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成为豪门金丝雀后我爆红了

成为豪门金丝雀后我爆红了

成为豪门金丝雀后我爆红了

来源:网络 作者:思归客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29 18:08:55

《成为豪门金丝雀后我爆红了》小说的主角是安尘秦墨川小说试读:安尘看着地上那熟悉的纸拖鞋,猛的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满是痕迹的身子,再三确定自己绝对不可能发酒疯抓出这种痕迹的印子,又凝神感受了一下某个不可言说部位的酸涩疼痛,终于意识到了昨天晚上经历了什么。模模糊糊的场景交替出现在脑海里,喝的烂醉的自己,扑倒在人怀里的自己。

在线阅读

昏暗的空间里充斥着酒精的味道,DJ台上恰好放着一首慢节奏的伤感情歌,各式各样的人们巡游在迷幻的世界里,借助手里的酒精暂时逃离现实世界,寻求片刻的安宁。

安尘依旧戴着帽子和墨镜,选了个角落没有人的位置,靠着墙壁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杯子里的酒精饮品。

金黄热辣的液体顺着嗓子流下去,又猛得一股气似的涌入脑子里,搅得里面一片乱糟糟。

“该死的秦久!见鬼的爱情!”安尘低声咒骂着,他的酒量本就不算好,现在猛的灌了好几杯烈酒,脸颊立马挂上了红晕,湿漉漉的眼睛也蒙上了一层雾,脑子里清醒的部分已经所剩无几了。

安尘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又接连灌了三杯传说中的“失身酒”,直到感觉自己的膀胱已经涨大到极限,不停的向大脑发出警报,这才晃晃悠悠的起身,努力想要辨认出去卫生间的方向。

“该死的!”秦墨川猛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试图让自己过热的身体能够降温。

镜子里的男人穿着合身的定制西装,高大俊朗,身材结实,为戏新剃的短发再加上那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周身充满了“生人勿近”的气场。

小麦色的皮肤现在隐隐透着点红色,小臂微微颤抖,无一不证实着身体主人现在不太正常的状况。

秦墨川打开了水龙头,用手捧了凉水拍打在脸上,摇了摇有些不甚清晰的大脑,水珠顺着他的下巴消失在领口。

真是太大意了!

如今爬到了娱乐圈的这个位置,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敢把如此低劣的手段在自己身上,可谁能想到……

秦墨川恨恨的咬着后槽牙,心里恨不得马上将下药的那个人给五马分尸。

又忍下一波磨人的热潮,秦墨川的耐心是真的被折磨的所剩无几了。

换成其他人还能无所谓,可他,一贯都是面对别人就根本没有办法有反应……

老天你就玩我吧!这辈子莫不是真的就只能当个单身主义者?

想他秦墨川什么没有,要钱有钱,要颜有颜,这不是老天嫉妒还能是什么?

“哥,哥们儿,让,让让!”

就在秦墨川在和老天埋怨的时候,一个清朗软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紧接着他就感受到后腰上猛的缠上来一双手。

“我去!这,这地怎么摇了啊……”

安尘刚刚解决完生理大事,提着裤子想绕过站在池子那的秦墨川洗手,没想到脚下一软就要往前摔个狗吃屎,忙伸手紧紧抱住前面人的腰才稳住了身子。

“真,真不好意思啊。”

凭着自己那点儿零碎的清醒,安尘觉着这么挂在人家身上肯定不好,便想借力站直身子,可没想到手上没力气,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倒是隔着衣服在秦墨川的腹肌上摸了好几把。

秦墨川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仿佛性骚扰一般的醉汉,铁着脸侧身弯腰,手握在安尘的腰间把人给提溜起来。

“哦哦哦哦,谢谢你啊。”

虽然已经快醉的失去了意识,安尘还是秉承着新青年的优良传统,真诚的给人道谢并附赠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橘色灯光下的少年,微微眯着他猫儿一样的眼睛,黑色的瞳仁在灯光的折射下仿佛是上好的玛瑙,波光粼粼,粉色的舌尖快速的舔了一下上唇,扯开一个露出全部牙齿的笑。

……

“玩家秦墨川受到boss安尘的微笑攻击,HP-10000000。”

“警告!警告!玩家秦墨川的血线已经为0,警告!警告!”

