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被年下吃干抹净

被年下吃干抹净

被年下吃干抹净

来源:网络 作者:尹小一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5 17:09:50

《被年下吃干抹净》小说的主角是原殷陈也小说试读:两人跟着王叔穿过走廊,进了一个摆放整齐的客房,王叔拿出一个药箱走过来。原殷放下怀中的猫咪,接过药箱,对王叔说:“麻烦您去前面和他们知会一声,就说我们随后就到。我给他包扎一下就过去。”王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原殷打开药箱,拿出碘酒,拉过他的手,动作轻柔的清洗着。“疼吗?小家伙。”

在线阅读

车子在一栋熟悉的建筑前停下,原殷下了车,迈出修长的腿走到另一边,为陈也拉开车门,俯身看着他,轻声说:“到家了。”

陈也缩在他身边,一边迈着步子跟随他的脚步,一边茫然地打量着四周,这里的确是印象中的原家,但又好像不大一样,似乎是冷清了太多。

原殷拉着他的手俯身侧到他面前轻声说,“还记得这里吗?”

陈也点了点头,脸上没什么表情。

原殷牵着他走过院落,踏上一节节木板楼梯,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那是一个很干净很新的房间,柔软的大床上铺着新换的床单被套,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男孩玩具。原殷拉开衣柜,拿出一套衣服递给他,温柔的看着他道:“先去洗个澡吧。”

陈也的注意力还在房间里,愣了一会儿没有回应。原殷看了他一会儿,蹲到他面前,“怎么?需要帮忙吗?”

陈也终于回过神来,摇摇头抓着衣服,扭进了浴室。咔嚓一声,卫生间的门被反扣住了。原殷定定的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

一年前,原父出了事,紧接着陈叔叔和阿姨也在车祸中“意外”丧生。原父的公司和事业几乎换了一波血,他们这个分支在整个原氏企业的打压下几乎抬不起头。这个昔日风光的宅子里只剩下他和老管家王叔。

他们那时无力反扑,甚至无力立足,为了安全,只好将才九岁的陈也远远的送进孤儿院里。

那时的他终是无力把陈也带在身边照料好,让这个孩子受了苦,一想到他现在瘦瘦小小,随时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样子,原殷心中一阵绞痛,手指不禁紧紧的捏成一团。

温热的水流席卷身体,流过浓密的睫毛,陈也惬意地闭上了眼,在车上紧紧缩着的身体逐渐放松。

过了一会儿,陈也穿着新衣服站到了浴室门前,有些局促的看着原殷。陌生又熟悉的环境,陌生又熟悉的人,以及心里放不下的问题,都让他感到不安。

“这么快?”,原殷嘴角轻轻上扬,起身走到他身边,拿过他手上的毛巾,动作轻柔的擦着他发丝上的水珠,“衣服大小还合适吗?”

陈也点了点头。

原殷说:“桌子上有水,待会儿喝了吧。”手上的动作更加温柔,彷佛是在对待什么易碎物品。

一阵沉默后,原殷摸了摸他半干的头发,又开口:“小也,很抱歉晚了这么久。你心中所想的,以后我会慢慢讲给你听。”

那天中午坐在饭桌前,陈也如同饿狼扑食般,风卷残云似的把桌上的饭菜尽数咽到了自己肚子里,然后舒服的打了个嗝。

原殷坐在他对面斯文的夹菜吞咽,时不时眼神含笑的望向他。

原殷的房间在他隔壁,午饭后陈也坐在小桌子前,趴着上身凑到桌上摆的一个圣斗士手办前,一动不动地盯着它。小时候他的房间里也有各种各样的圣斗士。

陈也盯了一会儿,不知不觉趴在桌上睡着了,胸口窝在桌边,很快进入梦境。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第一次来这里的场景。

陈也小时候的大多数时光是和母亲一起度过的。陈父忙于工作,东西奔忙,很少像母亲一样陪他游戏玩乐,但每次回家都会给他带上各种小礼物,每次他欢喜的走进门,都会把小陈也一把举起来,大笑着掂量他又长了几斤。

陈母是一个温婉的女人,平时很少苛责他,当陈也有些小打小闹的调皮时,陈母都一次次的宠溺的纵容着,养成了小陈也调皮活泼的性格。

那是陈也八岁的新年,陈父少见的在家过完了年还多待了一阵子。

那天,他跟着父母一起去拜访父母的朋友。陈也对着那个原叔叔礼貌的打招呼,一起吃了饭,席间面对这些长辈对小孩子的调笑逗弄,他机灵活泼的样子惹得餐桌气氛轻松愉悦。

陈也了解到,原叔叔家一直在国外读书的哥哥今天要回来了,他的妻子早年过世了,嫌孩子回来家里过于冷清,所以这时候邀请他们来作客。

据爸爸所说,那位原哥哥成绩各方面都非常优秀,要陈也等他回来后多向他学习。陈也心里暗戳戳的表示,自己长大还不一定比他差呢!

