹*一边命于禁打扫战场统计伤亡,一边命李典进入宛城,接受城池,自己则赶往曹昂的大帐,看儿子去了。

阴谋是一把双刃剑,一旦被识破,受伤的只能是自己。

因为曹昂的出现,贾诩的阴谋没有得逞,曹*不但没有战败,狼狈逃回许都,反而逼得张绣落荒而逃。

三国的历史从这里走上岔道,走向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远方。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曹昂公子却早已睡熟,这会正跟周公聊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