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主角原殷陈也小说

主角原殷陈也小说

主角原殷陈也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尹小一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25 17:05:20

主角原殷陈也小说的书名是《被年下吃干抹净》后续的事情就变得自然起来,陈也的口中开始蹦出几个字符,然后逐渐成句,一年的时间转瞬而过,陈也的情况日益好转,情绪不再那么单一。陈医生宣布治疗结束后,陈也在原殷的嘱咐下,朝陈医生深深的鞠了个躬。原殷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下,听从之前陈医生的建议给他请了家教,学习之前落下的课程。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车子驶上宽敞的道路,窗外的场景不停地倒退变换着。陈也抱着膝盖坐在车里,小脑袋转向窗外一动不动,不知在看什么。

秦朗介绍的那位陈医生住在一个很高档的小区里,停好车,秦朗摁下了门铃。

过了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看上去四十出头的男人探出身来,他穿着一套棉质的家居服,看上去很平易近人。

“来啦!先进来吧。”

几人走了进去,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

到了一个新环境,原殷督见陈也又防备性的缩成了一团茫然的四下打量着。他心中一软,把小男孩往自己身边拉了拉,靠着他,手贴了上去,安抚性的的摸了摸他的背。

几人坐定,陈医生试着和陈也交流了几句,然后提出想带陈也单独去二楼看看。他在自己家里布置了好几个房间,供特定工作使用。他想要观察陈也会对什么事物感兴趣,有怎样的表现。

原殷昨天已经和陈医生聊了许久,向他介绍了陈也的情况,陈医生在电话里表示他现在主要是失语,对外界的变化和反应等情况还不算严重,具体情况还需要等人过来再进一步观察。

原殷点点,拉起陈也的手让他看向自己,“走吧。”

陈也仰头盯着他,两人一动不动的僵持了一会儿。

原殷用指腹轻轻蹭着陈也的手掌,安抚性地低了语气,向他解释说:“我们一起。”陈也这才有了反应,跟着他起了身。

程医生将那里布置成了一个游乐场般的存在,墙纸上画着海洋和星星的涂鸦,房间里分成了几个区,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设施和玩具。

陈也往房子里打量了几眼,又转头看向他。原殷明白他的意思,迈出腿和他一起走了进去。陈医生站在不远处,静静的注视着陈也,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陈也看上去兴致缺缺,原殷便在陈医生的暗示下带着他在屋子里私下走了一圈。

陈也的目光在一排排的小玩意儿上打量过去,似乎都没有太久的停留。在屋子里漫无目的晃了几圈后,陈医生站在一个小展台前,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过去。

原殷看着面前的一排小东西,那是一个古典乐团的模型,几个泥塑小人儿正演奏着各自的乐器。

陈医生解释说,陈也对这里所停留的目光最长久,然后问他陈也喜欢什么乐器吗?

原殷闻言愣了愣,想了想回答说好像没什么。他在脑中飞快地搜索了一圈,半响又开口,不确定的问道,“笛子?”

闻言,陈医生把那个握着笛子的小人拿出来单独放在一边,观察着陈也的神情。陈也的目光从一群堆小人中转向了那一个拿着笛子演奏的小东西,看了一会儿又别开了目光,时间很短,但现在特意跳出来对比可以发现他确实更注意这个部分。

原殷暗赞陈医生观察细微,心又定了些。

陈医生在一边暗暗记下,据已经和原殷了解过的情况,这是出事前他们家和原殷一家相处的记忆中的一部分。

接下来又是长时间的观察,语言的接受和理解能力,对亲人——原殷的离开和出现作出的反应,对事物的兴趣以及和小动物相处的表现等等,判断着可以影响到他情绪的东西。

几人在他家中——这个不算正经的家中诊所里忙活了一阵子,陈医生用笔在纸上记录下了今天观察的结果,然后细细的交代了原殷日常生活中的注意事项。

“......,可以小范围的尝试带他去陌生的环境,但要注意循序渐进。差不多就这些了,你们先带他去医院做个全面的体检,结果发给我。唔,然后在家里待一阵子,有什么问题和发现打电话及时告诉我,下周再来我家里做次复诊”。

原殷很诚恳的道了谢,然后准备打道回府。

外面风有些大,陈医生站在门口,看着原殷被风吹起空荡荡的裤脚和单薄的身体,回想起陈也粘着他的样子,叹了口气,原殷终究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只是那沉稳的气质容易让人忽略了他的真实年纪。

到医院后是一项接一项的检查。

原殷和秦朗坐在走廊的一排长椅上,秦朗侧过头看着身边少年笔挺的鼻梁和微微翘起的睫毛,轻声说,“这几天大小朋友要照顾小小朋友了。”

原殷抬起头纠正道:“是以后。”然后神色端正的看着他,叫了句,“秦朗……”

秦朗摆手,抢先说道:“谢我的话就别说了。”

原殷望着他深色的眸子,没再作声。

第二天,原殷拿着一只笛子出现在陈也房间。陈也接过笛子玩儿了一会儿,就放到桌上不再理会。

原殷拿起笛子,自顾自地吹了一会儿,然后问他“你想学吗?”

