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三室两厅儿

三室两厅儿

三室两厅儿

来源:网络 作者:码字姬siren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7 16:25:02

《三室两厅儿》小说的主角是简然陈熠小说精彩试读:他看过简然站在店里服务顾客的样子:浅灰色的燕尾马架,黑色笔挺的修身西裤,白衬衫熨得平整妥帖没有一丝褶皱,缎带小心的把领口拢起来,包裹着那段他舔咬过无数次的皮肤。这样的简然光是站在那里,就像一朵临河盛开的金盏水仙般清澈鲜嫩,江沥敢说,但凡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自己的人在外面跟个开屏孔雀似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快凌晨三点了,街上的车特别不好打。简然站在路边半天也不见有一个出租车过来,便回去骑上自己的小电动车。

路上人少车少,简然又心急所以骑得很快,忽然有一只的猫从路中间横穿而过,简然躲闪不及赶紧刹车,没想到路面不平颠了一下,他连人带车甩进了旁边的绿化带里。

简然躺在地上两眼发黑,半个身子都是火辣辣的疼,望着路边昏黄的街灯脑子天旋地转,半天才缓过神。他撑着身子坐起来,手机又响了,是江沥打来的,问他怎么还不过来。

“就快了。不好打车,我骑车过去的。”

“……那你慢点,注意安全。”

“嗯。”

简然试探着慢慢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和手上的土。胳膊有些疼,简然玩起袖子借着路灯一看,倒是没破皮,不过肿起来老高。他咬着牙活动了两下,确定没有骨折后,拖着已经崴了的脚一瘸一拐的扶起电动车。电动车摔丢了一个后视镜,把手也有点松了,不过还能骑。

简然跨上晃晃悠悠的电动车,继续往酒吧去。

一进酒吧,简然就看见安若光伸长了脖子在卡座里向他招手。他走过去正想问江沥人呢,就被一团人影扑倒在沙发上,正好压到他摔的地方,疼的简然倒吸了口冷气。江沥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脑袋继续往他的脖子上拱,简然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发顶,叫他先起来还有人看着呢。

“安若光不算人。”江沥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一样的洗衣液,简然身上的就更好闻。

安若光骂了句白眼狼,就帮着简然一起把江沥抬到后座上。安若光带来的那个男孩帮他拉开车门,看着简然有些虚浮的左脚,问他是不是扭着了。

“嗯。下楼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简然随意应付着。

男孩又开口道:“那你开车方便吗?我今天没喝酒,不如我开车先送你们两个回去吧。”

望着他清澈的双眼,简然这时候才发现,这个长得极漂亮的男孩子是真的关心自己。

已经在附近订好酒店安若光一听,连忙把男孩拉过来:“Cindy,那是人家两口子的家务事,咱们就不掺和了,乖。”

“嗯,我没事,你们也早点去休息吧。”简然跟他们打完招呼后就开上江沥的车走了。

望着已经走远了的车,Cindy问了安若光一句,他们住的地方是电梯楼吗?

“是啊,怎么了?”

Cindy指了指路边一辆电动车没再说话。安若光看了两眼觉得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瞧那辆车摔的有点严重。

“你是说,简然来的时候是骑车摔到了?”

Cindy点了点头:“而且感觉他像是那种有事儿都自己憋着的人,并不打算让江沥知道。”

“行,我心里有数了。”安若光拦着Cindy的肩膀亲了他一口,“下面该办我们的正事儿了。”

扶着江沥坐上电梯的时候,简然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了。去酒吧的时候他心里着急,摔倒后只觉得左半边身子有些麻,可是等他进酒吧后江沥把自己将近一米九的身子扑上来时,他才觉得疼痛像被点燃了一般,迅速而激烈的从身上蔓延开来,手腕也止不住的发抖。要不是后来安若光帮着,他估计自己一个人都把江沥弄不到车上。

回来的时候江沥酒已经醒了三分,可以牵着他的手摇摇晃晃的上楼了。只是还粘人的很,因为这个时候电梯里没人的缘故,索性直接从身后抱着简然不松手。简然躲了两回,江沥不高兴了,更用力的把人圈在怀里。简然挣脱不开,只能咬牙拖着他回家。只是没想到一进家门,简然就被江沥按在了门上。

江沥用自己的鼻尖抵着他的鼻尖,带着酒气的滚烫又粗暴的吻接踵而至,都不给简然拒绝的空间。

“很晚了,去睡吧。”简然把自己的重心往右半边移,忍着痛举起左手抚了抚江沥的背。

江沥点点头,跌跌撞撞的拍亮了玄关的灯,往卫生间里走。简然不放心连忙跟了上去,看见江沥站在淋浴房里打开了淋浴喷头,因为水还没热起来冰的他骂了句脏话,然后开始手脚并用的扯衣服。

简然连忙上去帮他,一边调水温一边哄他,说洗完澡就去睡觉好不好。江沥点点头,忽然抓住了简然的手:“你的手怎么破了?”

