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廉价替身的自我救赎

廉价替身的自我救赎

廉价替身的自我救赎

来源:网络 作者:覃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31 14:54:30

《廉价替身的自我救赎》小说试读:王邈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他仍旧躺在原地,脑袋肩膀胯骨还有膝盖都疼的要命,小孩想翻个身,手机却在此时亮了起来,王邈眯着眼睛去看,是总监的来电。喂。”王邈接起来,有气无力地开口。你他妈的去干什么了?”总监的语气异常的暴躁。对不起,我睡过了,我马上就到!”王邈提着气,小心翼翼地跟总监商量。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凌晨五点四十分,王邈下班,街上起了雾,他摸出烟盒里最后一支烟咬住,点燃,深吸,慢呼。

居民楼里逐渐有灯亮起,暖黄或者白色的光晕在雾气里渲染开来,在这时早起的多半是家长们,叫醒了自家孩子,然后转身去厨房忙碌着做早餐,可能还会叮嘱孩子好好用功,出人头地,王邈这么想着。

“阿姨,拿个煎饼。”王邈停在早餐摊前,往手心里哈哈气然后使劲揉搓几下,“多加个蛋再加个培根,不放辣不要菜。”

“今天下班晚哦。”阿姨低头忙活着手上的活,得空也跟王邈聊几句天,“你都这么瘦了,老挑食怎么行哦。”

“哪有很瘦啦,今天总监又开会,骂这骂那的,好像我们犯了多大错一样。”王邈挠挠头。

“嚯,还不瘦呢,风一吹就能刮走了,打工都不容易,都得受气,那些老板们发脾气顺着装听不见就是了。”阿姨打量过王邈几眼后便直摇头,“说起来你们这些孩子好像都不胖,都贪长。”

“是呢,不长个儿了就长肉了。”王邈接过煎饼,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大口,虽然被烫的龇牙咧嘴,但在晚秋初冬的清晨里,这点温暖难能可贵。

“慢点慢点。”阿姨笑笑,搓搓手心哈口气,站在原地直跺脚。

“好吃,走了啊阿姨。”王邈拿手背擦过嘴角,对她挥挥手。

王邈租住的地方离他的工作地不远,十五分钟的路程,不过是他某位客户闲置的地下室,阴暗潮湿,没有窗户,环境苦点但好歹清净,毕竟他的那些仇家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住在地下室里。

王邈手扶着墙,一点点地往下挪,他怕黑,却又固执地不肯打开手电,起因是王邈嫌弃自个儿矫情,强迫自己克服,不过每次都是将自个儿吓到腿软,连手里的煎饼他都觉得不香了。

吃到一半的煎饼被王邈放在桌上,小孩儿自己躺去床上嘟嘟囔囔,然后习惯性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他有睡意,但不强烈,于是打开微信翻着昨晚漏掉的朋友圈。

朋友圈里大部分是同事发的动态,平常只会发些揽客的动态,但是昨晚发的大部分却是有关于江麟的,夸他好看又会玩,人也格外大方之类的,比如开了八千块的洋酒给初佳宸洗手,或者雨露均沾的给初佳宸相识的少爷们提了提业绩,俨然一个大圣人,王邈看的直挠头,他丢开手机,望着脸前瓦数低到可怜的灯泡发呆,他嘴上说着练胆,其实他从来不敢关掉那盏灯睡觉,日日夜夜都要开着,无聊了,就盯着它想事情,然后闭上眼时也都是光亮,王邈才能昏沉沉进入梦里。

只是王邈睡眠极浅,而质量也极差,常常惊醒之后便再无睡意,只能在床上抱着膝盖玩手机,或者发呆,他上班时活脱脱一个弹簧,其实下班之后的他半步路也不想走,平常最远的距离是上楼,然后直行去对面儿楼下的便利店买瓶水,然后趴在人家店里的桌子上玩手机。

自从去了夜场,王邈在白天的时候基本没怎么出过门,卸掉妆后的王邈气色不是很好,他选择把脸藏在墨镜跟口罩后面,江麟昨天甩给他的那一把钞票有小两千块钱,这给了王邈莫大的去逛街的勇气,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模样,王邈突然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您好,一杯柠檬水带走,多冰,谢谢。”看见路边的冷饮店,王邈头也不回地钻了进去,虽然他的胃病很严重,但他从来不放在心上,痛了就把止疼片当糖球嚼,不疼了就更加的肆无忌惮,王邈自己都说过这把烂骨头能撑到哪天算哪天,不强求。

王邈低头嘬了一大口冷饮,他打了个激灵,砸砸嘴迫不及待的去嘬第二口,王邈抬起杯子来看看店标,嘲谑着自己有一天能喝到这么贵的饮料,居然是托了那个厌恶自己到极点的江麟的福,这还真是造化弄人。

平城太大了,王邈走到脚底板痛的不行,他挑了条长凳坐下歇会,眯起眼睛来看看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只是他越看越觉得眼熟,看到最后王邈“腾”的站起身来,心道不会这么寸吧,自己这种走法还能走到江麟的公司周围?

