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完整版彭峰柳秋月小说

完整版彭峰柳秋月小说

完整版彭峰柳秋月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月满小楼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6 17:22:01

完整版彭峰柳秋月小说书名今夜花开小说试读:我现在感觉身体越来越发麻了,手上也没什么力气了,可能已经毒发了,你赶紧来帮我挤一下啊!”柳秋月紧张地说道。彭峰闻言一惊,再也不敢装正人君子了,万一因为自己不肯出手而导致柳秋月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就不好了!好……好!我马上帮你挤!”说完,彭峰就颤抖着手,去给柳秋月挤毒血了。

在线阅读

陈达光听到彭峰问起那柳秋月,顿时就恼怒不已:“我怎么知道她藏哪里去了,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早已经把她享爱完了!”

刚才他在山上四处寻找柳秋月,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那一股邪火得不到发泄,无奈之下只好躲到草丛里解下裤子,一边想着柳秋月,一边用手解决了。

刚刚解决完,从草丛里出来,就看到害他要用手决解的罪魁祸首彭峰,叫他如何不恼怒?

“叫你多管闲事,既然你没死,那我就再打你一次!”陈达光又怒吼了一声,然后就从山上冲下来,准备再揍彭峰一顿!

他也觉得彭峰应该不是鬼,有可能是因为他挂了树上,又爬上来了。

彭峰见到陈达光挥着拳头从山上朝冲下来,已经拥有了花月宫武功招式的彭峰微微一侧身,轻而易举的就避开了他的袭击。

陈达光一击落空,刹不住脚步,与彭峰擦身而过。

彭峰就势转身飞起一脚,踢在了陈达光的腰上。

“啊——”陈达光被彭峰一脚踢中,整个人如离弦的箭,朝山下飞了下去。

彭峰自己也是暗吃一惊,想不到自己只是随便一脚,竟然能暴发了如此强劲的威力,直接就将壮如牛的陈达光给踢飞了!

陈达光飞了十几米远之后,掉落在地上,然后从山林中一路往下滚。他心中恐惧到了极点,这傻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啊?而且说话好像也不结巴了,难道他真的是鬼?

陈达光觉得现在回来的彭峰非常有可能是鬼了,否则不会这么厉害的!

滚到山下的时候,陈达光发了疯似的往回跑了,再也不敢在此地多逗留了,听到耳边风响,他都感觉到好像是彭峰的鬼魂在追自己。

彭峰没空再理会陈达光,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柳秋月,看看她到底有没有遭到陈达光的侵害。

“呀——”正在这时,山上突然传出了一声女子惊恐无比的尖叫声!

听这声音,正是柳秋月的!

彭峰心中一惊,现在陈达光都已经逃跑了,柳秋月到底又遇上什么危险事情?难道是因为被陈达光糟蹋而导致精神崩溃了?

“啊——救命啊!”柳秋月惊恐无比的声音再次从山坡上传来。

彭峰感觉到大事不妙,飞快地又往山上跑去,顺着声音找到了柳秋月所在的那个草丛中。

当彭峰看到眼前的情形时,顿时惊呆了。

只见柳秋月脸色煞白地跌坐在茂密的的草丛中,一条青色的蛇落在她身上,蛇头正搭在她右胸之上!

“蛇……快帮我拿开这条蛇!”柳秋月无比惊恐地说道。

“秋月姐别怕,我马上帮你弄走这条蛇!”彭峰说完,就伸出手去抓住蛇尾,然后猛地一甩,将青竹蛇甩向了远处。

“啊——”柳秋月又是一声尖叫,吓得几乎昏厥了过去。

“没事了,我已经将蛇弄走了。”彭峰安慰道。

“蛇虽然弄走了,可是……我刚才好像被蛇咬了一口,怎么办啊?”柳秋月惊惶失措地说道。

彭峰低头一看,见到柳秋月的右胸上面果然有丝丝鲜血渗出!

刚刚获得了花月宫宫主的医学真传,彭峰马上就判断出了刚才那条蛇是青竹蛇,便又说道:“刚才那条蛇是青竹蛇,虽然有剧毒,但不会马上致命的。”

“就算没剧毒,可是万一我这里中毒变了形,那也不好看啊!”柳秋月非常紧张地说道。被咬的部位,偏偏是柳秋月子最重要的部位,让她如何能不紧张?

