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完整版宁辰宁月寒小说

完整版宁辰宁月寒小说

完整版宁辰宁月寒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鸽王之王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31 15:09:15

完整版宁辰宁月寒小说精彩试读:“宁月寒!”宁辰直视着宁月寒的双眸,神色无比郑重,“我是你弟弟,现在宁家这副模样,你对我来说,已经是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容许你受委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宁辰这副模样,宁月寒只得将事情都告诉了宁辰。闻言,宁辰良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帮宁月寒包扎好了伤口。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次日,天明。

宁辰一早便推门走出了小院,感受着体内充沛的灵力,宁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凝魂境,七重!

一夜之间,他直接从练武境七重,提升到了凝魂境七重!

整整一个大境界!

他十年的隐忍,十年的修炼,在一朝终于得到了回报!

他随手一挥,便有一道淡金色的虚影从他掌中浮现。

这,便是他十年前觉醒的武魂。

而且,是从未被大陆的修炼者所评级,甚至宁辰查阅典籍都没查到过的武魂。

而据渡云仙子所说,这道武魂没有品级,也不配有人为它评级。

“此物乃是当年我的神魂本命至宝,原本就不是你们这个大陆之人有资格能见识到的。”

“此物随心而动,可幻化天地万象。”

“其名,诸天!”

这是渡云仙子的原话。

运转灵力,宁辰心意一动,手中淡金色的诸天武魂,果真随着他的想象,幻化成了一把长剑,接着,又幻化成了一道一品的兽武魂白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渡云仙子看宁辰用的得心应手,语气似乎很是满意:“看来你与诸天也极为契合。少年,告诉你,当年我可是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到了这枚能完美帮我扮猪吃老虎的神器法宝,现在它成了你的武魂,你可要善加利用,懂了吗?”

渡云仙子的话让宁辰又觉得一阵无语。

这种宝贝,居然是渡云仙子刻意搞来扮猪吃老虎用的?

这妞儿到底是哪儿来的仙子啊……

“怎么?你有意见?”

渡云仙子又在宁辰的脑海里和善一笑,搞的宁辰立马不敢胡思乱想了。

收了诸天武魂,又适应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后,宁辰打算去看看姐姐宁月寒的情况。

走到宁月寒的房前,宁辰看到房门大敞,宁月寒却不在房中。

宁辰正奇怪,就听到院外不远处,传来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呦呦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月寒姐姐吗?怎么,听说你要嫁到青山宗给人当妾室了?恭喜恭喜啊!”

听到这声音,宁辰的神色蓦然一冷,举步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院外不远处的小路上,宁月寒身上有些脏乱的正往小院的方向走,而她的对面,则有个看上去比她小几岁的少女挡住了去路。

这少女的模样跟宁远有几分相似,她正是宁远的女儿,宁磊的妹妹,宁暖暖。

宁月寒望着一副阴阳怪气模样拦路的宁暖暖,皱眉道:“如果你觉得这是好事,不如你自己嫁过去。我还有事,请你让路!”

因为宁月寒相貌出众,被誉为东风城第一美人的缘故,自打宁家落魄之前,宁月寒的风头就要盖过宁暖暖一头。

这就让宁暖暖早早记恨上了宁月寒,两人早已是对头。

看着宁月寒不爽,宁暖暖自己倒是高兴得不行,呵呵笑道:“怎么,姐姐你还得了便宜卖乖?我倒是想嫁入青山宗,可惜人家薛执事的侄子指名道姓看上的是你,又不是我。”

说着,她又围着宁月寒转了一圈,最后啧啧道:“我说姐姐,你这快要出嫁的人了,怎么还不好好注意注意形象?怎么这一大早的,就一身的土灰?”

“让我猜猜,该不会是因为你弟弟昨天的所作所为,险些将宁家推进了火坑,所以宁家上下对你们姐弟怀恨在心,以至于你被下人给欺辱了吧?”

宁暖暖的话让宁月寒身子一滞。

因为宁暖暖说的没错。

早上她本打算去厨房要些滋补的药膳,帮在外打生打死的宁辰调理一下。

结果一路上见到她的下人丫鬟,没有哪个不面露厌恶之色的。

有几个胆子大的,甚至还当着她的面对她恶语相向。

这些宁月寒都忍了,但没想到,宁远身边的几个侍女,竟对她故意下绊子,不仅让她摔了个灰头土脸,甚至还摔伤了她一条手臂。

而那几个侍女,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大摇大摆,有说有笑的就走了。

从这些人的反应,宁月寒就明白,昨天她跟宁辰的事,估计已经被宁远传的宁家上下皆知了。

在宁家下人眼中,不肯老老实实嫁去青山宗的她就是心中没有宁家,而打了薛升的宁辰,更是宁家的千古罪人。

估计要不是这些人打不过宁辰,他们都已经要拆了她和宁辰的小院了。

宁月寒真的觉得心寒了。

她弟弟辛苦维护支撑的宁家,到最后,竟是这样对她弟弟的……

望着面前的宁暖暖,宁月寒深吸口气,最后压住火气,轻声道:“如果妹妹没别的事情,请让我回去。”

“别的事情?我当然有别的事情!”