“王邈,他来做什么?”原本拉开车门打算上车的傅西舟无意瞥过人群一眼,正巧看见在原地团团乱转的王邈,他摘下墨镜眯起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少年,盘算着王邈此时出现在这的用意。

“怎么了西舟哥?”副驾驶上的初佳宸系好安全带抬起头问道。

“没事,你在车里待会儿,哥去处理点事儿,一会就回来。”傅西舟重新戴好墨镜。

“哦好。”初佳宸不疑有他,放平座椅后就戴上了眼罩补觉。

“呦,这不是王邈么?”傅西舟轻蔑地看着面前手足无措的小孩,他指指四周的建筑问道,“来这儿干什么,找江麟?”

“我,我不是、我没有、真不是,我就是迷路了。”王邈涨红了脸,憋出这么句话。

“你最好是迷路了知道么,你要是让我知道你想爬床当小三,让小初不高兴了,你小心点。”傅西舟扬起手来作势要打。

“不会,我不敢,江总天之骄子我怎么配得上呢。”王邈抬手缩脖子赔笑服软一气呵成,速度快的令人发指。

“瞧瞧你这怂样,白瞎你这张跟人家小初差不多的脸,怎么人家的好地方你一点都没学到呢,这德行一点也上不了台面。”傅西舟对着王邈一通指指点点。

“是,是是是。”王邈依旧在笑,他一没有本事搞傅西舟,二没有人护着,他能做的只有忍。

“滚蛋,别让老子在这儿再看见你。”傅西舟摆摆手。

王邈如蒙大赦,飞一样逃离傅西舟的视线,他无声的问候傅西舟全家老小,拦下辆出租车逃也似回自己的小窝,一路上王邈越想越气,心想怎么刚才不敢跟傅西舟干一架呢,王邈越来越气,诅咒傅西舟全家老小的话也越来越恶毒,饮料也喝的越来越大口。

于是像报复似的,下车之后王邈的胃就开始作妖,他强忍着挪到属于自己的地下室门口,望着黑黝黝地入口一阵晕眩,原本想下楼的王邈一步踏空一头栽了下去,一阵翻滚之后王邈的脑袋“咚”一声撞在地下室的门上,王邈蜷缩起来,胃里一阵翻涌,刚才吃的喝的带着口水都被王邈一股脑吐了出来,王邈硬捱着疼,鼻尖上都挂了汗珠。

有那么一瞬间,王邈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只是这次没有好心人替他叫救护车了,也好,迷迷糊糊中王邈逐渐舒展开身体,胃也变得好受了许多,他不信神佛,这时候他却信了,他想求求那些神啊佛的,下辈子能不能别叫他再变成人了,做个花花草草的挺好,做人太难过了。

王邈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他仍旧躺在原地,脑袋肩膀胯骨还有膝盖都疼的要命,小孩想翻个身,手机却在此时亮了起来,王邈眯着眼睛去看,是总监的来电。

“喂。”王邈接起来,有气无力地开口。

“你他**去干什么了?”总监的语气异常的暴躁。

“对不起,我睡过了,我马上就到!”王邈提着气,小心翼翼地跟总监商量。

“你是死人吗,几点下的班,八个小时你睡不醒是么,给你开工资是让你养老是么?”总监明显不想就这么放过王邈。

“对不起,我马上到!”王邈挣扎着在地上爬起来,他跪在地上使劲捶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起来。

“抓紧,就十五分钟,到不了我弄死你。”总监骂完后挂断了电话。

王邈使手背抹掉流出来的泪花,又扬起脑袋把剩余的眼泪给逼回去,他咬着牙站起来钻进屋里飞快的冲了把脸换了身衣服,咬着牙就往店里跑,他很珍惜这份工作,他很穷,他要活着,就算是苟延残喘他也要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