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完整版王邈江麟小说

完整版王邈江麟小说

完整版王邈江麟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覃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31 14:49:20

完整版王邈江麟小说是《廉价替身的自我救赎》小说试读:“没有没有,小哥哥你有没有女朋友呀。”江停云壮着胆子说完,然后捂着嘴把头撇到一边憋笑,这个男孩的声音也好听极了。“我没有。”王邈也笑。“那能加个微信么?”江停云看着王邈,然后拿出了手机,好像是在打开微信,其实他打开的是相机。 “好。”王邈顿了顿,没有直接将当做背景的二维码亮出,

在线阅读

六点整,傅西舟起床,王邈下班,两人默契的没有交流,对昨晚的疯狂绝口不提。

所谓“散架”的感受,王邈此刻切实体会到了,脸肩腰臀膝没一处地方是不疼的,酸痛肌肉在疯狂叫嚣,小腿止不住的打颤,王邈走几步就得停下缓口气,憋了一夜的眼泪夺眶而出,只是王邈逼着自己不出声响,死死咬住下唇,从傅西舟房间到下两层楼梯,临到店门前,王邈终于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

依旧是从前轻佻的,无所谓的模样,除了眼眶有些红,像是没睡好之外一切正常,王邈收回扶墙的手,竭力让自己一瘸一拐的幅度不那么扎眼。

“王邈,这儿!”徐子凌挥挥手,冬日清晨的风吹的他小脸通红。

“你怎么还没走?”开口有些哑,王邈又清清嗓子。

“这不刚开完晨会嘛,打完卡了刚想走,你打卡了吗?”徐子凌搓搓手哈口气。

“嗯,打了。”王邈又清了清嗓子,并肩跟徐子凌往站牌挪。

“昨晚跟傅西舟那个啦?”徐子凌抬肘撞撞王邈胳膊,八卦道,“有把握没有?”

“什么有把握没有?”王邈上了根烟,啐出口唾沫。

“别装傻啊你,这么好的钻石王老五你不钓?”徐子凌白眼道。

“傅西舟是王老五,他可不是冤大头。”王邈抬手捏着徐子凌脸蛋晃晃,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啧,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都野。”徐子凌揉着自己脸,嘟嘟囔囔。

“净做这种美梦,谁瞧得起我们这行。”王邈在离店不远的早餐摊前停下,认真给自己挑起了关东煮。

“黑猫白猫都是抓老鼠,这行那行都是赚钱,不就是说出去不好听么。”徐子凌不以为然。

“你还小。”王邈对徐子凌的话嗤之以鼻,转手把关东煮递到老板面前,摸出手机结账。

人们心中的成见是座大山,一旦压在身上,付出千百倍的力气也挪不动,纵使做了千万种好事,仅凭从前一条污点就能将人重新打回泥潭,让人百口莫辩,万劫不复,王邈对此深有体会。

“说的你好像七老八十一样。”徐子凌咬口鱼丸,嘟嘟囔囔道。

“吃你的吧。”王邈喝了口汤,抬手拍拍徐子凌后脑勺儿。

“你还回家啊?”徐子凌打量着鼻青脸肿一瘸一瘸的王邈,“不然你跟我回宿舍睡吧,咱俩挤挤,然后我给你上点药。”

“也行。”王邈松了口气,说真的,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自己睡,有人看着终归是件好事。

宿舍离着店面不远,两个路口的距离,王邈跟徐子凌也不急,慢慢的往那挪,吃东西的时候也能少灌点风,徐子凌住的公寓里满是附近酒吧夜店的员工,公寓是领导租的蜗居房,一人一小间房间,卫生间公用。