听他这么一说简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刚刚摔倒的时候擦伤了,怪不得淋水的时候有些疼。简然没敢说自己摔倒了,只说了句没事就继续调花洒。正当他准备给江沥打沐浴露的时候,江沥却把他推出了淋雨房,让他别碰水了。见他清醒了不少,简然又嘱咐他记得吹干头发再睡后就出去了。

江沥洗完澡后走进卧室,看见简然还亮着床边的夜灯,但是人已经睡着了。简然侧躺着,正好用背面对着他,这让江沥有些不高兴,于是他便有些故意的从简然的身后抱上去。简然嘤咛了一声但并没有醒来,似乎已经睡的很沉了。江沥不死心,又把腿搭在简然身上。

“江沥…你起来点,我身上疼……”

现在江沥看上去像个没事人似的,其实还在醉着,所以他没听出来简然话语里的痛苦,只是本能的觉得用这样软绵绵的声音哀求他的简然很可爱,于是他稍微放开了简然一点,然后嗅着他后颈上的发香满足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江沥是被渴醒的。不过他觉得头晕的厉害,并不想下床喝水,嘟囔了一句“老婆,我想喝水”,可是半天没人理他。

他有些不满,将手伸到简然那边摸摸,已经凉下来的被窝加剧了他的不满。揉了揉脑袋,江沥披上睡袍及拉着拖鞋去客厅找水,看见简然已经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了。

江沥闻着饭香心中的不满消退了不少,舔舔发干的嘴唇倚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简然将葱花切的细碎后洒进紫菜蛋花汤里,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起?”

“昨天下午跟小张换班了。”简然把汤盛进碗里递给已经伸过手来的江沥,“电动车停在酒吧附近了,得早走一会儿坐公交去。”

江沥发现简然是真喜欢他这份工作。还是管培生的时候简然就起早贪黑的上班了,为了多学习学习,别人一周上五天他上七天,早上提前去晚上最后走,店里的穿衣镜和地板他打理的比家里的都干净。自从两个月前他通过了考核从副店长升级为店长后就更加不敢懈怠了,为了上班不迟到不堵车,他还特意从小区业主群里买了个半新的电动车。

不仅如此在江沥印象里,简然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累。从大学起,简然就是整个楼里起的最早的,因为要去学校食堂上早工,不仅管饭给的工钱还比中午和晚上的多。只要没空的时候简然就会出去兼职,在别的大学生还在逛街喝奶茶和路边人偶拍照的时候,简然就已经从服装店导购、奶茶店收银和新店开业的迎宾人偶都做了个遍了,所以每次江沥约他看电影都只能挑晚上八点以后的场次。

江沥不止一次的想象,他那一米七五只有一百斤的小身板是怎么扛起来那么多工作的,每天忙得团团转,就像一只小陀螺。直到两人从学校里出来同居后,他才发现简然也会累,有时候居然会在做着的时候抱着枕头睡着。那时他会有些恶劣的加重力道,把简然从温情脉脉中弄醒。

简然没有注意到江沥在打量自己,把包子从蒸笼里捡出来,叫他先去洗漱晾晾在吃。今天是周六,江沥不着急上班,从沙发的外套里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第一条就是安若光发来的微信:“简然昨晚接你的时候骑电动车摔倒了。你有空的话带他去医院看看吧。”

江沥看完后皱了皱眉毛,回了句“知道了”,合上手机看着厨房里还跟个没事人一样忙前忙后的简然,又补了句“谢谢”。

吃饭的时候,江沥看着简然白净手背上格外醒目的擦伤,沉声道:“昨天晚上摔着了?”

“嗯。骑的有点快了。”简然不自觉的把受伤的左手缩到桌子底下。

“怎么那么不小心。”

见江沥伸手,简然便畏畏缩缩的将左手递过去。这么一细看江沥发现他不光手背有伤,手腕也有些肿。

“别处呢?”

“别处没有了。”

简然只要一撒谎,就会下意识重复他的话。江沥眉头拧的更紧,握着简然的手轻轻的将他的衣袖挽起来,发现手肘处还有片淤青。

“你今天别上班了。我带你去医院。”

听江沥的口气,明显没有给简然商量的余地。但是简然还是硬着头皮劝说道:“江沥,咱们下午去好不好?你正好昨晚喝酒了,多睡一会儿,要不该头疼了。”

“别打岔。”江沥向他要手机,“让那个小张多上一上午。工钱我出,给她双倍的。”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怎么就不是钱的问题了?如果不是为了那几千块工资,谁愿意天天站在那里伺候人。”

简然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只是让他吃完饭把碗放水池里,自己回来再洗。

江沥看听着比平时要重一些的落门声,知道他是真生气了。可江沥觉得这事也不能全赖自己。

他看过简然站在店里服务顾客的样子:浅灰色的燕尾马架,黑色笔挺的修身西裤,白衬衫熨得平整妥帖没有一丝褶皱,缎带小心的把领口拢起来,包裹着那段他舔咬过无数次的皮肤。

这样的简然光是站在那里,就像一朵临河盛开的金盏水仙般清澈鲜嫩,江沥敢说,但凡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自己的人在外面跟个开屏孔雀似的,更何况这小孔雀还没有点自觉使出浑身解数的开屏。

他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给安若光发了条微信,不管怎么着还是先把简然的小破车弄回来吧,省得他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