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完本简然陈熠小说

完本简然陈熠小说

完本简然陈熠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码字姬siren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7 16:17:16

完本简然陈熠小说是《三室两厅儿》小说试读:江沥一出来看他什么都没拿,以为他不走了,只是和每次一样吵架了就下楼散散心呢,心中的忧虑便缓和了不少。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是把简然那些东西都放回去了,可是因为这些整理衣服的事平时都是简然在做,他乱七八糟的放了一通搞得屋子里一团糟。

在线阅读

简然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江沥要带他去附近一家网红私房菜。因为离得不远,所以两人决定把车子停在地下走着过去。

过马路等红灯的时候遇见了发传单的大学生,简然脾气很好,不管什么传单都接过来,所以眼前这女孩子的也不例外。

“先生,要不要看一下房子?户型很好的,三室两厅,临近地铁,五星级酒店式物业,最低价9800一平起,买顶楼送阁楼,买一楼送小花园。”

“不用了谢谢。”不等简然伸手,江沥就接过两张传单毫不客气的扔进旁边的**桶。虽然简然最后也丢掉,但是觉得江沥这样当着人家面就扔还是有些不太礼貌。

江沥却挑了挑眉毛,问他有什么区别。

“反正······就是不一样的。”简然自己发过传单,他知道那种滋味。

来到店里,因为情绪有些低落,再加上没有好好休息,点菜的时候简然有些敷衍。江沥看他半垂着眸子倚在凳子上,以为他不想吃这家,便放下菜单要带他走。

简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要走?你好不容易才预约上的。”

江沥说看你不是很想吃。

“没有啊。”简然揉了揉太阳穴,“只是有点累,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我记得他家的三杯鸡挺受欢迎的,点个这个吧。”

江沥又从单子上选了两个招牌菜,让服务生把热柠檬水换成冰的来,他记得简然只要不舒服的时候就喜欢喝冰水。

等菜的时候,江沥打开手机玩了把游戏,正想给简然显摆一下战绩的时候发现简然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难怪,他今天这么早起,昨天又没睡好,肯定是困了。

可是简然的工作他今天也看了,根本就没什么难的,就是简然太当回事儿了。衣服这东西,喜欢的人自然会买,不喜欢的人就算是说出天花来人家也不要,他打算一会儿说说简然。

“醒醒,菜齐了。”

简然迷迷糊糊的从桌子上爬起来,看着旁边还没漏完的沙漏,夸他们家上菜还挺快。

吃着饭,江沥给简然夹了一筷子菜,漫不经心道:“你们店的情况我大概知道了。我在你们店办了卡,还预存了些钱。以后出了当季新品你就从我的卡上走。”

听他这么说,简然挺高兴:“我就觉得我们品牌的衣服还是很适合你的。我最近从内部画册上看见了秋季秀款,有两件毛衣和西装外套很适合你,到时候帮你留着。”

“你看着来就行。”江沥见他听话也心情好了不少,“以后你业绩完不成就从我卡里刷,遇上那种麻烦的人不愿意接待就推给别人了,省的天天把自己累成这样。有那些时间,多在家里休息休息。你看你最近累的,都不好好做饭了。”

简然听到这,筷子停在半空中,问他什么意思。

江沥寻思话直接说开了也好,便直接挑明了:“我其实不太喜欢你现在的工作。就是吃青春饭而已,也没什么上升空间,再过几年你年纪大了肯定就不爱用你了。”

简然听着听着就笑了,问江沥还有什么话一起说了吧。

“你现在一个月的工资加提成多少,我就给你多少零花钱。以后你的班想上也行,每周挑不忙的时候去几次,其余时间就在家吧。你要是觉得太清闲,等我有空去陪你挑一只猫,我觉得英短或者布偶都挺好。”

“说完了吗?”

江沥点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那轮到我了。”简然敛了笑容,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抖,“江沥,你了解过我的公司吗?你知道我的业绩吗?你想过我为了做到店长做过多少努力吗?”

一连三个盘问,让江沥有些措手不及。

他确实······不知道的。

简然对他的沉默更加失望:“江沥,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的钱?”