“你洗澡嘛?”徐子凌把浴巾搭在肩上。

“我不去我洗过了。”王邈扶着腰坐在床头,甩掉鞋,慢悠悠躺在床外。

“那你先别睡喔,等我洗澡回来给你上完了药再睡。”徐子凌不放心的嘱咐。

“嗯。”王邈打了个哈欠。

徐子凌的房间不像其他男孩房间一样杂乱,枕头上还带着些许薰衣草香味,王邈闭上眼歪着脑袋使脸蛋蹭蹭,好闻的味道让他昏昏欲睡。

“你怎么睡着了?”徐子凌伸手推了推床上的王邈。

“累。”王邈把胳膊挡在脸上,从他在昏迷中醒来后他便再也没有合眼,被打,被傅西舟折腾都叫他身心俱疲。

“我给你上药。”徐子凌拨开王邈胳膊,将冷水浸过的毛巾整个盖在王邈的脸上。

“嘶!”猝不及防的疼让王邈连连吸冷气。

“傅西舟真够狠的,都搞成这样了。”徐子凌不断换着棉签蘸药,均匀涂抹在王邈的伤口上。

昨晚的事王邈不想同徐子凌分享,傅西舟与江麟一样,情动时喊着自己“小初”,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又好像受了侮辱似的,狠狠地将**发泄在他身上,好像认识他王邈有多丢份一样,分明他才是受害人,却又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可是他需要钱,很大一笔钱,要还债要实现自己的愿望,要跳出这个火坑,他别无他法,只能曲意逢迎,王邈攥攥拳头,终于放松了脊背身子沉进柔软床垫,死鱼一样任由徐子凌摆弄。

王邈蹭蹭枕头,有气无力道:“上班的时候叫我。”

徐子凌推推他:“你给我留点空啊,你往里边挪挪。”

紧绷的备受“摧残”的身体让王邈以近似昏厥一般的速度沉进梦乡,每一块肌肉都在宣泄着对王邈的不满,即是王邈在梦乡,小孩儿却仍能迷蒙中感到来自身体末端向心脏汇聚的酸痛。

这是休息,也是折磨,王邈翻了几次身后便将自己在梦乡里拽了出来,他缓慢的蜷起双腿坐在角落,睡相不太好的徐子凌正四仰八叉的侵占床上的领土,王邈扶着墙站起来,一步三摇的躲开徐子凌的腿然后跳下床,只是膝盖没由来的一软叫他极其丢脸的摔了一个跟头。

王邈躺在地板上叹口气,点上了一根惆怅的烟,这个状态别说一会去上班的时候在场子热场,能不能挪到场子都是未知数。

算了,王邈拿出手机编了一条不怎么真情实意的信息给人事,大意就是身体不舒服,不想上班,王邈锁了屏把手机甩到一边,虽然钱重要,但是命更重要。

当四仰八叉的徐子凌在床上醒过来的时候,王邈已经在微信上给他留了消息,自己溜达着去逛街了,说是逛街,其实是坐着公交车在随便一站上车,再从随便一站下车,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浪游,王邈托着腮看着路边来来往往的老人小孩,夫妻情侣涨潮一般汇聚在一起,又在红绿灯的作用下轰然散去,心里莫名便空落落的,原因他也说不上。

两年的时间里,王邈为了生活四处奔波,很少再有大把的时间供他这样挥霍,如果可以,他倒是很想去读大学,王邈为了有一次完美的休假,强忍着没有买冷饮,排队买起了热茶。

学生们永远都朝气蓬勃,炙得王邈手足无措,少年挪挪脚避开这样的锋芒,他今天在出门的时候在徐子凌家里卸掉了妆,苍白的脸庞乌黑的眼眶,还有满眼的血丝,与学生们的青春相比,他觉得自己像个快要腐烂掉的苹果。

“您好先生,您的茶饮请您慢用。”货员双手将封好的热茶递出来。

“谢谢。”王邈低着头也用双手接过,逃一样的在学生堆里挤出来。

热茶下肚,王邈觉得身体都被融化开,整个人暖洋洋的,老人们总说多喝热水,王邈从前是不以为然的,现在又好像发现了什么宝藏一样兴奋不已。

少年勾起嘴角,在落日余晖下懒洋洋的抻个腰,生活美好呐,王邈这么想着。

“王、王邈?”不太确定的声音。

被唤到名字的王邈脊背一僵,回头的功夫他将认识的所有人的名字同这个声音匹配一遍,只是依然陌生:“啊?”

