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主角是安尘秦墨川小说

主角是安尘秦墨川小说

主角是安尘秦墨川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思归客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29 17:57:34

主角是安尘秦墨川小说试读:那不过是我一时昏了头。”安尘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下,“那时候是我意会错了秦先生的意思,不过我现在已经明白了您的想法,不会再打扰您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是个误会啊,我还以为秦大少是追到你了呢!”谢云颇不在乎的收回了那只手,转头顺带嘲笑了一下秦久。

在线阅读

觥筹交错,你来我往,每个人都穿着自己的“战服”,端着“武器”,穿梭在各种精美的小吃糕点之中。

金光闪闪的水晶吊灯尽心尽力的展示着自己的昂贵,灯光下,看不见的资本飞速流动着,一单又一单的生意就这么混在酒里谈成了。

安尘穿着一身棕红的西装,黑绒的格子领结给他增添了几分俏皮,软塌塌的刘海被造型师用半罐发胶给梳了上去,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平常乖乖仔的领家大男孩,总算是有了几分男人的模样。

安尘端着一杯香槟,感觉自己和这个酒会格格不入。

他甚至有些羡慕那些年纪更小些的艺人,羡慕他们可以仗着年轻和漂亮的脸蛋,肆无忌惮的和每个人流利的搭话。

从酒会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小半个钟头,期间不是没有人主动跟他搭讪,但都被他几乎为0的交际能力给吓走了。

安尘动了动自己有些发僵的脚踝,决定再过一个小时就离开,他不想在这当“人形立牌”了。

“哟哟哟,看看这是谁啊?”

安尘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后,立马就后悔来参加这个酒会了,硬着头皮转过身,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招呼。

“秦先生,真是好久不见了。”

今天晚上的秦久显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的,黑色的修身西装,才理过的头发和淡淡的古龙香水,就算是分手了,安尘也不得不承认,秦久真的有一副好相貌。

秦久侧身,拍了拍勾着他手的女伴,故意放大了声音:“宝贝儿,你先去吃些东西,我和老朋友聊会儿天。”

德行!安尘在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冷眼看着秦久和站在他周围的狐朋狗友。

“这不是我们秦大少玩过的男人嘛,怎么在这儿遇上了?是不是不甘寂寞了?”谢云第一个出声,他早就想逗逗这个看着憨憨的男孩,只不过之前一直被秦久占着也没好能下手。

安尘看了他一眼,只微微笑了笑。

他已经不能再惹上事情了,为了**和公司,这些不痛不痒的口头语就只能当没听见了。

谢云见他不回话,更来了兴致,“哟,这是真的出来找男人的啊?要不要跟我算了,秦大少不疼你,我疼你呗!”说着还伸出手想将安尘拉过去。

“谢先生。”安尘微微侧身躲过了他的手,“我和秦先生不过是一场误会,现在也已经是各人走各人的路了,我想您是不是也误会了些什么?”

“误会?”秦久上前了几步,低头死死的对上了安尘的视线,“你在我家里可不是这样说的吧?什么要做饭给我吃,要养狗,还异想天开的想着要结婚,这些不是你说的?”

原来秦久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一点儿也不记得我说过的话。心就好像是被泡在醋了一样,又酸又涩。

“那不过是我一时昏了头。”安尘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下,“那时候是我意会错了秦先生的意思,不过我现在已经明白了您的想法,不会再打扰您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是个误会啊,我还以为秦大少是追到你了呢!”谢云颇不在乎的收回了那只手,转头顺带嘲笑了一下秦久。

秦久看着安尘那一脸的平淡,谢云的话语落在耳里尤为刺痛。

“安尘,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告诉你,能被我看上是你的福分,你不就是想借着我往上爬吗?”

秦久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完全没在意安尘愈发铁青的脸。他是真的被安尘给惹恼了,分手发那一堆有的没的也就算了,还害得他在朋友们面前将脸给丢完了,他秦久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耻辱?

“秦久!”安尘压低了声音吼出来,“你别过分了!”