可是一直到午后,也没有看见那父母口中神乎其神的哥哥,小陈也百无聊赖的在原家的后花园里逗花弄草。

那花园分隔在住房外,占地虽大,但被打理的井井有条,种植着许多陈也叫不上名字只觉得漂亮的花草,花园中央是一个人造湖,周围围了一层半人高的栅栏。

傍晚的太阳印进湖里,给湖水渡了一层金色的边。时不时的有微风拂过,湖面就泛起细小的涟漪。

陈也靠在栅栏边,惬意地眯着眼睛沐浴在夕阳下,忽然听到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定了定神睁开眼,看见一只小猫咪正欢快的在花园里滚来滚去。

那是一只雪白的布偶猫,眸色浅蓝,此时不知是怎么了,在花园里一个劲兴奋的跳来跳去。陈也坐起身,微微地朝那只猫咪张开了双臂,猫咪督了他一眼,跑到他身边,十分兴奋的来回跳着,伴随着口中喵喵的叫个不停。

小男孩瞧见了十分欢喜,伸手想摸它一把,被他它躲开了,又开始跑了起来,陈也站起了身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跟着猫咪围着花园跑了起来。

一人一猫就这么开始在花园里你追我赶的玩儿了起来。猫咪跑了出去又绕了回来,撒丫子往前一跳。

突然,猫咪朝前一个跳起,细小的身子从栅栏下穿过。陈也一时呆住了,眼看着猫咪的身体穿过栅栏下的缝隙就要掉进湖里,他打了个激灵,连忙纵身伸手一把拽住了猫咪。虎口蹭过栅栏,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小男孩疼的嘶了一声。

就在这时,一只细长的手臂伸过栅栏,一把拎住那笨猫,稳稳的将它揣到了怀里。陈也缩回手,愣愣的看向面前的男孩。

他看上去比自己大了好几岁,十五六岁的样子,身形高瘦,面容白皙,清冷的眉眼间略有些疲惫的神情。那少年低着头看向怀里的猫咪,轻声斥道:“还乱跑!”然后又转向陈也,轻声道:“你没事吧?”余光撇到他手上的伤口,皱了皱眉,抱着猫站在他面前:“走吧,我带你去包扎一下。”

小孩子心思简单,都喜欢好看的事物,陈也看着面前的好看的脸庞,愣了愣神,跟了上去。

两人穿过花园,那个少年忽然站住了脚步,朝他转过脸,浅浅的笑着说:“你认识这里的路吗?我很久没有回来了,不是很熟悉。”

陈也摇了摇头,嘟囔着说:“我也是第一次来。”

说完反应过来,想起来刚刚大人们说的话,连忙问道:“你就是原叔叔的儿子吗?我爸爸说超级厉害的那个?”陈也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身边的少年。

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轻笑着说:“是,我叫原殷,但是我没有超级厉害哦。小朋友你好。”说着举起怀里小猫咪的爪子朝他摇了摇,“它叫布偶。”

陈也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布偶,心想这人看起来也还算顺眼,除了腿长了点,长的好看点,哪里有爸爸说的那么厉害,抬头回答:“我叫陈也。虽然我也是第一次来,但是我很熟悉这个花园的路!”说着得意的挺了挺小胸脯。

“哈哈。”原殷轻快的笑了几声,“好,那你给我带路吧。”

原来两人刚到家,这猫咪托运回国,一路上憋坏了,这时候见到这些花花草草,一时不留神,就让它给跑了,原殷还没顾得上收拾收拾去给客人打个招呼,一路上追着布偶跑到了这里,碰巧见了这小男孩。

原殷刚刚远远的站着,见陈也和布偶玩的极高兴,也没有上来打扰,他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这下好了,划了个大口子。现在见这小男孩并没有要哭闹的意思,原殷稍安了些许,放慢了脚步跟着小男孩往花园外面走去。

两人出来往前走了几步,就见一个中年男人迎了上来,他刚刚正满世界的找猫,这会儿见原殷怀里抱着猫,放下心来,对他说:“小少爷,先生他们都在前面大厅呢。”

原殷对他点了点头,神情温和:“我知道了,王叔。”然后侧头看着陈也,道:“这个小客人手受了点伤,您能带着我们去处理一下吗?”

王叔闻言吓了一跳,连忙凑过来,把陈也东瞧瞧西瞧瞧:“您没事吧?哪伤了?需要我打电话叫医生来吗?”

小朋友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把受伤的手伸出来晃了晃;“也...也没什么事。”原殷站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麻烦医生了,包扎一下就好。”

两人跟着王叔穿过走廊,进了一个摆放整齐的客房,王叔拿出一个药箱走过来。原殷放下怀中的猫咪,接过药箱,对王叔说:“麻烦您去前面和他们知会一声,就说我们随后就到。我给他包扎一下就过去。”王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原殷打开药箱,拿出碘酒,拉过他的手,动作轻柔的清洗着。“疼吗?小家伙。”

陈也顽皮,在家里磕磕碰碰的习惯了,这会儿被这么轻柔的对待,也感觉不到疼了。只摇摇头,睁着双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原殷动作熟练的手看,又看看自己的圆乎乎的手,边看边想,他的手怎么这么白啊,手指好细好长,和自己真是一点也不一样。

原殷给他贴好纱布,放下他的手,见他还有些走神,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看什么呢,小家伙?”陈也回过神,呆头呆脑的说:“你的手真好看。”

接下来他就见那好看的手凑到他面前,刮了刮他的鼻子,下一秒那手主人温柔的声音在他身侧响起来:“那就快跟着这好看的手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