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书之炮灰女配被逼着逆袭

穿书之炮灰女配被逼着逆袭

穿书之炮灰女配被逼着逆袭

来源:网络 作者:新新子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7 15:52:42

《穿书之炮灰女配被逼着逆袭》小说的主角是云忆辞唐爵小说精彩试读:毕竟他是李锦凝的暗卫,主要任务还是负者李锦凝这个人的人身安全,所以他觉得主子的头皮疼不疼,跟他关系不大。感觉到头皮处,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疼痛感,云忆辞一脸悲催的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毕竟穿越不穿越的,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没有自己的头皮来的重要了。

在线阅读

“郡主!”一个着急的女声从云忆辞身侧响起,“郡主您这是怎么了?”

“您别吓青竹呀!”

云忆辞听到这带着哭腔的声音,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在地上坐了起来,直接无视自己面前的青衣女子,抱怨的说:“唐果果,我都杀青了,也不知道来扶我起来庆祝吗?”

“郡主,您说什么呢?”青竹被云忆辞这话吓得忍不住手抖了。

杀青…

难道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为什么我好像听到郡主说要杀了我?

青竹害怕的看着云忆辞,心里的泪流的,都快赶上黄河的水量了。

“什么郡主?”

“小姑娘你说什么呢?”云忆辞一脸懵逼的看着青竹,“我果果呢?”

云忆辞愣愣的看着青竹,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她以为的唐果果在的方向看去,大喊:“唐果果——”

结果…

云忆辞看着周围的一切,眼珠子都不由的瞪大了。

因为…

导演、摄影机什么的,全部都不见了!

而且她现在,好像根本就不在横店里,她身边围着一群古装扮相的人,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她,好像都不是群众演员的样子。

至少这些群众,云忆辞之前一个都没有见过。

突然间,云忆辞感觉自己的脑袋瓜瓜猛的振痛了一下,一些不应该属于她记忆画面,在她脑海中像电视剧影像一样,在她的脑子里闪速播放。

云忆辞吓得连忙捂住自己的脑袋瓜瓜,一副白天见了鬼的模样。

“郡主您怎么了?”青竹担心的抓住了云忆辞的手臂,瞬间就哭了出来,“都是奴婢不好,奴婢不该带您出来的!”

“如果奴婢没有带您出来,您就不会摔了。”

“郡主,您到底怎么了?”

“您别吓青竹好吗?”青竹说完这话,哭得就收不住声了。

周围围观的老百姓见青竹这样,都担心的问云忆辞。

“郡主,您怎么了?”

“郡主您没事吧!”

“郡主,要不要我们去找楚王爷呀?”

“郡主……”

“……”

云忆辞脑袋本来就疼了,现在还听着一群人围着自己叽叽喳喳的,青竹又站在她身旁哭,心态瞬间就崩了,“够了——”

云忆辞一吼,场面瞬间稳定住了,围观她的老百姓们,都闭上了嘴,青竹也收住了自己的哭声。

云忆辞看着周围,个个都顶着一脸的疑惑看着她,烦躁的拉着青竹,“走,回王府去!”

云忆辞拉着青竹,往楚王府的方向走去。

她们刚刚呆的地方,就在楚王府附近,云忆辞拉着青竹没走几步,就走到了楚王府的大门前。

“郡主殿下——”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从楚王府里走了出来,给云忆辞行了个简礼。

云忆辞现在心情烦躁的很,只想找一个地方冷静冷静,整理一下思绪。

她在楚王府门口,听到那白衣男子问候自己,只是“嗯”了一声,随手放开了青竹,提起裙摆,按自己脑中突然多出来的记忆,自己朝着自己院子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走去。

“郡主,你…”林梓昀见云忆辞风风火火的从自己身旁走过,有些不解的叫了云忆辞一声,但云忆辞早已经走出他身旁四米远了。

“表少爷!”青竹见到林梓昀,草草的朝他行了个礼,加快步伐的去追云忆辞。

“青竹姑娘,郡主表妹怎么了?”林梓昀看着青竹匆匆离去的背影,费解的问。

但是青竹只顾着追云忆辞了,根本没理他。

云忆辞一心想找一个地方冷静下来,也不在乎自己现在的行为,会给别人带来什么别的想法,直接奔着自己的院子去,风风火火的走进了自己的闺房里。

房间里有两个丫鬟正细心的擦着屋里摆的玉器和瓷器,见到云忆辞,都还没来得及朝云忆辞行礼呢,就被云忆辞叫出去了。

“郡主,您没事吧!”青竹站在云忆辞的闺房门口,眼巴巴的看着云忆辞无情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将她隔绝在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云忆辞崩溃的坐在地上,无助的呐喊着。

她脑子里现在,又有些片段化的画面,不停的闪现出来。

那些画面告诉云忆辞,她叫李锦凝,是元国的锦德郡主。

这信息一进入云忆辞的脑里,云忆辞瞬间就在地上坐不住了,恼怒的吐槽:“什么鬼?”

“哎哟我去,李锦凝不就是我演的那个女四的名字吗?”

“我不会是穿进自己拍的剧里了吧!”

“完了完了,那我最后不是要死翘翘了吗?”云忆辞本能的双手抱头,毫无形象的咆哮着。

云忆辞习惯性的双手抱头后,将手指**头发中,然后拼命的挠头来减压。

谁知道她这次一挠…

“啊——”云忆辞感觉到了头皮处传来的疼痛感,眼泪都快出来了,“疼疼疼!”

“青竹,快来救我!”云忆辞现在梳着头,头上一头的饰品,牵一片而动全头,她刚刚那么猛的一挠,发型崩了,簪子就拉扯到她的头皮了。

“郡主您怎么了?”青竹听到云忆辞的求救声,瞬间就推门而入。

青竹一推开门,就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闪到了她身边,一起出现在云忆辞面前。

云忆辞看到青竹,本能的求助她,“青竹,你快帮我弄一下我的头发,都扯到头皮了,疼死我了!”

“郡主,奴婢这就来帮你!”青竹伺候了李锦凝那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现在也是有些手足无措。

“啊——”云忆辞的头发被青竹慌张的一碰,更疼了,“疼!”

“青竹,你能不能轻点,把头上的簪子都取下来先!”云忆辞疼得就要哭出来了!

青竹因为听到云忆辞叫疼,害怕的收回手,但听到云忆辞的指令后,立马又上手了,“是,奴婢这就给您取下来。”

十一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因为头发慌了阵脚的两个女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走,还是留下来的好。

犹豫了一秒后,十一还是转身消失了。

毕竟他是李锦凝的暗卫,主要任务还是负者李锦凝这个人的人身安全,所以他觉得主子的头皮疼不疼,跟他关系不大。

感觉到头皮处,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疼痛感,云忆辞一脸悲催的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毕竟穿越不穿越的,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没有自己的头皮来的重要了。

不过…

她怎么能拍戏拍着拍着,一闭眼就穿越了呢?

她都没死,没遭雷劈好吗?

还有比这个更令人费解的穿越吗?

云忆辞这是不小心,得罪了哪里的神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