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书后被迫取悦死对头上位

穿书后被迫取悦死对头上位

穿书后被迫取悦死对头上位

来源:网络 作者:可乐茶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9 15:06:21

齐丞穿进脑残同人小说中,好死不死的跟死对头梁驳纠缠在一起。该如何在书中生存?又该如何回到现实?他脑中自动生成规则:在梁驳面前,只能说反话。在媒体面前,不能解释流言蜚语。在自我管理上,要保持乖巧人设且身体不能受伤。于是,齐丞在被送到死对头梁大影帝家里,又倒霉催的被狗仔拍到后,他只能乖巧的依偎在梁驳怀里,被迫听着某腹黑男的胡话:“既然

在线阅读

齐丞穿越了,此时他正在一艘豪华游轮VIP客房区的走廊里,被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捏着下巴灌酒,他反应过来后,挣扎着吐了对方一脸。

“*!敬酒不吃吃罚酒!”中年男人狠狠的把他按在墙上,怒道:“装什么清高,你以为你还是风光无限的影帝?一个破烂赔钱货,劳资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脸!”

齐丞眼底烧着火,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就凭眼前这种外强中干的老男人,他一拳能打倒俩。他正预这么做,可手刚举起,头突然就是一阵钝痛,浑身软到不行。

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他穿进的是一本《反攻不成反被X》的恶趣味同人小说,并被强行限制乖巧的人设不能崩塌,否则就会头疼欲裂,再无法回到现实中。

“就你这弱鸡小身板也想反抗?”中年油腻男把手中的红酒尽数淋在他的垮下,**的说:“湿了,现在得脱了吧?”

他不能揍人要怎么反抗?

齐丞焦躁的望向四周,刚好看到一个接电话的男人经过,于是他用尽全力推开中年油腻男,从那人身后夺过手机就往地上摔。

男人没说话,但那慑人的目光足够让肇事者胆颤。

齐丞心里咯噔一下,到不是被吓到,而是眼前这个人,正是他的死对头梁驳!

真是点背,换任何一个人,他都有办法求助逃脱,唯独这个性子凉薄的冰块脸,这让齐丞倍感绝望。

“哎呦,这不是梁大影帝嘛,怎么没去宴会厅,您可是主角。”还未等齐丞开口,中年油腻男反倒先攀谈起来。

闻言,梁驳只缓缓撩起眼皮扫了他们一眼便欲走人。

可就这一眼,齐丞急了。

旁人分辨不出梁驳的情绪,可齐丞却察觉到那冰冷目光中,眼底所闪过的微弱涌动。

那是一种不屑,对此情此景的蔑视,对他齐丞的不耻。

齐丞有些上火,但碍于他想脱身,只能忍下,于是忍气阻止道:“等等。”

梁驳站定,挑眉看向他。

“那个,我赔你手机,你跟我回房……”

“不用。”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齐丞狠狠的瞪了梁驳一眼,却那人直接无视了。

**,果然是故意的。

油腻男也看出梁驳懒得管闲事,立刻眼睛一亮,殷勤的说:“您忙您的,手机我通知人马上给您送去部新的,至于齐先生……这里我熟,就由我,”老男人的目光在齐丞身上游移,**的拉长了尾音说:“带他去换衣服。”

齐丞眉头紧拧,VIP区本就鲜少有人经过,梁驳一旦离开,到时候可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不能让梁驳走成为齐丞此刻唯一的想法,他死死的抓住梁驳的手臂,压低声音道:“帮我个忙。”

“哦?”梁驳眯了眯眼睛,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在外面尝到苦头,知道回来求我了?”

齐丞不懂这话的意思,也没心思猜,此刻他只想脱身,于是他又靠近了梁驳些,委曲求全的低语:“求你。”

可这时,他的手腕却被一只咸猪手握住。

油腻男仗着梁驳无意管闲事而变更加肆无忌惮,他目光贪婪的在齐丞的下半身上游移,污言秽语脱口而出:“齐先生都湿成这样了,还是赶快跟我回去,梁老师可是大忙人,别耽误人家正事。”

齐丞被恶心的不行,可他身体尚处在无力的状态中,根本挣脱不了,他还没反抗几下,就被油腻男扯了回去。

“别抵抗了,他不会救你。”油腻男在他耳边低语,“听说你欠了不少钱,最近日子不好过吧?别妄想勾引影帝,就你这身价人家可看不上,不如跟了我,把劳资伺候舒坦了,心情一好说不定多给你几百块,哈哈哈哈哈……啊!!!”

突然一阵杀猪般的惨叫,抓着齐丞的那只手,已经被折成了一种诡异的角度。

“梁,梁……您,您这是,啊!松,松手,疼疼疼疼疼……”

周围的气压骤降,梁驳的脸上仿佛镀上了层冷霜,他手上的力道不但未松,反而又使劲的向上折了折,引来更惨烈的叫声。

杵在原地的齐丞没料到梁驳会出手,甚至还一副跟油腻男有深仇大恨般,差点废掉人一只手臂。

这还不是最令齐丞惊讶的,更令他费劲的是,一张房卡突然递到面前。

他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向梁驳。

“306。”对方冷冷的说。

齐丞下意识接过,而紧接着又是一件西装外套砸向他的脸。

“遮住!难看死了。现在,立刻去我房间把衣服换了。”梁驳的语气不容反驳。

劳资为毛要听你的?!

可这话他也就心里想想,就现在这副狼狈的模样,他才不会傻到跟神经病较劲,于是齐丞把西装往腰上一围,转身就跑。

还没跑几步齐丞就在转角处撞上了人。

“诶?李哥?”

李哥是齐丞的经纪人,齐丞看清人后松了口气,问:“房间定好了吗?我要去洗个澡。”

“309。”李哥说。

“VIP区?”齐丞觉得不可思议,公司怎么会好心给一个过气影帝定这么高级的房间。

“公司的意思很明显,希望你能想明白。”李哥无奈道。

“连你也……”齐丞眉头紧锁。

书中他是一个已经糊穿地心的流量影帝,身负重债8个亿,被迫接受潜规则,用身体换资源求再次上位,不成想却被洗吧洗吧扔到梁驳床上,公司想利用他给对家摇钱树制造污点,从此沦为拉垮对家公司的工具。

以齐丞的性子,自然不会任人戳圆捏扁,更不可能卖身求全。听到自家经纪人的话,齐丞变得戒备起来。

李哥看出他神态不对,忙道:“瞎想什么呢,我当然是向着你。但现在是特殊时期,你最好装装样子,别跟公司闹得太僵,否则连斡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齐丞刚在梁驳那受了气,这会儿让他配合公司讨好梁驳,那纯属是往枪口上撞。

果然下一秒齐丞就炸了毛,“没门!要去你去。”

他把梁驳的房卡塞到李哥手里,“顺便把这个还给那个死变态。”

李哥看着手里的房卡,目光一闪,收进口袋,随后就看到齐丞又退了回来。

“我房间的房卡。”齐丞伸手道。

这回李哥也不劝,给了房卡。

看着齐丞径直走向309,开门进去后,李哥才缓缓的拨了下房门上的数字,就见那别扭9瞬间恢复正常,309变成了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