宁暖暖的话锋忽然一转,眼神也变得狠厉了起来:“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和你那个该死的野仲弟弟,我哥险些就失去了拜入青山宗的资格!”

“你难道不应该为了你那个**弟弟,给我们一家道歉吗!”

宁暖暖说着,一使眼色,跟着她一同来的两个侍女,立马一左一右的按住了宁月寒。

其中一个更是按到了宁月寒胳膊上的伤处,疼得她一声轻哼。

那侍女似乎发现了宁月寒胳膊上有伤,非但没有避开,反倒更变本加厉的按住了伤处,冷笑道:“賎人,赶紧给暖暖小姐跪下道歉!”

侍女说着,一脚就踹在了宁月寒的腿弯之上。

砰!

只是宁月寒还没跪下,那两个侍女竟是伴随着巨响,直接倒飞了出去。

踹飞了两个侍女的宁辰抱住了因为剧痛而身体虚弱的宁月寒,随后双目睚眦的瞪向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宁暖暖,声音,仿若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一般:“昨天的事还没给你们教训吗?宁暖暖,你是嫌自己命太长吗!”

宁辰在山林中与妖兽搏杀,日日在生死间徘徊,宁暖暖不过是个娇生惯养的小丫头,哪儿扛得住宁辰的气势。

被宁辰这么一吼,宁暖暖就直接吓的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然后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的哭声很快就引来了不少宁家的下人,见到有人来,宁暖暖立刻指着宁月寒和宁辰哭诉道:“他们……他们两个人害的宁家险些万劫不复,结果还不知悔改,竟然……竟然还欺负我……呜呜呜,为什么我们宁家会出这样的人啊!”

围过来的宁家下人足有数十,此时闻言,都冲着宁月寒和宁辰指指点点了起来。

“这宁家都快被他们给祸害透了!”

“真不知道他们哪儿还有脸出门见人,我要是宁月寒,我现在就去给薛执事的侄子暖床去,我要是宁辰,我就跪地给薛执事磕头道歉!”

“暖暖小姐多善良的人,你们俩也欺负,真以为你们无法无天了是吗?”

“看看他们,还搂搂抱抱的,说是姐弟,可其中一个是野仲,谁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说不定是歼夫银妇!”

宁家下人的话越骂越难听,宁辰攥着拳头,猛然一跺脚。

轰!

强大的灵力伴随着这一脚,跺在了地面之上,将坚硬的青石板直接跺了个粉碎。

这一幕吓得那些宁家下人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宁辰扫了他们一眼,冷声道:“谁不想活了,就接着说!”

望着震怒的宁辰,众人鸦雀无声,不过很快,人群中就有一人开口道:“怕什么!他也就能得瑟一时了,磊少爷马上就要出关了,在磊少爷面前,这小子连个屁都不算!”

“就是!怕什么,有磊少爷给咱们撑腰!宁辰滚出宁家!”

“宁辰滚出宁家!”

“野仲滚出宁家!滚出宁家!”

看着那些又叫嚣起来的仆人,宁辰体内灵力涌动。

不过在他动手之前,宁月寒就先伸出了手,拦住了他,低声道:“别冲动,辰儿,现在宁远他们就希望你跟宁家彻底对立。我没什么事的,咱们回去吧,好吗?”

宁月寒的声音几近恳求,宁辰眯起眼睛深吸口气,最后还是收敛了灵气,抱着宁月寒走回了小院。

而在他的身后,那些仆人们的叫骂声,依旧未停……

抱着宁月寒回到了房中,宁辰无意中碰到了宁月寒胳膊的伤处,疼得宁月寒一声轻哼。

宁辰一怔,就要拉过宁月寒的胳膊检查。

宁月寒忙抽回手,低声道:“辰儿,我没事的,你去忙你的吧。”

宁辰却强硬的按住了宁月寒,不顾她的挣扎挽起了她的衣袖。

就见到,宁月寒原本洁白如玉的小臂,竟是有大半被摔破,血肉混着泥沙,看上去是如此触目惊心。

“这叫没事?”

宁辰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之前他就发现姐姐的情况不太对,没想到她竟然伤的这么重。

一边帮宁月寒清理伤口,宁辰一边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真的没……”

“宁月寒!”宁辰直视着宁月寒的双眸,神色无比郑重,“我是你弟弟,现在宁家这副模样,你对我来说,已经是唯一的亲人了!”

“我不能容许你受委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宁辰这副模样,宁月寒只得将事情都告诉了宁辰。

闻言,宁辰良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帮宁月寒包扎好了伤口。

等到伤口包扎完,他才站起身来,一语不发的就要离开。

“辰儿,你要去哪儿?”

宁月寒发觉了宁辰情绪的不对,忙问道。

“**。”

宁辰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