如果不是还记着花姐的嘱咐,他现在就想上去狠狠揍这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我过分?我告诉你,你那些票数和水军,都是我花钱给买的!你能火起来还不是因为我,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你买的?”安尘瞪大了眼睛,到头来导致自己被退赛,被公司冷藏的居然也是秦久,火气一下就从心底蔓延开来,“你怎么能瞒着我做这种事儿?”

秦久见他一脸的惊愕,心里的厌烦更是增添了几分,这都是娱乐圈里混的人,还跟他在这儿装什么纯洁啊?

“安尘你别现在才一脸的惊讶,你傍我不就是为了资源和钱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躲在后面笑,我给你钱,给你资源,你还不识好歹!”

秦久也给气的狠了,最开始是本着完成赌约的想法,可和安尘相处这么些日子,天天面对这么一招人疼的小孩,怎么可能一点儿感情都没有。这才想着买水军,找人刷票想逗他开心,可谁想到,报答他的就是这么一段阴阳怪气的分手宣言。

安尘看着眼前怒目相识且一脸心安理得的男人,再也没法忍耐下去。

什么东西啊,滚一边儿去!

身体快于脑子,极度愤怒之下的安尘将手中杯子里的香槟全部泼到秦久的头上,又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挥拳狠狠的砸在他的侧脸。

“嗯!”被淋了一头香槟的秦久闷哼了一声,摸了摸自己已经微微肿起的侧脸,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安尘,仿佛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还好他们所在的地方是酒会的一个角落,除了秦久的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狐朋狗友,也没有其他的人注意到这里的变故。

“秦久,你真的触到我的底线了!”安尘走近了几步,压低了声音抬眼看他,原本一双含情带水的眸子里,现在盛满了愤怒和悲哀。

“你以为你是谁?皇上吗?你怎么能,怎么敢瞒着我对我的事业动手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赌约,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他知道那个赌约了!

秦久忽略了心里一闪而过的惊慌,矮下身子咬着后槽牙,“好,好,你有胆子,你今天敢跟我动手,咱们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这酒会的主办方在娱乐圈的地位也不低,秦久忍了忍没直接动手,也是怕砸了这个场子,丢了人家的面子。

左脸颊肿的厉害,香槟从头发滴落到颈窝弄得一片黏腻,秦久颇为烦躁的理了理已经不成样子的头发,“我现在没时间跟你在这演什么虐恋情深,你只要记好一件事情。”

“安尘,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在娱乐圈活下去!”

与秦久不欢而散离开酒会后已经接近午夜了,安尘拖着疲倦的身子坐在出租车后座往医院赶。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后,他十分的想去看看**。

窗外道路两旁的橘色路灯不断的划过,安尘蜷着靠在角落里,一半身子隐在黑暗里,透着莫名的孤寂。

手机的震动声在不大的空间里显得尤为明显,安尘闭了闭眼,摸过手机一看。

“胡乐乐”三个大字就好像是刻在屏幕的最中央。

安尘叹了一口气,接起电话:“喂……”

“你是不是在今天晚上的酒会上又惹到秦久了?”

“是他先……”

胡乐乐打断了他的话,“我告诉你安尘,你这次闯下大祸了!你到底知不知道秦久的底细啊?知不知道他后面是谁在给他撑腰啊?你就敢去惹他,你可真是够勇敢的啊!”

“可是是他在……”

“行了,我也不想听你解释了,我现在还要去给高层解释你的所作所为。”隔了一会儿又颇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安尘啊安尘,你能不能争点儿气啊?我倒是日日夜夜盼着你能够火起来,你倒好,祸闯了那么一堆,现在又给我捅了这么大的一个篓子,我是没本事再管你了,你以后爱怎么搞就怎么搞,和我没关系了!”

“乐乐我,……乐乐,乐乐?”

那头回应安尘的只有电话的忙音,他试着再拨打乐乐的电话,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她给拉入到了黑名单里。

安尘将手机摔在座位上,抱着自己的腿,头低着埋在膝间,小声的喘气。

这下他可怎么办啊?

汽车缓慢平稳的行驶在路上,不时的拐过几个弯,小幅度的摇晃使得安尘有些昏昏欲睡。

他真的太累了,眼皮不停的打架。高强度的工作,越来越大的压力,**的病和公司的问题全都一起向他涌来,他是真的有些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