陈也没有反应,原殷便重复了几遍,直到他拿起笛子放到嘴边轻轻的吹了口气。

原殷见他迈出重要一步,心下暗喜,开始温柔的一点一点教他鼓气。

他心里明白,陈也的智力各方面都正常。只是他封闭了自己太久,不肯与外界有过多交涉。

原殷按照陈医生的嘱托和他安静的相处了几天,陈也从一开始的胡乱吹出气,到最后可以吹出连续的音符。

当他成功吹出一小段音乐,小男孩脸上的表情也会不再那么死气沉沉,眼角带上一丝喜气。

几天下来,不光原殷看着心里高兴,王叔见小男孩的进步也高兴的不行。

又去了陈医生那里几次,随着治疗的逐步推进,陈也对外界的反应逐渐敏感起来,大多时候会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态度。

直到某一天晚上,小男孩儿吹完了一整首曲子,对着原殷高兴地叫唤了一声。

原殷当时呆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一把抱起他,高兴地在半空中连转了几个圈儿。

除了在家里的日常行为纠正和引导,陈也还定时去复疗、复检。

后续的事情就变得自然起来,陈也的口中开始蹦出几个字符,然后逐渐成句,一年的时间转瞬而过,陈也的情况日益好转,情绪不再那么单一。

陈医生宣布治疗结束后,陈也在原殷的嘱咐下,朝陈医生深深的鞠了个躬。

原殷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下,听从之前陈医生的建议给他请了家教,学习之前落下的课程。

陈也的话还是很少,会回答问题,但很少主动开口。

请来的老师不止一次向原殷反映,这孩子除了内向,在学习方面很有天赋。

用于成长和改变的日子总是流逝的飞快。

陈也13岁的晚上向原殷主动提出了去学校读书的想法。

原殷心里高兴,自己早想将他送学校念书,和同龄人多接触,但又怕他不大愿意,现在他自己提了出来,原殷松了口气,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很快着手准备文件。当初从孤儿院领养陈也时抚养人一栏签的是王叔——他自己的年龄不够,条件也不符合法律规定。

王叔全名王敬平,在他们家干了几十年,出事后也没有抛下这个烂摊子拍拍屁股走人,是原殷现在身边唯一信得过的如亲人一般的存在。

开学那天原殷送陈也去了学校,陪着他走新生报到的流程,然后在学校里转了几圈。

陈也这两年来很少去人多的地方,这会儿学校里人很多,他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手心里却浸满了汗水。

他的个头窜得也很快,两年前还是一个瘦瘦小小如困兽般的小家伙,现在身材拔长了不少,五官轮廓也深了些许,原殷在心里暗自点评,是个英俊高挑的好苗子。

原殷准备离开时,陈也背着书包站在他面前张了张嘴,脸上表情变了又变,还是没说出什么话。

原殷已经非常熟悉他,立刻心领神的笑道:“我晚上会来接你的。”

陈也点了点头,转身朝着教室走了。

陈也的背影一点一点淡出视线,原殷发动车朝着自己入股的一家风

投公司去了。“被打回来了?之前进展的不是挺顺利的吗?”电梯口两个女人站在一起神色激动地讨论着什么,体态稍丰满烫着一头卷发的那个女人嗓门不小,这会儿正用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身边的女员工。

“是啊欣姐。”另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人愁眉苦脸的道,“我觉得还挺有前景的,可惜主任给我驳回来了。”

被称作欣姐的女人马上接道:“我看着也有戏,怎么就给打回来了呢?哪方面的问题?”

“风险评估呗,唉。”

两人还在小声嘀咕着,电梯门开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走了出来。

两人抬头看了看来人,立马停下了嘴里的碎碎念,杨欣连忙打上招呼,“原、原总早!”然后飞快的用手肘戳了戳身边的人,压低声音提醒她叫人,“小丽!”。

小丽支支吾吾的,红着脸小声的接了句,“原总早。”

来人正是刚从学校过来的原殷。

第一次送孩子上学,原殷觉得有必要穿的随和些。于是放弃了西装衬衫,套了一件宽松的杏色毛衣,头发软扑扑的趴在额前,衬着整个人气质温润无比。从学校出来也没换衣服,直接来了公司。

“唔…”,原殷看了看她俩,抿了抿嘴角,打趣道,“可是现在已经不早啦。”

“啊!是、、是不早了哈…哈哈。那个…电梯来了,原总我们先走啦。”杨欣接道。

电梯门合上,杨欣又恢复了刚刚的大嗓门,“哇哦~我刚刚差点没认出来!小原总今天也太年轻了吧。”

旁边的小丽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家原总本来就很年轻呀!”然后闭眼捂脸作花痴样,“今天的原总太帅了吧!!!好奶啊!!啊啊啊!!”

杨欣伸出手戳了戳她额头:“瞧你这出息样儿!”

“哼!彼此彼此~”

原殷朝里面走去,和来往的几个人打了招呼,推开里面一扇的门,坐到了秦朗对面的沙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