赵凯拎着与王邈同样牌子的茶饮,兴奋地挥挥手:“我觉得一定是你。”

王邈笑笑:“好巧。”

赵凯小跑几步追上来,跟王邈并肩慢慢走,他清清嗓子,小心翼翼道:“嗯,很巧呢,我刚下课,你今天没有上班么?”

提起来自己的职业,王邈有些难为情,他有意无意落后赵凯半个身形,抬手挠挠头:“没有,今天休班。”

赵凯似乎没有察觉王邈的郁郁寡欢,反而十分兴奋地说道:“那你现在要去哪里玩?”

王邈摇摇头:“没计划,走哪算哪。”

赵凯绕到王邈面前:“那我带你去我们学校玩吧,我们学校今晚有音乐节。”

鬼使神差的,王邈点了点头,赵凯就读的大学是一所艺术院校,国内著名,根据赵凯的的讲解,这里的师生关系活泼,学术氛围浓厚,学校社团经常搞什么开放活动之类的,是个蛮厉害的大学,但是这种东西王邈并不懂,就直观而言他只觉得这所大学真的好大。

王邈揣在裤兜里的手紧张的攥紧,好奇又小心翼翼的东看西望,生怕被人看出来自己并不属于这里。

表演会定在了*场,是一场由赵凯学校的音乐社团自发组织的,与其他艺术院校联谊用的音乐节,他们来的早,学生们还没有开始表演,只是忙忙碌碌的在搬东西,准备调试音响跟荧幕,王邈离得不远不近,保持在一个他自认为不会干扰他们工作的距离上羡慕的看着,只是王邈出挑的身材跟脸蛋早就引起了学生们的注意,女生们聚在一起讨论的并不是接下来的流程安排,而且派谁去要王邈的联系方式。

“赵凯!”有女生认出了王邈身边的赵凯,踮着脚好一阵挥手。

“我先过去一下啊。”赵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嗯。”王邈点点头,一屁股在草坪上坐下,顺手摸出了手机看看自己漏掉了什么消息,只不过重要的消息没有,徐子凌“痛骂”他不爱惜身体的语音倒是有很多条。

“诶,那个小哥哥哪个学校的啊?”女生们把赵凯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问。

“他是你朋友么,他有没有女朋友啊,他好可爱啊。”女生里面数江停云心直口快,一串发问问出了女孩们的心声。

“你们觉不觉得他有点像初佳宸啊,表演班的那个。”歌苓看看王邈,低下头小声说。

“他是我朋友,有没有对象我不知道,你们要干嘛?”赵凯被女生的反应骇住,他往后退退,想挤出女生的包围圈。

“你带我过去要个微信,我们请你吃晚饭,怎么样。”江停云诱惑道。

赵凯本来想要严词拒绝,却无奈女生们又“踢”又“打”甚至硬推他往王邈那儿走,赵凯双拳难敌四手,只能妥协,他犹如就义一样,脸上满是悲壮模样,他只求王邈不要生气。

“小哥哥你好。”江停云突然淑女起来,她向王邈挥挥手。

“你好。”王邈关掉手机站起来,“是我打扰到你们忙工作了么?”

“没有没有,小哥哥你有没有女朋友呀。”江停云壮着胆子说完,然后捂着嘴把头撇到一边憋笑,这个男孩的声音也好听极了。

“我没有。”王邈也笑。

“那能加个微信么?”江停云看着王邈,然后拿出了手机,好像是在打开微信,其实他打开的是相机。

“好。”王邈顿了顿,没有直接将当做背景的二维码亮出,而且打开了微信,规规矩矩找出二维码后将手机凑到了江停云的手机下,“我叫王邈。”

“我叫江停云。”少女害羞极了,她快速的添加上微信,然后带着闺蜜们火速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