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ABO]诱A计划

[ABO]诱A计划

[ABO]诱A计划

来源:网络 作者:软枝黄莺儿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8 17:39:31

《[ABO]诱A计划》小说的主角是唐沅江淮之小说精彩试读:唐驰遥遥地看着少年紧闭的房门,拍了拍身边人的肩,感伤道,“唉,沅沅都不理咱们了,不会在学校是谈了男朋友吧?”“应该没有吧,这我也没把握啊。”唐晔一听他这么说,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都好久没见唐沅了,可不想唐沅一回来就带来个给他们找了弟夫的消息,他觉得唐沅还小着呢,估计不会想这些事儿。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这个决定或许看起来轻率,但唐沅其实早在来到奉江集团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他,一定要嫁给江淮之!

唐沅虽然从小娇生惯养,在唐家说一不二,却明白自家**虽然对他百依百顺,但在对待omega的名节上是格外看重的。

婚前x行为在他**眼中看起来都是十恶不赦的事情,alpha做尚且是不要脸,omega要是做了那就是更不知廉耻了。

要是还未婚先孕的话,在他**的理论里就应该像古代一样被浸猪笼。

唐沅想想等自己肚子以后慢慢不在平坦、瞒都瞒不住了之后的后果,就不敢再想下下去了,他必须得为自己找个孩子他爹。

而眼前,就有个现成的娃儿他爹。

虽然比自己大了点、看着不好接触了点,但谁让唐沅看到他的长相就已经心猿意马,再加上男人那一身健硕的肌肉和裹在西装裤下修长有力的长腿、从他身上慢慢散发出来的浅浅的松枝信息素的味道,一切都让唐沅心跳得很快。

他要这个男人当他孩子的父亲,更何况,这孩子本来就是他弄出来的,他要负责。

唐沅脑子里转得很快,最多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他怀孕的事情就瞒不住了,他要在三个月之内把江淮之搞定!

唐沅在学校里还是个蛮有名气的系草,他本就年轻,才刚刚十九岁的年纪,鲜嫩得像是雨后蒙着露水的青翠草叶,那婴儿肥的雪白双颊和清澈的眼睛又让他看起来完全没有一点儿成年人的世故,满满的都是孩子的娇憨。

他仰着头满是笑意地看着江淮之,眼神中满是仰慕,这样不自觉的依恋的表情最动人心,唐沅一直知道。

江淮之和他对视几秒,便移开了视线。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仍是淡淡地,但唐沅能感觉到空气中的alpha信息素味道又浓了,“好,我欠着你的。”

“那就拉钩。”

唐沅想,他们这种早就在社会摸爬滚打的大人肯定是没什么童心的,看到他那么天真烂漫又漂亮清纯的男大学生不心动才怪嘞。

唐沅自己不是一个很幼稚的人,但为了泡男人,他觉得自己偶尔幼稚一下也是无伤大雅的。

“如果反悔的话是小狗哦!”唐沅又补充道。

江淮之用一种平静的目光看着他,没有伸出手,只是微微颔首,给了一个及其简短的回应,“嗯。”

嗯?

这就没了?

唐沅感觉自己这个可爱卖得不太成功,至少,从江淮之的反应来看就不成功。

来不及垂头丧气,唐沅在心里为自己加油鼓气,再转变套路就好了。

少年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露出一排雪白的贝齿,朝他笑着说,“那,我们就开始谈生意吧!”

前些天才刚刚滚到一张床上的一夜qing对象,今天就对坐着满脸严肃地谈商业问题,这种情况有点奇妙。

江淮之虽然还懊恼着自己认错了人搞了个乌龙的事情,但看唐沅依旧神色自若,不像是因为失了名节而哭天抢地的人,本来觉得棘手的事情变得轻易起来,但也不能就此就放宽了心。

江淮之拿起他带来的策划案随手翻着,压着眼皮,不时看一眼少年的表情。

男人不动声色地问,“这些都是你做的?”

“是啊。”

唐沅还挺自豪,他是第一次代表家里来谈生意,虽然这就只是个要见江淮之的幌子,但总不能做得太糟,这些都是唐沅熬了两个通宵才做出来的呢。

“怎么样?还不错吧。”唐沅满怀期待地问他。

“不错。”江淮之说。

男人脸上毫无波动,嘴上说着不错,心里却已经想,这要是他下属做出来的东西,他早就把这人给开了。

江淮之又想起唐驰说不用把他家沅沅说的话当真,一切都哄着他之类的话,再看看他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禁问,“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啊,画画儿的。”唐沅眼睛弯弯,说,“画油画。”

“油画……”

男人的眼眸蓦然暗了暗。

“怎么了嘛?”唐沅问他,他感觉江淮之好像对他学的这个专业的态度很微妙。

“没什么。我很喜欢油画。”

唐沅从小就对家里的生意一点都不感兴趣,一看那些企划案头都要大了,所以就直接当了艺术生。

他在家里一贯受宠,**只是逼着他那些alpha哥哥们学了金融法律之类要和企业有关的专业,对他则没有管束。

唐沅逍逍遥遥地活了十九年,第一次,栽到江淮之这儿了。

他忐忑地等着江淮之的回应,意料之外地,江淮之把他做的那些企划案都收下了。

男人说,“可以,先放这儿吧。你们那边什么时候会有人来签合同?”

