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最新萧辰苏若怜小说

最新萧辰苏若怜小说

最新萧辰苏若怜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绝世凌尘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25 16:17:20

最新萧辰苏若怜小说是《医武至尊》小说精彩试读:也许,在陈默心里,为了孩子,为了肩负的父亲责任,这个可怜的男人,宁愿将这份屈辱藏于心底,哪怕无处释放……“好,豆米乖,豆米在家等着爸爸,爸爸马上回来陪豆米玩。”萧辰安慰了豆米几句,挂了手机,正准备进屋,却发现母亲正微笑地倚在门前:“孩子,你快回去吧,阿姨一个人过得很好,不需要你来照顾。

在线阅读

“小子,你别胡说,什么叫吞了近百万?那些钱是我收萧家的彩礼钱。”

一听萧辰竟要自己把钱吐出来,胖女子立时不情愿,冲着许英撒泼抵赖道:

“许英,你做人可要讲个理,我家女儿等了你儿子这么多年,现在是你们悔婚在先,还想让我退钱,简直就是痴心梦想!”

“我……”

许英一急,不知该如何应对。

半响之后,她似是觉得是己方理亏,只得低声下气地赔着笑道:

“钱慧妈妈,我真的不知道辰儿他……已经找了女朋友,实在是对不起你!你看,这钱……我也不用你全部退,你退一半行吗?”

退一半?

胖女子闻言一愣。

但想到一半也要拿出五十万,脸色立马阴沉起来。

好不容易吃到嘴里的肥肉,又岂是那么容易吐出来的?

“不行!”

突然,两个斩钉截铁的字,同时从萧辰和胖女人口中说出。

“这……”

许英一会看看萧辰,一会又看看胖女人,满面不知所措。

“小子,你也认为不用退吗?呵呵,你得是挺识趣的!”

胖女子愣了半响,咧开满嘴黄牙得意地笑着,就要转身离开。

冷不防,萧辰身形疾如一道闪电,挡住她的去路。

“我说过,这些年你吞的钱,连本带利给我吐出来!难道你没听见?”

萧辰阴恻恻地盯着胖女人,一股杀意冲天而起。

“你,你敢……”

胖女人被萧辰这股慑人气势吓得脸色惨白,浑身一颤,不觉向后退了好几步。

“孩子,不可无礼!”

正当萧辰准备再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女人时,许英这才反应过来,拦下萧辰。

“许英,这小子是谁?今天的事没完!我告诉你,我们钱家可不是好惹的……”

看到许英一脸紧张的样子,胖女人的气焰再度嚣张起来,指着许英大骂。

“好了,算我自认倒霉,那些钱,不要也罢……你快走吧!”

许英咬着牙,表情悲决,用极度沙哑的声音说道。

“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算你识相!”

胖女人一听大喜,她担心萧辰再挡自己,撒腿就跑。

“你给我站住!”

萧辰大怒,刚想去追,却被许英死命拉住:“算了,钱家在这一带很有实力,咱们平头百姓惹不起!”

“唉,好吧!”

看着母亲那副担惊受怕的样子,萧辰心中苦笑,只得暂时安抚母亲,稍后再去钱家那帮混蛋算帐也不迟。

“孩子,都快中午了,你还没吃饭吧?你先坐会,阿姨做饭给你吃。”

见萧辰没再作声,许英脸上洋溢着慈祥的笑容。

她多年未见儿子,如今见到萧辰,便莫名地对之涌出亲切感,视若亲子一般。

“啊呀!”

许英正要去厨房做饭,谁料不小心脚下一扭,身子向一边栽去。

若不是萧辰眼疾手快,及时将之扶住,差点就摔倒在地。

“唉,阿姨这腿是多年老风湿,这天气不好,骨头就跟脆了一样,站一会就不行。”

许英弯腰揉着小腿,面现痛苦之状,却还强挤微笑对萧辰说道。

“阿姨,你坐下,我给你看看。”

萧辰将母亲扶到椅上坐下,不由分说卷起她的小腿,用手指在她腿部经脉上按摩起来。

萧辰的医术,师承于大国手范轻舟。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虽然年不过三十,但放眼整个龙夏中医界,医术在他之上的,廖廖无几!

虽说萧辰现在换了躯体,一身内家修为尽失,但功底尚存,精湛医术在他脑间信手拈来。

治疗这种中老年人的风湿疾病,对萧辰来说,易如反掌。

“阿姨,怎么样,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萧辰用独门推拿手法为母亲按摩了一番,轻声问道。

“嗯,感觉好多了。孩子,真想不到,你竟然还会医术……”

明显地感觉到腿部麻木感消失,许英一脸不可思议。

这种老风湿折磨了她将近十年,发起病来,她的半边身体都僵硬不能动弹。

想不到,儿子这个战友医术如此神奇,给她按摩几下就好了?

“阿姨,您这风湿病是多年劳累所致,我给你推拿几次,再开几副中药,保证就能彻底治愈的。”

萧辰笑了笑,旋即又对母亲说道:

“阿姨,我和萧辰情同手足,他妈就是我妈。您现在身体不好,不适宜住在这种环境下。我接你去我家住吧,这样我也好照顾您。”

萧辰已做好打算,决定接母亲与自己同住,治好她的病,让她好好安度晚年。

可问题是,他究竟要接母亲去哪里?

难道要母亲回去和自己一道受苏若怜和苏家人的气吗?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萧辰心中正打不定主意时,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是苏若怜,萧辰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又蹿了出来,二话没说便掐断来电。

但,手机铃声再度倔强地响了起来……

“苏若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如果你想离婚,没问题!我净身出户都可以。但前提是,告诉我,那个歼夫是谁?”

担心母亲看出自己的愤怒,萧辰提着手机走出门,沉声低喝道。

“老公,你乱说什么,没有歼夫,我没有背叛你,我们也不用离婚。”

没想到,苏若怜的声音却是尽显温柔,更是近乎哀求地说道:

“老公,我求求你,别闹了好吗?快回来吧!中午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豆米也盼着你回来!豆米,你来和爸爸说……”

苏若怜的话音才落,萧辰耳边便传来豆米那超萌可爱的声音:

“爸爸,你去哪了,豆米想你,你不能丢下豆米,豆米要你回来和我一起玩……”

听着豆米的声音,萧辰立时觉得内心深处最温柔的地方被融化了。

是啊,孩子是无辜的,大人犯的过错,为什么要让孩子来承受?

在这一刻,萧辰才似乎瞬间理解了陈默的委屈和坚守。

也许,在陈默心里,为了孩子,为了肩负的父亲责任,这个可怜的男人,宁愿将这份屈辱藏于心底,哪怕无处释放……

“好,豆米乖,豆米在家等着爸爸,爸爸马上回来陪豆米玩。”

萧辰安慰了豆米几句,挂了手机,正准备进屋,却发现母亲正微笑地倚在门前:

“孩子,你快回去吧,阿姨一个人过得很好,不需要你来照顾。你有自己的家,能常来看看阿姨,阿姨就心满意足了!”

“阿姨……”

看着母亲慈祥的笑容,萧辰只觉心头泛起千重巨浪,满腔泪意再也禁不住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