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大佬每天送我上热搜

大佬每天送我上热搜

大佬每天送我上热搜

来源:网络 作者:微扬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9 15:47:23

《大佬每天送我上热搜》小说精彩试读:她起身扶着佘玉云,看着江晚笙,痛心疾首道:“晚晚,你想要当明星,我和你爸爸都支持你,也一直说要给你投资一部剧,你这是何必呢。”她眼泪在眼中打转。小时候江晚笙不知道因为江冰羽的眼泪挨过多少次打。她没理会江冰羽,目光投向坐在小沙发上的男子,“小苏总,我要说昨晚你在魅力看到的那个人不是我,你信不信?”

在线阅读

江晚笙从十六岁开始就坚持晨跑,六点半起床,跑了一个小时气喘吁吁的往回走,腕上电话手表响了,来电显示胡古月。

比她大八岁的经纪人,她接听,胡古月那边炸了锅一样,“江晚笙你真够可以的,我努力的一年多的角色被你就这么玩没了,你要是不想混娱乐圈你早点跟我说,别浪费我时间和精力。”

这是江晚笙认识胡古月以来,胡古月第一次对她发火,她感受到胡古月在那边歇斯底里。

可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蹙眉,“怎么了?”

胡古月在那边冷’呵’一声,“你不会还没看新闻吧?”

新闻?

江晚笙立马挂了电话,打开微博,一眼看到热搜榜第一的标题:「酒吧渣女是江家私生女江晚笙」

‘昨晚盛辉集团董事长准儿媳江冰羽被拍到与一男子谈分手,被指玩弄感情,对方愤怒泼酒,有媒体联系到江冰羽本人,江冰羽澄清酒吧渣女并非她,而是她的侄女江晚笙,经核实,江冰羽那晚和准婆婆苏夫人在吃饭逛街,的确是其侄女江晚笙,曾饰演《为爱》里皇后的保镖和《盛世朝歌》里的女三号,现实中还是个私生女,经常偷偷的穿江冰羽的衣服,偷开江冰羽的豪车出去玩弄异性,私生活混乱|*|靡。’

已经三万多条评论了,江晚笙点开评论,热评没有一条是善意的。

「就这?十八线小演员也配站热搜?」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听说她是故意打扮成江冰羽的样子出去玩的,幸好江冰羽当晚在陪准婆婆吃饭,不然就要成替罪羊了。」

「不会是有什么角色要出来吧,靠这种方式炒作。」

江晚笙看着新闻内容,垂在腿边的那只手紧握着拳头,身体微微颤抖。

她耳边回响起昨晚江国正的话:’有你回来求我的那天……’

“快看,是江晚笙。”

前面忽然传来激动的喊声,江晚笙抬起头,几个记者扛着摄像机往她这边跑。

她根本来不及躲,就被围住了。

记者们到跟前,摄像头和收音器直接怼到她脸上。

“听说你谈过三十多个男朋友,一晚睡过两个是真的吗?”

“曾经还有一个十八岁的男孩子被你甩,差点自杀是真的吗?”

这些问题,直接带着侮辱性的,很显然不是什么正规的媒体。

闪光灯闪的江晚笙睁不开眼,她下意识的抬手挡一下,然后她直视镜头,“我的金主爸爸可是盛辉集团苏朝遇,我怎么会看得上外面那些妖艳货色?”

她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像是一朵带毒花妖冶的盛开。

记者:“什么?”

“苏朝遇不是不喜欢……”

记者们面面相觑,有些到了嘴边的问题都不敢问出来。

……

江晚笙的料一曝出去,当天就上了热搜,把她冒充江冰羽在外面乱玩的热度都给压了,微博私信收到手机卡爆,她干脆关掉了陌生人私信功能。

那些人又到她之前发的微博下面骂她。

「防火防盗防侄女。」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妈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专业抢别人男人。」

「苏朝遇是个gay,压根不喜欢女人,这女人下**造谣,大家都散了吧。」

**!!!

众多评论中,江晚笙扫到这一条,她也猛地坐起来,坐直了身子。

她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忘的彻彻底底。

这谣造的是真的欠缺考虑了。

‘叮’

手机来了条微信提示,消息从屏幕上方一闪而过。

是母亲吴玲玲发来的,“我在江家。”

江晚笙脸色一沉,手攥紧了拳头。

又来这套。

她没怎么收拾,套上外套就直奔江家。

江家是做布艺起家的,十几年前很得势,近几年走下坡路了,但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住的这栋房子位于首都口碑最好的闹中取静地段,市值差不多要两个亿。

江晚笙到门口,佣人给她拿的也是客人穿的一次性拖鞋,换好鞋子,她进屋,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神色一个个比上坟还深沉凝重。

一眼扫去,没有看到她妈妈。

却对上了一双阴鸷的黑眸,她瞳孔猛地缩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一些血腥残暴的画面。

男子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黑色衬衣,黑色西裤,慵懒舒适的靠着,标准的野生眉下一双狭长的眼眸,眼尾微翘,矜贵中透着几分妖冶。

就那么慵懒的坐在那里,气场都盖过了面色怒沉的江家老太太佘玉云和江国正。

他也掀起眼皮,看着进门的女孩儿。

今天风有点大,女孩穿着粗跟的短靴,外面套着格子毛呢,长短到脚腕。

从院子门口走到这里,一路脸被风吹的红了一片,鼻尖也红彤彤的,一双眼睛像是注了水一样灵动。

两人目光对上,江晚笙挑眉一愣。

她看花眼了?

怎么感觉那家伙冲他笑了一下?

江晚笙还在恍惚,老太太佘玉云怒的开口,“你给我跪下。”

一声怒喝,她老人家起身,七十多岁,依然不失威严。

江晚笙’吓’得抖了个激灵。

犹如惊弓之鸟,可跟老太太对视那眼神,又不卑不亢。

跪下,不可能的!

在老太太身边的年轻女孩就是江冰羽,穿着红色线衫,江晚笙不化妆,和她还是有些区别的。

她起身扶着佘玉云,看着江晚笙,痛心疾首道:“晚晚,你想要当明星,我和**爸都支持你,也一直说要给你投资一部剧,你这是何必呢。”

她眼泪在眼中打转。

小时候江晚笙不知道因为江冰羽的眼泪挨过多少次打。

她没理会江冰羽,目光投向坐在小沙发上的男子,“小苏总,我要说昨晚你在魅力看到的那个人不是我,你信不信?”

江晚笙问这个问题,压根不需要得到苏朝遇的回复,更没指望他说信。

他一个冷漠到视别人生命为蝼蚁的男人。

她问这话,是为了让在座的江家人紧张的。

果然,佘玉云抢着话音道:“**今天都来看过你昨晚回来还车的监控画面,愧疚的不好意思开口替你求情,你还有什么好抵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