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危情游戏1

危情游戏1

危情游戏1

来源:麦子云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4 13:49:33

四年前,周时衍锒铛入狱,林雪嫁做他人妻。 四年后,他强势归来第一夜,她爬上他的床。 周时衍将她丢在地上,满眼憎恶:“林雪,你这种肮脏的女人不配!” 可当他看到她浑身是血倒在他怀里,再也睁不开眼,才幡然悔悟,崩溃痛哭:“雪儿,这么多年,我从未停止过爱你,求你再看我一眼!

在线阅读

“啪!”

林雪刚走过去便被甩了一耳光,周美云狠狠抓着她的头发:“你这个**,我儿子躺在医院里,你不在这伺候他,跑去找哪个野男人鬼混了?”

“妈,您别这样说。”

林雪捂着脸颊,周美云虽然是豪门太太,但是保养得宜,身强力壮她根本挣扎不开。

“你别叫我妈!我没你这种儿媳妇!你这个丧门星!都是你克的我儿子!你把他害成这样,我们秦家是倒了什么血霉,娶了你这么个女人!你怎么不去死!!”

四年婚姻,林雪和秦子扬新婚还不到一年,秦子扬就出车祸成了植物人,周美云本来就看不惯林雪,更是将所有的错都算在了林雪身上,恨极了林雪,天天骂她是瘟神。

旁边的秦家人都没讲话,都是鄙夷至极的眼神等着看戏,他们都觉得林雪是秦家的罪人。

这几年,林雪听这些辱骂诅咒的话都已经听习惯了,头皮传来被撕扯的痛,她含着眼泪道:“妈,如果我的死能换秦子扬醒过来,我愿意去死。”

“不要脸的**,你这个丧门星!你早就该去了,早死了也不会连累我儿子,你这个扫把星不光客夫,还克女,谁沾上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可能她真的是扫把星吧,所以连累周时衍坐牢,秦子扬车祸,豆豆得白血病……

好像和她亲近的人真的没一个人落好。

如果可以,她宁愿这些不幸都发生在她一个人身上,也不想连累他们。

“你这个衰星,快滚!不要离我儿子这么近,不然他又要倒霉了!”周美云一把推开林雪,轰她走。

林雪皱起眉:“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怎么说都是子杨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也担心他。”

周美云一听明媒正娶这几个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年要不是子扬执意娶你,你也配进我们秦家的门?要是子扬没有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早就让他和你离婚了!快滚!赶紧滚!”

因为秦子扬的事,秦家根本容不下她,现在秦子扬还在抢救中,林雪不想和他们吵,隔着窗户含着眼泪看了看里面还在抢救中的秦子扬,只好离开了。

“**一个,一天到晚就知道勾引男人,可怜我的儿子那么优秀,怎么就被她这个狐狸精迷惑了!”

周美云嫌恶地朝林雪的背影咒骂。

……

从护士那打听到林娇所在的病房,林雪到了病房所在的楼层,见周时衍从病房里走出来,赶紧跑过去:“阿衍!”

“你被谁打了?”周时衍眯起眼盯着她脸上的指印,眼神有些森冷。

林雪本以为他一开口肯定会恶语相向,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愣了一下,摸了摸脸颊:“是子扬的妈妈,子扬突然发生紧急情况,我去看他正好遇到了……”

“滚!”

周时衍忽然声音冰冷地吼道。

林雪一震:“阿衍,你别这样,我有话和你说……”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周时衍眉目间凌厉横生,仿佛要将她撕成碎片。

保镖马上冲过来,拖起林雪朝电梯走去。

“阿衍!阿衍!你们放开我!阿衍!!!你让他们放开我,我有话要和你说……”

林雪用力挣扎,可她不是这些人高马大的保镖的对手,很快便被拖得越走越远,只见周时衍头也不回地走进病房,留给她一个冷漠到极点的背影。

“衍哥哥,我刚才听到姐姐的声音了,她是不是来医院纠缠你了?没想到她都已经结婚了,还想脚踩两只船,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

林娇趁刚才周时衍出去时在脸上扑了不少粉,让脸色看起来更苍白,看上去我见犹怜。

周时衍眼神以为‘她已经结婚了’那几个字变得更为阴森,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是说她本来就是这样,只是以前他没看出来罢了!

“衍哥哥,你不说话是在想姐姐吗?”林娇扑进周时衍怀里:“我好害怕,回来的时候我就担心你会对姐姐旧情复燃,你现在是不是又爱上她了?”

“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对她旧情复燃。”周时衍回过神,轻轻拍了拍林娇的背。

“真的吗?你真的不会再爱上姐姐吗?毕竟她是一个完好无缺的人,而我却是个瘸子,根本配不上你,以前你又那么爱她……”

周时衍曾经对林雪有多偏执疯狂,她都看在眼里,而且嫉妒的要命,好像周时衍已经用尽了一辈子的力气去爱林雪,这四年他从没像爱林雪那样爱过她。

周时衍不知想起了什么,眉目间涌起森然的冷意:“以前是我瞎了眼才会看上她那种女人,你的脚是为了我才受伤的,她那种**的女人不配和你比!我怎么可能因为她有一双好的腿就选择她,你好好养伤,不要胡思乱想。”

“嗯,衍哥哥,你对我真好。”

林娇甜蜜的靠在他怀里,眼里却是一片冷意。

她虽然成功骗到周时衍的信任,在他身边呆了四年,周时衍护她、宠他,可是从未碰过她,而且会经常看着她的脸发呆,她知道那是他在透过她的脸想林雪,没想到她已经把林雪那个那个**在他心里刻画的那么恶毒,周时衍还是对她旧情难忘,就像今天她的手受伤,他却没说要惩罚林雪!

好不容易才把周时衍抢到手,她绝对不会让林雪再有机会!

……

林雪被丢出医院,周时衍的保镖们把守着各个入口,她没有进去见他的机会。

林雪又跑去明娱,这次保安直接把她拦在外面,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星期后,林雪出现在佘山庄园外。

这里是就算秦家也住不起的全国最顶级的别墅区。

她打听到周时衍就住在这里,上次逼她吃药的中年女人是这里的管家,告诉林雪,周时衍没回来,林雪便在门口等,不巧的是很快便下起雨,她没有带伞,又怕错过周时衍,只能淋着雨继续等。

这一等,就是一天一夜。

天亮后,雨势渐小,一辆黑色豪车在雨幕中开过来。

林雪眼睛一亮,立刻起身,可是她蹲了一夜腿麻了,刚站起来便砰地一声摔在水坑里,浑身满是泥浆。

“周时衍!周时衍!我有话要和你说!你停一下车,我有话想和你说!!!求求你了,我只要五分钟……”

林雪顾不上满身泥水,爬起来赶紧追上去,用力拍打车窗门。

可是豪车没有一点停下来的迹象。

林雪一咬牙,用尽全身力气冲到车头前面——

“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