“啊,真的呀!”唐沅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做这种商业上的东西就成功了,他还傻乎乎地不知道是自家小叔提早跟人打了招呼了,说,“那我回去问问我小叔叔,这事儿是他管的。”

“好。”

江淮之微微颔首。

唐沅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识趣地告辞了,便乖乖起身,说,“那我就先走了,你继续忙吧。”

他一向很有分寸,表现得很大度,似乎对自己偶然喝醉之后的事情不是那么在意,也没打算怪江淮之,这种分寸在江淮之那里看也许是懂事,在唐沅这里却是以退为进。

他知道,不用自己提醒,江淮之也会记得还欠自己一个要求的——

唐沅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他悄悄地换了拖鞋,对着赶过来帮他脱外套的女佣竖了根食指在唇间,小心翼翼地说,“嘘,小筝姐,你小点儿声,别让我**他们听到我回来了。”

小筝比他小一岁,却看着还比他要成熟许多。

她点点头,将声音放低了,帮着少年把外衣脱了,又问他要不要喝茶,得到了不用的回复后,轻声问他,“小少爷,您这次这么回来那么晚?你都好些天没回家了,今天唐老先生都还念叨你呢。”

“学校里有事儿,走不开。”

唐沅随便编了个理由。

他能说什么?说自己是怕被家里的alpha哥哥们闻到自己身上有陌生alpha的信息素味道所以不敢回来,躲在同学的宿舍里躲了将近一个月么?那他估计要被家法伺候了。

虽然说唐沅从来没被动过家法,但想起见过的alpha哥哥们被罚的样子,都忍不住打颤。

唐沅跟着小筝轻手轻脚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刚走上了二楼的楼梯,在拐角处就看到了正从书房里出来了叔侄两人。

“……”

四目相对,唐沅只好硬着头皮小声叫了声,“小叔、大哥。”

“沅沅?”

两个穿着西装打着领结的高大alpha在出书房门时还是一脸严肃,却在看到少年的那一刻,几乎是同时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令人忍俊不禁。

其中,看起来较为年长一些约莫三十岁左右的alpha是唐沅的小叔,唐驰,而面容更年轻些的是唐沅的大哥,唐晔。

唐驰看着他身上还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皱了皱眉,问,“老江把你留那儿了?”

“没!”

唐沅是因为懒得换衣服,所以还是穿的那一身去见江淮之时的西装。

他在见过江淮之后就在附近的商业街逛街,特意溜达到了十点多才敢回家,就是怕碰到他们,到时候又得被问为什么这一个月没回家。

但现在既然都碰到了,唐沅也躲不过,便主动问起来,“小叔,大哥,你们在谈什么呀?怎么那么晚了还没睡?”

他只是随口一问,但那两人对视一眼,表情都不太自然。

唐驰在心里腹诽还不是你这小没良心的么,非要一时兴起做什么企划案去和奉江集团谈项目,结果做出来的一堆东西都乱七八糟,他们只好连夜赶工帮他解决这烂摊子。

唐晔怕伤到omega的自尊心,转移了话题,道,“沅沅你吃饭了没?饿的话,哥让厨房帮你做,空着肚子就睡觉会不舒服的。”

“啊,对。”唐驰也关切地道,“你都一个月没回家了,回到家里先好好养一养。看咱们家沅沅,在学校里待一个月小脸都瘦得没多少肉了,等明天你奶奶看了就要心疼了。”

“没,我吃了。”

他们越是这么关心自己,唐沅越觉得对不住他们。

要是这未婚先孕的消息被人爆出来了,丢的是整个唐家的脸,唐沅只能低着头局促地说了一句,“我、我先回房间了。小叔、哥哥,晚安!”便急忙溜走了。

小筝也朝两人点点头,转身回去了。

唐驰和唐晔面面相觑,留在原地。

不知是谁先叹了口气,叹气声此起彼伏,越来越沉重。

唐驰遥遥地看着少年紧闭的房门,拍了拍身边人的肩,感伤道,“唉,沅沅都不理咱们了,不会在学校是谈了男朋友吧?”

“应该没有吧,这我也没把握啊。”唐晔一听他这么说,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都好久没见唐沅了,可不想唐沅一回来就带来个给他们找了弟夫的消息,他觉得唐沅还小着呢,估计不会想这些事儿。

“最好是没有,要是有的话……呵呵,我倒要看看那小兔崽子是谁,敢碰我们家沅沅。”

“……”

唐晔默默道,“要是有的话,我先把其他几个喊来。”

“喊来干嘛?”

“群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