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被可爱鬼缠上的灵异日常

被可爱鬼缠上的灵异日常

被可爱鬼缠上的灵异日常

来源:网络 作者:安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9 16:36:25

《被可爱鬼缠上的灵异日常》小说精彩试读:“这块玉非常不错,一般至少能撑个三十年,你看着年纪也不大,这玉却早早碎了,只能说明你身边灾害不断。要是没了这护身符,可真不好说。” 张小河看不下去了,道:“爸,你不会是想故意卖给人家东西才这么说的吧。”张成吉踹了他一脚,“你爹我是这种没下限的人嘛!”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黑暗中,司落就这么愣了好一会儿,等反应过来时他赶紧去开床头灯。

“啪。”灯亮了,照亮了床头的一小片空间。

他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但是床前哪有什么人影啊,只有一片空气。他嘀咕了一句,怀疑是自己睡迷糊了。继续钻进被窝,灯也不关了,就这么一直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吃完酒店里的早餐后,司落就揣着那碎掉的两半玉离开了。

徐凡要下午一点才到,趁着这段空闲的时间他打算去外面找找有没有能修复玉器的店。

询问了下酒店的工作人员后,他们推荐了一家叫“珍宝阁”的玉器店,说是老板手艺很好,要到地址后,司落便离开了。

司落还没有驾照,便打了辆车,司机自他一上车就精神抖擞起来,动不动就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

“小帅哥今年多大了?”

“18岁。”

“已经18了呀,看着挺小的。”

司落点了点头,“妈妈说这叫童颜,以后老了也不怕。”

这司机被逗乐了,“说的没错。”

“小帅哥长得这么俊,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

司落还真的思考起来,并且掰着手指开始数,十个手指都用完了也没数完。终于意识到他数不完,于是老实道:“嗯,很多。”

司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难得遇上这么个有趣的小孩,司机没忍住多聊了几句,就是说完这句话,他突然觉得车里冷了很多。

司落也感觉到了,这次的阴冷不是来自体内,而是外界的。他只认为是空调打低了。

“没有。”说完这话,那股冷气突然又消失了。

司机拍了拍取冷器,心想莫不是坏了?

到了目的地后司机竟然不肯收司落的车费,临走前还很关切地说了一句,“一个人在外面玩注意安全啊。”在他看来,长这么好看的孩子在哪都不安全。

司落看着司机开走,手上的车费攥在手里,这时一个乞丐缓缓走来,司落经过时就将手里的纸币放了进去。

那老人愣了愣,冲着那离去的身影连连道谢。

司落问了几个路人,终于顺利找到了“珍宝阁”。

这家店面布置得很古朴,店名是刻在牌匾上的,挂在最上方。店铺内有些昏暗,四角都放置着木架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玉石珍宝。

柜台前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玩手机,手上的设备不断传出游戏击打声。

司落走到前面,道:“张老板在吗?”

“啊?老张?他出去办事了,大概一小时后回来吧。”少年头也不抬道。

司落没吭声。

那少年等了一会儿,见面前的人还没走,便抬了头看他,“你有什么……”那话堵在了喉咙口。

眼前的人有着瓷一样白的皮肤,又带着些玉石般的润泽,他的头发是红棕色的,让他想起店铺内的那个紫檀木盒,柔顺的刘海下是双黑曜石般深邃的双眸,睫毛也很长,五官精致得不像个真人。总之眼前这人的容貌超出了他能接受的认知。

少年不禁咽了口唾沫,心慌地想,我该不会是见到妖怪了吧。正常人哪能长成这样。

他放下手机,干笑了一声,“你好,请问怎么称呼?”

司落的视线原本落在店内的架子上,听到声音看向少年,“司落。”

“我叫张小河,你找我爸……不是,你找老张是吧,我给他打个电话催一下,你先坐那等一会儿吧。”

司落点了点头,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注意力被桌面上的一个紫砂壶吸引。

张小河不顾被队友举报的危险,直接退了游戏,溜到后面给张成吉打电话。电话一通,对面率先传出一个大嗓门。

“臭小子是不是又闯祸了!”

张小河用比他更大的嗓门喊:“不是——”喊完才想起那人还在店内,又赶紧压低声音,“爸,我怀疑我们店里来了个妖怪!”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大吼:“你就直说又闯什么祸了吧,我顶得住……等等,我先把药找出来。”

“……”

张小河吸了口气,道:“算了,你自己回来看吧。快一点啊,晚了你儿子说不定就只剩下骨头渣了。”不等对面回应就挂了电话。

他重新走到柜台前,看着坐在不远处的男生,那人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大,也许是长得太好看了,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对方一直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危险性。真的不是妖怪?张小河怀疑是自己想多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要问。

“对了,你是要买玉器吗?”

