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来源:网络 作者:五所谓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8 16:32:02

《这剧情发展不对啊》小说精彩试读:拿了药后,男人打了个电话,十五分钟后有人开车来了,男人抱着他上了车,萧逸在车上迷了一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早上醒来的那个屋子了。“醒了?”萧逸向声音发源处望去,就看见穿着灰色浴袍的男人向他这边走来,看样子应该是洗过澡了。“嗯。”萧逸应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唉你别哭啊,我还没说完,虽然有可能,但是这种几率很小。”医生看他一副要哭的样子,赶紧打住。

“我来给你检查一下腿,问你什么你答什么,知道了吗?”医生看了一下萧逸,说道。

“嗯嗯。”萧逸擦了擦眼眶的眼泪,赶紧点点头。

医生掀开盖住萧逸腿的被子,然后双手轻轻的按了按萧逸的左腿。

“痛吗?”

“不痛。”萧逸摇摇头说。

“这边呢?”医生又摁了摁右腿。

“也不痛!”萧逸如实回答。

“那你有感觉吗?”医生一边摁一边问萧逸。

“有一点点,就是能感觉到手在腿上摁,然后有一点点酸,然后就是使不上力。”萧逸仔细的感受着,说出自己此时腿部的感觉。

“我检查完了,初步来看,他的腿没有骨折,但是他也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光靠用手摁,看不出来什么,建议你带他来我那里用仪器检查一下。”医生一边说,一边又摁了几下。

“现在一起去你那儿吧。”男人说。

萧逸则是一言不发,要用仪器检测,应该是很严重了吧?

心里一阵发酸,自己真的是倒了什么霉啊,先是随礼白花了两千块,又是喝醉被陌生男人上了,现在还有可能瘫了。

天呐,我才25岁啊,大好的年华才过三分之一,为何上天要如此对我!

就在萧逸在内心哀嚎的时候,这边男人和白大褂陈医生已经意见达成一致。

男人走到床边抱起萧逸跟在陈医生后面,而萧逸突然被抱起,心里一惊,害怕自己会掉地上,双手顿时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脖子。

又因为对方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长得帅的男人,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并且前一天还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萧逸不免有些害羞,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男人,只好把头埋在男人的胸前。

男人抱着萧逸上了陈医生的车,一路上,萧逸都沉默不语,车上的气氛异常的尴尬,不一会就到了陈医生说的医院。

这是他们市里面赫赫有名的医院,里面的医生都是顶级的,很多外地人不远万里的来这边求医还不一定排的上号。

萧逸只知道这里很多医生都是获得过很多医学界的奖项的,这么看来,突然觉得走在前头的陈医生有点眼熟,听那个男人叫他陈医生,莫非,他就是那个年纪轻轻就连续获得六个中华医学奖的陈医生陈院长?

我的天,我仿佛知道了些什么厉害的事!萧逸在心里惊呼。

“想什么呢?”男人看到萧逸写满了惊讶的脸。

“没,没有。”萧逸还是有些不敢看男人的脸,低头继续埋在男人的胸前。

而此时的萧逸又被自己心中的一个想法震惊了,如果陈医生真的是陈院长的话,这个男人一个电话就能把陈院长叫过来,他们难道是亲戚?陈院长的亲戚?

我的天,萧逸觉得脑子有点缺氧,他长嘘了一口气。

刚进医院,路过的医生护士见到陈医生都礼貌的喊了一声院长,这也验证了萧逸刚刚内心的假想,这个抱着他的男人,身份一定不简单吧。

男人抱着萧逸跟着陈院长去做了几个检查,到底检查了啥,萧逸也不懂,他平常很少去医院,平常人家一般发个烧感个冒什么的都是自个儿买个药吃就好了,去医院的话花费太高了。

做完检查男人把他抱到了陈院长的办公室,陈院长敲打着电脑,似乎在写什么。

“姓名?年龄……”陈院长问。

“啊?…哦!萧逸,25……”萧逸懵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人家这是在给他写病历呢。

“就目前的检查来看,你的身体没什么大碍,没有骨折,没有创伤,也没有搭错神经线。昨天有没有做过什么激烈的运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陈院长抬起了头先是看了一眼萧逸,而后看着萧逸旁边的男人。

“床上运动算不算?”男人沉声说,脸不红心不跳的。

“咳、咳咳咳咳。”萧逸听到男人的话,瞬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萧逸怎么也想不到他就这么无所谓的说出来,我不要面子的吗?

“多久?”陈院长停下了敲键盘的手,定定的盯着男人问。

“不记得了,反正不会很短,我带他回家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男人挑了挑眉。

萧逸在旁边听的一愣一愣的,感情陈院长问的是做了多久?就这么轻松的问出口?城里人这么开放的吗?

昨晚刚去到酒吧时才十一点,喝了一个多小时酒,后来什么时候去的厕所,萧逸记不清了,可是就这也好几个小时了吧,这踏马还是人吗?怪不得浑身疼的要死,王八蛋!

萧逸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的男人,正好看到男人挑眉的动作,萧逸更气了,现在是炫耀你时长的时候吗?大哥能不能拜托了搞清楚,现在在讨论我瘫没瘫的事啊,这才是重点,重点好不好。

两人完全不顾萧逸此时恼怒的脸,继续聊他们的。

“年轻人啊,在这个年纪有生理需求很正常切莫纵欲过度啊!节制一点!”陈院长换了一个慵懒的坐姿,用了跟他坐姿一样慵懒的口气说。

“所以?”男人问。

“没什么大问题,大概就是第一次,又做太狠,所以导致了他下身脱力,造成了站不起来的假象,他只是没力气站起来而已。”陈院长撑着下巴,挑了挑眉说。

萧逸下巴都要惊掉了,现在的人说话都这么直白的吗?

在听到站不起来的假象时他松了一口气,不是瘫痪就好,幸好幸好!但当他仔细把整句话串联起来,不由的涨红了脸,该死的,今天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用不用我帮他检查一下后面?”陈院长试探的问。

“不用不用!”听到这,萧逸哪里还淡定得起来,使劲儿挥手拒绝,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后,萧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太丢脸了。

“不用,我自己会看,你只管给他开药就可以。”男人看了看旁边憋红脸的萧逸,轻笑一声说。小家伙还挺害羞!

“那好吧,我就给他开点事后药吧,怎么用自己看说明书。”陈院长说着又敲起了键盘,应该是在开药吧。

拿了药后,男人打了个电话,十五分钟后有人开车来了,男人抱着他上了车,萧逸在车上迷了一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早上醒来的那个屋子了。

“醒了?”萧逸向声音发源处望去,就看见穿着灰色浴袍的男人向他这边走来,看样子应该是洗过澡了。

“嗯。”萧逸应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现在还不是跟他杠的时候,何况要是真杠起来,就人家这家世,捏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轻松吧?还是乖乖的等好起来赶紧离开这里。

“洗澡吗?我可以抱你去顺便帮你洗。”男人在他床边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