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路人甲总是一本正经

路人甲总是一本正经

路人甲总是一本正经

来源:网络 作者:蒲三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7 16:13:54

《路人甲总是一本正经》小说的主角是沈就时瞻小说精彩试读:那人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正低着头看书,他的刘海留的过长,巴掌大的脸被遮住了,平时似乎不是一个活跃的人,在班上几乎没什么存在感,难得的引人注意也是请了半个月假班上同学对此表示羡慕的时候。别的同学记不住他,但是时瞻能记住。他能记住班上每一个人的脸,他从小记忆就很好。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陈然一贯乐观,说句大白话就是没什么心眼。比如,他看得出来今天沈就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虽然以前的沈就也不爱说话,但是偶尔也会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而今天的沈就就像是携带了一个大型制冰机,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偏偏那长得过分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使得这份生人勿近也并没有那么具有威慑力。

沈就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和身旁这个同桌。

“你到处瞅什么呢?”陈然不解地问他。

沈就转头去看他,同桌身材微胖,不算是个胖子,但是一张小脸圆溜溜,肉多的像个大馒头。他留着一个锅盖头,配上他现在的表情,看上去略有点蠢。

他桌子上有一张数学试卷,上面用红笔书写了大大的98分,再看了一眼原身桌子上试卷的127分。

这个同桌……好像真的不太聪明。

沈就刚想继续问些什么,班上突然躁动起来,好几个同学抬起身子扬起头朝窗户外面张望,边看边前后左右讨论起来。

陈然爱看热闹,他略有份量的身体往前伸着,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你们看什么……嚯!那不是瞻神和校花嘛!”

沈就喊了他几声,陈然朝他摆摆手,“等会儿,等会儿再跟你说……看热闹呢!”

沈就有些无奈地跟着看过去,离教室大约五六米处,一男一女隔着些距离,正在讨论什么。

周围的同学议论纷纷。

“好羡慕时瞻啊,长得又帅家里又有钱,女生都喜欢他,彭笑笑也喜欢他!”

“他俩是不是有一腿啊,怎么校花老来咱们班找时瞻。”

“何止有一腿,听说他俩已经订婚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听说?你听谁说啊?别乱说行不行,瞻神怎么可能看上彭笑笑那种女人。”

“哪种女人?比你有钱比你漂亮比你身材好还比你学习好的女人吗?”

“你!!!”

时瞻?彭笑笑?这名字听起来很是耳熟。

思索一番,饶是沈就再迷糊也察觉到不对劲了,这不是《都市传说之纵横》里的角色名吗?

俊男美女本就容易吸引眼球,更何况校花校草同时站在一块,远远看上去的确非常亮眼。

两个人距离教室有一段距离,刚刚在教室门口沈就没有留意女生的长相,这会儿女生背对着她,更是看不清脸了。

男生比女生高的多,墨色的头发碰到了叶尖,他的皮肤白的似乎可以透光,却丝毫不显的女气,这得益于他深邃的五官,棱角分明,在雪白皮肤的映衬下他的淡红的唇色如血一般,眉眼狭长却显得整张脸格外的有魅力。

男生一边听着女生说话,眼睛的余光是不是瞥向教室,他似乎是看到了教室里面的骚动,默默地退后一步又拉开了和女生的距离。

两个人谈完事情,女生转过了身,可能是男生的长相过分优越,即便女生的脸可以算是个标准的美女,但是在男生长相的冲击下女生的颜值显得逊色许多。

彭笑笑心情很好,她目送时瞻回班,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还是想到了什么,只见她的脸瞬间煞白,双手不自觉的蜷缩着。

“彭笑笑刚刚在看谁啊?”

“肯定是我,我这么帅。”

“你的脸呢?”

……

沈就觉得,她在看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沈就还觉得,他大概也许可能,进入了书里的世界。

他扫过桌上的课本,上面一行醒目的大字:立海市第一高级中学。

他想了想,再三确认书里男主的高三时期,绝对没有出现一个叫沈就的人。

也就是说,他穿成了一个路人甲。

沈就松了一口,不是主要角色就好,他最讨厌被别人关注了!

时瞻刚回到座位就被一脸坏笑的顾西锐用手臂环住脖颈,“下午放学去打球啊,我约了8班那群小子,今天要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

“不了,我晚上要请假去参加宴会。”时瞻无奈地拒绝,看样子对所谓的宴会有点排斥。

“宴会?林氏那个?彭笑笑找你不会就为了这事吧?”

“嗯,我爸让她当我的女伴。”明眼人都能看出两方的家长在撮合他和彭笑笑,但问题是,他对彭笑笑真的没那方面的意思。

“**的心思还能再明显点吗?他就差把彭笑笑是他儿媳妇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你还没满十八岁呢他急什么呀!”顾西锐和时瞻从小就认识,他和时瞻是好兄弟,但他不怎么喜欢时瞻的爸爸时兆国的形式做派。

时瞻尴尬地笑了笑。

刚刚收作业严厉的英语组长,她这会儿走到时瞻课桌前,轻声地说,“时同学,交英语作业了。”

“给,不好意思,只剩我一个人没交了吧,给你添麻烦了。”时瞻从课桌里找出作业本递给女生,朝对方笑着。

组长瞬间通红了脸,显些拿不住作业本,“不......不......不麻烦。”

这差别待遇……

帅哥的魅力真是大,沈就感慨。

时瞻觉得背后凉凉的,他一向对别人的视线很敏感,他快速捕捉到视线的来源,是在校门口碰到的那个人。

那人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正低着头看书,他的刘海留的过长,巴掌大的脸被遮住了,平时似乎不是一个活跃的人,在班上几乎没什么存在感,难得的引人注意也是请了半个月假班上同学对此表示羡慕的时候。

别的同学记不住他,但是时瞻能记住。他能记住班上每一个人的脸,他从小记忆就很好。

*

沈就毕竟内心是个三十岁的男人,他很成熟。一整天下来他只有片刻的慌乱,其他时候都适应的很好。

他平静的接受了现实,既来之则安之。

可他没法一直适应下去,因为放学的时间到了,沈就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回家的路。

早上似乎是有一辆车送他上学的,但是那个时候他的脑子还很不清楚。

一中高三的晚自习上到九点,外面乌泱泱的家长与黑暗融为一体。

沈就早就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彭笑笑,她坐上私家车之前频频地回头看自己,很难不引起自己的注意。

不过他现在没心情思考彭笑笑对他关注的原因,找到回家的车才是当下的重点。

“沈小先生,这里!”马路对面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里的男子朝他招手。

沈就这才安了心。

“沈小先生,饭我已经做好了,家里也打扫干净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四十多岁的女人恭恭敬敬地和沈就打招呼。

阿姨离开之后,家里静的有些可怕。

沈就却很喜欢这样的环境,紧绷一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还是一个人的时候更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