司落转过身来看他,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将一个小布包拿了出来,“我的玉佩碎了,想修。”

“噢。”张小河想了想,道,“能给我看看么,我也懂一些。”

司落没说什么,径直朝这走来。

张小河快速瞄了他的脸一眼,又赶紧移开。心想班里那些女生崇拜的偶像跟眼前这人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

司落将两块碎玉小心地拿出来,放在丝巾上。

张小河拿出放大镜看了会儿,道:“你这玉碎得还挺齐整,应该挺好修的。”

司落松了口气。

张小河又道:“这玉你戴了很久了吧。”

司落轻轻“嗯”了一声。

“老张说戴久了的玉石会变得更加润泽通透,我以前是不懂,不过一看你这玉好像突然明白了。”

司落虽然听不明白,不过还是配合地点着头。

张小河搓了搓鼻子,道:“我给你泡壶茶!”

以往来了客人,他总是爱答不理,因此没少被张成吉教训,不过这次倒是自发的献起殷勤来。肯定是怕对方是妖怪,要是招待不好保不准被吃了。他这么想道。

俩人坐在茶座对面,司落喝着对方泡的茶,动作十分优雅,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少爷。

张小河一不小心就看呆了,等回过神时,赶紧问道:“你多大了?我今年16。”

“18。”

张小河没想到对方还比自己大两岁,又问:“你在哪读书?”

“我毕业了。”

张小河睁大眼睛,18岁不应该正在读大学吗,这么快就毕业了?天才?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他没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个八卦王。

司落并不讨厌张小河这个少年,他问什么自己便答什么。

“我马上要进剧组了。”

“你是演员啊!”

张小河平时并不关注娱乐圈,因此也不知道司落的事。不过确认对方的身份后,他的一颗心反而放下了。是演员长这么好看相对来说就正常了。那就说明不是妖怪了。

“张小河!赶紧出来!”

门外响起一个大嗓门。

张小河笑嘻嘻道:“老张回来了。”

张成吉跨门而入,正四处找自家小兔崽子的身影,就见对方在茶座上朝自己挥了挥手,而他对面明显坐着个人。

那人一回头,张成吉也给愣住了。不过他见识比张小河多,很快便镇定下来。

“这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他要修复玉佩。”张小河抢答道。

张成吉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司落说明来意,并且将玉佩拿给张成吉看,张成吉对着这块碎玉看了许久,并没有像张小河那样马上得出结论。

张小河不久前才夸下海口,见老爹不说话,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

终于,张成吉出声了。

“你这玉……修是可以修好,不过可能功效不如以前了。”

“功效?”司落疑惑道。

“玉石自古就有辟邪挡灾的功效,这块玉也是开过光的,驱邪的功效很好,不过气数已尽。你可以拿来当作配饰使用,护身符的话,估计是没什么用处了。”

司落不知道这块玉还有这种功效,想起母亲说的要他时时刻刻戴在身上。应该就是为了保他平安的。

“不戴会怎么样?”司落问道。

张成吉蹙起了眉,他看了眼司落,似乎有些犹豫,张小河也好奇道,“爸,你倒是说呀。”

“我在这一行做了二十多年了,也见识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事情,你这玉不像是撞碎的,是自己碎的吧?”

司落点头。

“这块玉非常不错,一般至少能撑个三十年,你看着年纪也不大,这玉却早早碎了,只能说明你身边灾害不断。要是没了这护身符,可真不好说。”

张小河看不下去了,道:“爸,你不会是想故意卖给人家东西才这么说的吧。”

张成吉踹了他一脚,“你爹我是这种没下限的人嘛!”

司落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手机突然响了,打开一看,是徐凡。

“司落,你现在在酒店吗,剧组那边说有事跟你商量,我可能要提前来接你了,大概12点到。”

司落应了声便挂了。

他看向老板,“这块玉要多久可以修好。”

“只是外形的话大概一个礼拜。”

“那我一个礼拜后来。”

见他要走,老板叫住他,给他塞了块黑色的东西,那东西做成一个野兽的模样,用一根红线串了起来。

“先拿这个挡一挡,然后赶紧找时间再去求一块。”

司落正要道谢,却听“咔哒”一声。刚被塞到他手上的黑曜石就裂成了两半。

张小河睁大了眼睛,“老爸,你也不给人家一个质量好点的!”

张成吉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司落意识到什么,还是朝老板道了声谢,然后离开了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