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护国医婿

护国医婿

护国医婿

来源:网络 作者:古哥欠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29 17:39:28

《护国医婿》小说的主角是轩辕英雄林以衣小说精彩试读:只听老奶奶林秀兰淡漠说道:“那小贱种冷一冷又不会死,你大姐也会有分寸,反倒是你,让你来就想问你一句,今天是不是该将和陈少的婚事订下来了?” 随着老奶奶开口,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站起身来,满面笑容地来到林以衣面前,双眼贪婪扫过她迷人的身躯:“以衣,你愿意当我的女人吗?”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妇女一字一句,宛如晴天霹雳,回旋在轩辕英雄的耳畔。

又如一根根银针,扎着他的耳膜。

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曾退却的他,此刻、整个人竟是后退一步,惊诧地望着这个眉目之间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女童。

她……居然是自己的女儿?!

六年前,和林以衣留下的孩子?!

六年前那个夜晚,轩辕英雄终身难忘。

他却没想到,那一夜和林以衣的缠绵,居然已经有了结果。

“大姨,不许骂我妈妈!我妈妈不是*货!我爸爸也不是乞丐!”女童突然抬起头,瞪着妇女,奶声奶气的语气中却充满了愤怒和坚定。

“哟呵!林萌萌,你这个小**,还敢顶撞我?**本来就是**,**也本来就是乞丐!”

原来,女童叫林萌萌,妇女是她的大姨。

轩辕英雄没记错的话,林以衣的堂姐,叫林娇。

林娇说话的同时,一只手顺手揪住林萌萌的耳朵,用力一扯:“小*种,你再顶撞一个试试?看我不将你的耳朵撕烂!”

林娇一边说话,一边用力撕扯,林萌萌痛得哇哇大叫。

“住手!!!”

轩辕英雄眼神骤冷,如万年冰霜。

他的女儿,怎可遭人如此伤害,面色阴沉得可怕。

话音未落,他的手已经抓住林娇的手腕。

轩辕英雄的力气何其大?不要说一个女人,就是两百斤大汉也未必扛得住。

“啊!!!”

林娇痛得大叫,情不自禁的松开手。

轩辕英雄一把将她甩开,没有继续理他,急忙将林萌萌抱在怀中,看着林萌萌通红的耳根,心痛得难以呼吸:“萌萌,你怎么样?”

“叔叔,我没事。”林萌萌捂着耳朵,小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委屈,同时还对轩辕英雄保持着警惕,极其可爱。

“没事就好……”

轩辕英雄长松口气,转过头,看向林娇:“林娇,你身为她的大姨却如此虐待她,你是畜生吗!”

寒风凛冽,轩辕英雄心中怒火却熊熊燃烧,今日这种事,只怕早已不是一天两天,否则林娇绝不敢这么嚣张。

他恨不得杀了林娇。

“嘶……你是谁?竟敢管我林家闲事,小心吃不了兜着走!”林娇捂着手腕,倒吸几口凉气之后,这才回过神,一张脸上尽显阴沉、凶煞,这种凶煞在轩辕英雄眼里不算什么,像是个小丑,但林萌萌却吓得一哆嗦,恐惧的所在轩辕英雄怀中,小小身躯不断颤抖,看样子平日里没少被欺负。

轩辕英雄心中一紧。

愈发觉得亏欠了自己的女儿。

轩辕英雄将萌萌抱紧,轻声说道:“萌萌,别怕。有我在,以后再也没有人能伤害到你。”

一边说着,轩辕英雄一边脱下外套为林萌萌穿上。

若是被他曾经的部下见到,恐怕要惊掉下巴了!

当世国将,亲自披衣,这等殊荣,何人能享?

林萌萌乌黑的眼睛望着轩辕英雄,她眼里充满疑惑和惊诧,不明白这个叔叔为何对自己这样保护。

“小子,你到底是谁?还有,这个小*种是我林家的,我想要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快将这个小*种还给我!”

林娇如泼妇般尖锐大叫:“今天这小*种当乞丐讨不到钱,看我不将她的脸撕烂!”

说着,中年妇女居然伸出手想要抢夺轩辕英雄怀中的林萌萌。

林萌萌吓得惊叫一声,扑入轩辕英雄怀中缩成一团。

轩辕英雄冷眼看着中年妇女。

突然!

他猛地扬起手,狠狠抽在了中年妇女脸上!

“啪!!!”

随着一声脆响,只见中年妇女居然被这一巴掌抽得宛如一捆稻草般重重摔在地上,直接昏死!

尤其她一侧脸颊紫黑肿胀,口鼻鲜血狂涌,几粒白森森的牙齿甚至从口中脱落而出,好不凄惨。

轩辕英雄根本不屑与林娇这种畜生多说,出手,就要她终身难忘!