“你可能没注意,每个月我都按照咱们小区的房租再给你打钱。如果你不信,可以现在拿出手机看看账单。”

“还有水电物业,我也都按时再交,从来没有麻烦过你一次。”

“你说我最近不好好做饭了,我承认。但是我提前跟你打过招呼,我最近在参加店庆很忙,让你出去吃,是你自己非要让我给你做饭。我没办法,只能弄点不爱坏的东西放在冰箱里让你热着吃。”

说到这里,简然觉得自己这些话有些多余。

两人同居这两年来,他做什么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又不是江沥逼他的,现在说出来好像两个过不下去的夫妻,在婚姻破产时候歇斯底里清算彼此谁付出多少的样子。简然在自己心中发过誓,真要是有一天和江沥磨合不下去了,绝对不会拿这些东西来卖惨。

因为他母亲告诉过他,真心这种东西,是最不值钱的。

“我不知道你真那么忙。”

简然发现,江沥这人总是能用一句轻飘飘的话,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在这段感情里,简然觉得的和自己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比起来,江沥总是那么肆无忌惮理直气壮。而且更加可笑的是,江沥总能把自己调转到受害者的位置,反过来责怪他不够懂事。

比如现在,周围的目光正逐渐的向他们聚过来,简然觉得那些目光像针一样戳着自己的背。连刚刚上菜的服务员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好像自己才是咄咄逼人的那个。

“江沥,你喜欢我吗?”

看着他的表情江沥心中一沉,皱眉道:“你问这干嘛?”

“江沥,你喜欢过我吗?”

“没事说这个干嘛。快吃饭,吃完了我带你去看电影。”简然的眼神决绝的让江沥身上泛起一阵寒意,他不敢多看,低头拿过简然的碗要给他盛汤。

简然看着眼前的汤,淡淡的说了句电影就不看了吧。

“行,那我们直接回家。”

“江沥。”话还没出口,泪却已经把视线模糊了。简然觉得自己真没出息,不就是几个早晚要说出口的字,至于如此悲戚,让人瞧不起。

“咱们分手吧。”

江沥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随即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给简然往碗里夹菜:“这个狮子头特别好吃。他们做的时候放了不少脆骨,所以吃起来口感很丰富。你尝尝。”

“咱们分手吧。”

“你不是最近说想要喝奶盖茶吗?我来的时候看见附近新开了一家,装修还不错,第二杯半价。”

“咱们分手吧。”

“你是不是吃饱了?那咱们走吧,我来拎着东西。”

简然不着痕迹的避开他伸过来的手,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曾经他和江沥出去旅游的时候,一度想在陌生的城市牵他的手,却被江沥以周围人太多为借口拒绝了。现在他倒是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和自己的关系了。

出了店,简然没有跟江沥一起走,拦了辆出租车就回家了。他一进家门就开始收拾行李,把已经很久不用的空收纳箱和皮箱都从衣帽间里搬出来,用一件件带着回忆的东西把他们填满。

江沥也很快回了家,看见他正在收拾东西顿时起了火。他把东西扔到一边,抓着简然的胳膊粗暴的把他从地上拉起来,钳着他的下巴问他到底闹够了没有。

“闹够了。”

江沥心中稍稍放松,正想说帮他一起把东西收回去时,简然粲然一笑继续说道——

“闹了七年,终于闹够了。”

江沥看着他爬满泪水的脸格外心虚,这才发现自己还扯着他受伤的那只胳膊,赶紧松开他,忙说对不起。

“没事。你又不是故意的。”简然继续蹲下去叠衣服,“我习惯了。”

听见他的话,江沥一时间觉得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脑袋里嗡嗡作响。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但他下意识觉得是不能让简然走的,便把简然收拾好的东西又从箱子里拿出来,抱到衣帽间里去。

简然看见他这样子,索性不再收拾行李了,进卧室找齐了自己的证件和手机充电器便走了。

江沥一出来看他什么都没拿,以为他不走了,只是和每次一样吵架了就下楼散散心呢,心中的忧虑便缓和了不少。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是把简然那些东西都放回去了,可是因为这些整理衣服的事平时都是简然在做,他乱七八糟的放了一通搞得屋子里一团糟。

忙乱之中,江沥失手打翻了旁边生着百合花的玻璃花瓶,水洒了一地,眼见着就要弄湿简然的衣服。

江沥想要找个拖布来擦一擦,可是到洗手间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便只能拿着一包纸抽回去把地上的玻璃渣和水渍清理干净。

好不容易擦干了地,江沥觉得心里有些发堵便去阳台上透气。他点上一支烟靠在栏杆上慢慢的吸着,忽然发现拖布就和扫把一起放在洗衣机的旁边。

江沥这才发现,自己对于两人的家,原来知之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