“当务之急,是马上将蛇毒排出来。”彭峰当机立断地说道。

“怎么排?”柳秋月问道。

“用手挤,把毒血挤出来!”彭峰说道。

“那你赶紧帮我将毒血挤出来吧!”柳秋月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现在她已经乱了方寸,根本没有去考虑男女授受不亲的那些小事了。再说了,之前自己都曾经勾引过彭峰,现在让他帮挤毒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彭峰望了望柳秋月那鼓鼓的胸部,暗自咽了一下口水,他倒是很想帮这个忙,可是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傻子了,用手去挤人家胸部,多难为情啊!

“挤毒血的事,你自己也可以啊!你受伤的部位太尴尬了,还是你自己来吧!”彭峰说道。

柳秋月惊讶地望着彭峰,说道:“我怎么发觉得你跟之前判若两人了啊?”

“有么?我哪里不一样了?”彭峰问道。

“最明显的是,你说话已经不结巴了,而且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柳秋月说道。

“有么?我……我可能是因为……因为紧张你,所以说话流……流畅了一些。”彭峰觉得还是继续装傻比较好,于是便故意装出说话结巴的样子。因为傻子的身份,才能比较容易扮猪吃虎。

“原来是这样啊!”柳秋月也觉得一个傻了这么多年的傻子,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突然变不傻了,便相信了彭峰的话。

“秋月姐,你赶紧挤……挤毒血吧,不然毒血漫延开来,就麻烦了。”彭峰说道。

柳秋月也觉得事不宜迟,就当着彭峰的面,就飞快地将自己的上衣解开了。

当他看到柳秋月的那一座高耸的雪白时,他的心陡然哽住,鼻血差点流了出来。

——实在是太美了!

以前是傻子的时候,他不懂得欣赏女人的美,可是现在不同了。柳秋月不但人长得美,身材也是好完美得无可挑剔。

那一座高耸的雪白中两点暗红色的牙印,毫无疑问,那是被蛇咬的伤口。

柳秋月自己用手挤了几下,却没挤出多少毒血。

“秋月姐,你得用力挤啊!”彭峰说道。

“我现在感觉身体越来越发麻了,手上也没什么力气了,可能已经毒发了,你赶紧来帮我挤一下啊!”柳秋月紧张地说道。

彭峰闻言一惊,再也不敢装正人君子了,万一因为自己不肯出手而导致柳秋月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就不好了!

“好……好!我马上帮你挤!”说完,彭峰就颤抖着手,去给柳秋月挤毒血了。

……

场面太尴尬,彭峰只好一边挤一边没话找话说:“秋月姐,你怎么躲在这个草丛里啊?”

“我要是不躲在这里,刚才早就被那禽兽给祸害了。”柳秋月说道。

之前彭峰阻挡了一下陈达光,给她争取了一些躲藏的时间,她看到这个草丛比较茂密,就当机立断地钻了进去。

彭峰掉进洞底的那段时间,陈达光到处寻找她,几次从草丛附近经过,最终还是没有发生她。可是她虽然躲过了陈达光,最后却被一条青竹蛇给咬伤了。

“如此说来,你并没有被陈达光欺负了?”彭峰又问道。

“当然没有了,他都找不到我。”柳秋月说道。

“那就好。”彭峰得知柳秋月并没有被陈达光糟蹋,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对了,之前你跟陈达光打斗的时候,我听到你的尖叫声,你好像摔下悬崖了,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柳秋月这时也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当时她只顾着逃跑,并没有亲眼看到彭峰摔下悬崖。

“我是摔下去了,不过我抓住了一块石头,然后又爬上来了。”彭峰胡扯道。

……

彭峰一边和柳秋月聊天,一边挤,挤了好久,依然没法将柳秋月胸部的毒血全部挤出来。

“是不是还有毒血留在里面?”柳秋月见挤出来的仍然是暗红色的,很紧张地问道。

“是的。”彭峰说道。

“用手可能是不可能完全挤出来的了,你赶紧帮我用嘴吸出毒血!”柳秋月当机立断地说道。

“什么?要我用……用嘴吸?”彭峰没想到柳秋月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

“对,赶紧的!”柳秋月带着命令的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