若非刚回来的第一天,轩辕英雄不想**,否则林娇已血溅十步。

随后,轩辕英雄不再看那犹如死猪般的中年妇女一眼,目光重新回到林萌萌身上。

此时此刻,再没有什么能比林萌萌对他更有吸引力了。

打量着她的五官、脸庞、轩辕英雄越看越是亲切,那是一种来自血脉的亲切感。

“林家胆敢如此对你……萌萌,你的妈妈呢?她为什么不在?她是怎么当**!”

当见到林萌萌手上生满冻疮,双腿更是因为在雪中跪地乞讨而冻僵。还有通红的耳根时,轩辕英雄就难以平静,胸中怒火沸腾。

林娇如此虐待林萌萌,作为母亲的林以衣为什么不在?

难道,就因为林萌萌是他的孩子,所以她就不管了吗?

轩辕英雄一直觉得自己亏欠林以衣,这一次回来他便是打算偿还。

可如今看到林萌萌如此惨状,轩辕英雄却愤怒了,他开始怀疑林以衣是否值得他这六年来拼死搏命来想要许她一世幸福。

“不许说我妈妈!”

林萌萌听到轩辕英雄说起林以衣不好,顿时变得气鼓鼓:“所有人就我妈妈对我最好!”

轩辕英雄听到这话,目光终于变得微微柔和。

“萌萌,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妈妈。”

说着,轩辕英雄抱着林萌萌就踏入了暖春园之中。

这一切究竟如何,轩辕英雄要看个明白!

暖春园。

外头是冰天雪地,可这暖春园之中却暖如春日,在特殊暖气的保护下,叶翠枝绿,甚至有鲜花盛开。

林家老奶奶林秀兰高居主座。

筵席之上,林家人举杯欢笑,其乐融融。

每个林家人都激动万分,堂堂青龙上将戎马归来举办宴会,原本只有大昌市顶级人物才够格得到宴会邀请。

然而林家这一个普通家族不知为何撞了大运,居然也接收到了邀请函,这无疑是天上掉下惊喜!

等参加完青龙上将的宴请,林家必然能够身价百倍,一飞冲天!

故而人人欢喜,笑语不断。

此时,却有一个美丽的女子忽然站起来,凄然哀求:“奶奶,求求您让萌萌进园来吧。她那么小,在外头会被冻坏的。”

只见这年轻的女子犹如皎洁之月,不施粉黛也能娇美羞花。

尤其她傲人的身材即便被女式衬衫和西裤紧紧包裹,但那玲珑的曲线却也无比曼妙诱人。

林以衣。

林家曾经引以为傲的大昌市第一美人。

而如今,却是最大的……笑话!

林以衣一开口,便有男子站起来嘲笑道:“林以衣,让你来此沾青龙上将邀请函喜气已经是格外开恩,那个小野种哪有资格踏足暖春园?”

“你自己已经是个笑话,难道还想要让我们林家再多一个笑话吗?我已经交待了大姐,让她在外头好好关照那个小*种!”

男子名叫林右,算得上是林以衣的堂兄。

然而他哪有半点亲戚之情,满脸刻薄、尖酸。

不仅是他,就连周围满座亲戚宾客,却也都充满嘲弄地望着林以衣。

一个被乞丐睡过的女人,如今已经是整座城市的笑话。

她再也不配当林家小姐,只不过是个连下人都不如的*货,人人皆可轻辱!

林以衣听到这话,不由得质问:“林右!你们怎么对萌萌了?”

林右咧嘴一笑:“那小*种她爹是乞丐,自然是让她女承父业继续当乞丐了!”

“大姐已经剥去她的羽绒服,罚她在暖春园大门口跪地乞讨!若是讨不到钱,那么她连吃我们剩下的剩饭残羹的机会都没有!”

林以衣听到这话,满色苍白差点没能站稳。

她咬紧牙齿,端起一杯酒猛地泼在了林右的脸上。

林右被泼了一脸,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你!”

“林右!我女儿如果出了什么事,那我今天和你拼命!!!”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林以衣怒瞪林右,眼神决然。

林右在林以衣激愤的目光之下,居然被吓得一时间不敢说话。

林以衣转身就要离开筵席,想要去看林萌萌的情况。

这个时候,老奶奶林秀兰开口了:“站住。”

老奶奶执掌林家大权,她一开口,林家就有人起身拦住了林以衣。

林以衣惊诧望向老奶奶:“奶奶……”

只听老奶奶林秀兰淡漠说道:“那小*种冷一冷又不会死,你大姐也会有分寸,反倒是你,让你来就想问你一句,今天是不是该将和陈少的婚事订下来了?”

随着老奶奶开口,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站起身来,满面笑容地来到林以衣面前,双眼贪婪扫过她迷人的身躯:“以衣,你愿意当我的女人吗?”

陈斌。

陈家大少,也是今天林家聚会最尊贵的客人。

“陈少年轻有为,他不计较你以前的肮脏低*过往而愿意娶你,已经是你三生有幸。”

不等林以衣开口,端坐上方的老太太林秀兰亲自起身,来到两人身前:“还愣着干什么?快给陈少敬一杯酒,感谢陈少不嫌弃你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