安尘砸吧砸吧嘴,一脸的迷茫,放松了身子整个靠在对方的怀里,期间因为头有些疼还哼唧了两声。

秦墨川感受着身上惊人的变化,憋得俊脸通红,立马弯腰单手将人抗在肩上,另手摸出了手机查询最近一个酒店的房间。

秦墨川感觉自己迈进酒店的步伐,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

当太阳公公再次把光芒撒向大地时,**着躺在床上的安尘揉了揉眼睛,慢慢的睁开了眼。

疼痛就像是撒欢的小狗,疯狂的在他身上奔跑。

从脑仁到后背,再到大腿,安尘觉得自己全身都好像是拆了再重新拼接上,酸涩的不行。

“啊……”安尘使劲的伸了个懒腰,再捏捏疼的厉害的左肩,眯着眼环顾了一周。

嗯?这是?……靠,酒店?!

安尘看着地上那熟悉的纸拖鞋,猛的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满是痕迹的身子,再三确定自己绝对不可能发酒疯抓出这种痕迹的印子,又凝神感受了一下某个不可言说部位的酸涩疼痛,终于意识到了昨天晚上经历了什么。

模模糊糊的场景交替出现在脑海里,喝的烂醉的自己,扑倒在人怀里的自己,躺在床上的自己……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安尘眼前一黑,松了力气直直的倒在床上,抓了被子蒙在头上嚎叫。

他不过就是一时想不通去酒吧买醉,谁能想到会遇上这种事情。

按照小说里的套路,喝醉,碰见人,酒店,接下来就该是支票……

等等,支票?

安尘猛的坐起身子,不小心牵动了身上的酸涩处,疼的他龇牙咧嘴也顾不上,只一心在床头柜上搜寻。

“真的有啊?”安尘伸长手臂将压在红酒下的那张白色的支票拿过来。

“……枫伶娱乐有限公司?”

哟呵,还是张空白支票,可真豪气啊,可惜给错了人。

虽然是对方把自己带进酒店的,可也是他喝的烂醉再先,又赖在人怀里不走,最后还没怎么反抗,这钱他是不会要的。

安尘将那张支票随便丢在床上,缓缓起身走向浴室,疼痛感随着步伐而愈发明显。

安尘一边清洗自己,一边在心里深切的以对方为圆心,以他的母亲为半径,问候了他大部分的亲戚。

而远在城市另一端开会的秦墨川,秦总裁,就好像是患了严重的感冒,头一次当着所有高层的面一连打了五六个喷嚏。

揉揉发红鼻尖的同时,又收获了一堆人担忧又亲切的注视。

裹着浴巾出来的安尘随意的擦了擦正在滴水的头发,坐在床上正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时,就听见床头有手机震动的声音。

“喂,安伯?是我。”安尘接起电话发现对面的人是从小照顾他长大的管家。

安尘并没有一个美满的童年时代,父亲因为不满**的“指腹为婚”,在安尘刚刚满一岁后便借着出去闯荡为由头,不告而别,而母亲则因为婚姻的失败而终日闷闷不乐,没过多久便也离开了人世。

安尘的**安思辰虽然从小疼爱这个孙子,却也要忙着处理公司里的事情,每日陪伴安尘的,便只剩下安伯一个人了。

他将自己父爱完完全全的给予了安尘,保护这个小孩的身心都健康成长。

黑暗里的一粒孤尘,却在阳光到来时比谁都要更闪亮。

“嗯,最近不太忙,是有什么事儿吗?”安尘下意识的揪着被子,在听到安伯的话语后,语气猛的有些激动:“什么?那现在情况稳定下来了吗?”

“……行,嗯,稳定了就好。”安尘光着脚站在地毯上,粗糙的质感扎的他脚心有些**。

“您别担心,公司那边我会去想办法的,我**那边就拜托给你了,嗯,您也注意身体,好的,嗯,再见。”

安尘挂了电话,盯着落地窗外的江景,握紧了拳,抿了抿干裂的嘴唇。

因为一直忙于公司的事情,**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而又考虑自己在娱乐圈本就压力大,**选择了隐瞒。

直到现在实在是没法再继续办公,安伯才偷偷转告了安尘,而雪上加霜的是,安家的公司资金链也出现了不小的问题,急需300万来周转。

安尘捏着手机,飞快的在脑子里计算自己的存款有多少,还差多少。

自己刚刚进入娱乐圈,靠这行赚到的钱只有参加活动的通告费,加上理财得到的钱,再和朋友借急,顶多能凑出几十万来,这剩下的……

床上那张白色的空白支票,在这时突然尤其显眼。

安尘咬紧了下唇,感觉到了口里的血腥味也没松开。

怎么办?要不要拿这张支票?

安尘的心突然有些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