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江晚笙苏朝小说

主角江晚笙苏朝小说

主角江晚笙苏朝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微扬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9 15:40:08

主角江晚笙苏朝小说的书名是《大佬每天送我上热搜》这房子估计苏朝遇走以后,就再没有人住过了,连打理估计都没人打理过,放眼望去有四五百平,还好有枯草的地方并不多。干这种体力活,对江晚笙来说并不难,动作麻溜点,今天到天黑应该是可以完成的。她没有耽搁,将外套脱掉搭在大门口的一块大石墩上,里面穿的是棕红色的打底衫,黑色紧身打底裤。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江晚笙:“……”

气氛忽然尴尬。

苏朝遇面无波澜,突然发现什么,他垂眸,抬手,在座位上捡起一根很长的头发丝,修长的手指捏着,举起来对着江晚笙。

江晚笙首先想到的是江冰羽的头发,“我小姑发质还挺好的。”

尬聊。

偏偏这个红灯一百多秒,出奇的长。

苏朝遇:“你的。”

他开车窗,将那根头发丢了出去。

江晚笙余光清楚的瞄到男人丢头发时,脸上的嫌弃。

果然……高冷残暴的人,都有洁癖,尤其是gay。

绿灯了,江晚笙脚松开刹车,不知道苏朝遇要去哪,她放慢了车速,“小苏总现在要去哪?”

她一双冷白的手,手指细长,打方向盘的时候,她放下一只手,一只手摁着方向盘,顺利的一百八十度一转,回正。

车子开出了寂静的别墅区,渐渐的驶入街道,枯黄的落叶从窗边一闪而过,还没落地又被车轮卷起。

旁边传来苏朝遇的回应,“云山别墅。”

淡淡的四个字,却让江晚笙脸色大变,“去那干什么?”

云山别墅,首都曾经出了名的贵,如今却是大凶之地。

大晚上的……去那?

苏朝遇椅子靠背调到了最低,闭着眼睛,抿着嘴唇,不理江晚笙了。

他翘长浓密的睫毛想蝴蝶的羽翼,此刻又温柔无害。

江晚笙扶着方向盘的双手有点出汗了。

她试图说服苏朝遇不去云山别墅,“你回国后,苏夫人不想你吗?”

回家住多好啊。

苏朝遇:“你再说话我就把你舌头割了。”

语气里透着狠劲,一点不像是在吓唬人。

江晚笙赶紧闭嘴,感觉舌头已经被割了,她下意识的动了动舌头。

还在!!!

当年出了名的云山别墅,和所有尊贵楼盘一样,远离喧嚣。

走高速半个小时。

苏朝遇路上睡的很熟,江晚笙内心经历了半个小时斗争,心里对于云山别墅的恐惧稍稍消了点。

位于半山腰的别墅,上山路就已经属于苏家了,防盗和安防设施做的很到位,门卫看到苏朝遇的车子,远远的就开了通行。

院子里荒草丛生,这个季节都是枯的了,很久没有人住过,一点点人气都没有,显得格外阴森。

房子的门是关着的,苏朝遇下车到门口,人脸识别开锁,门开了。

屋里的装修风格相对于外面,低调很多,很普通的中式风格,但家具用的材质一点也不低调,都是红木的。

桌椅一尘不染,像是刚有人打扫过。

这是在山上,又是冬天,屋里没开暖气,江晚笙冷的浑身颤抖,她抱紧双臂,脚步紧跟着苏朝遇。

换鞋,往客厅里面走。

到沙发边,江晚笙一眼看到对方在沙发地毯上的东西,她惊了一下。

一把狩猎枪,还有几把大小不同的匕首,有的有点生锈了。

脑海里瞬间蹦出当年那黑色字体的新闻标题:失踪少年遗体在半山别墅被找到。

她脑袋瓜嗡嗡的响。

脚往后退了退。

她望着眼前这个俊朗好看的男人,孤冷桀骜,脑海中还能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他的阳光。

这样一个不单出生……就连长相都被上天眷顾的人,怎么会有一个变态的性格?

江晚笙眯眼想了想,也不知道处于哪门子的不死心,想要证实一下。

她弯腰将枪捡起来,放手里掂了掂,又扛在肩上,瞄准着窗户。

问:“这玩意儿是真的吗?”

苏朝遇:“假的。”

假的?江晚笙手指搬动扳机。

“砰!”

双层的钢化玻璃瞬间碎成了玻璃渣,哗哗的落到地上。

江晚笙吓了一跳,赶紧把枪给扔了。

然后转头质问苏朝遇,“你不说是假的吗?”

苏朝遇没理会她,指着窗外院子对江晚笙道:“院子里的枯草拔掉,扔出去。”

他淡淡的吩咐一声,抬起手腕,解衬衣袖扣。

脚步往旁边的小沙发走。

江晚笙问:“是不是我把那些草弄完了,你就可以放过我了?”

她视线跟着苏朝遇转。

转头,苏朝遇不知道什么时候摸起了枪,枪口对着她的脑门,她脸色吓得苍白。

身体颤了一下,赶紧道:“我去拾草了。”

拔腿往门外跑。

这房子估计苏朝遇走以后,就再没有人住过了,连打理估计都没人打理过,放眼望去有四五百平,还好有枯草的地方并不多。

干这种体力活,对江晚笙来说并不难,动作麻溜点,今天到天黑应该是可以完成的。

她没有耽搁,将外套脱掉搭在大门口的一块大石墩上,里面穿的是棕红色的打底衫,黑色紧身打底裤。

将身材拉的格外高挑。

她先把草都拔完,然后抱着一趟趟的往院子外送,就丢到马路边,她又抱着满满一怀,往院子外面走。

到门口,撞上一个陌生的男人,她脚步一顿,下意识的打量着对方。

个子有一米八五,穿着驼色的风衣,戴着金属边框眼镜,白皙的皮肤,江晚笙感觉那皮肤比她还要好。

男人看到江晚笙,也停下了脚步,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继而对江晚笙颔首一笑,脸上两个浅浅的梨涡,给人感觉特别的斯文、儒雅。

江晚笙正猜测着男人的身份,男人忽然看着她身后,轻声喊,“阿遇。”

江晚笙回头,苏朝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已经到她身后了。

苏朝遇没有看江晚笙,淡淡的对门口的男子道:“进来吧。”

男人点头,迈开脚步,从江晚笙身边走了过去,路过苏朝遇也没停,径直往院子里面走。

苏朝遇抬脚准备走的,又想到什么,收回脚,目光看向江晚笙。

江晚笙耸肩,“你放心,我对你们这种特殊性取向的不歧视,我也不会告诉我家人的。”

当年苏朝遇是Gay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后来出国,这件事才消停了的。

江冰羽在外面乱玩一半也是因为这个,苏朝遇长的再好看,也没有人愿意嫁给一个同性恋,明摆着守活寡的,她不想嫁,江家却又不能失去苏家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