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

来源:网络 作者:小甜饼写手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4 19:28:56

姜甜苏以南小说叫做《校霸和他的小哭包》,是小甜饼写手的经典之作。该小说节奏起伏得当,值得一看。姜甜给姐姐换肾时死在了手术台上。她死后冰冷的墓前只有苏以南每年来她的坟前拜祭。最后为了她自杀。原来上辈子苏以南同样暗恋了她一辈子,却始终没有向她表白。重生后,姜甜决定找到苏以南。主动表白,这辈子再也不要错过了。姜甜天生泪腺发达一受刺激就会哭。

在线阅读

姜甜si了,si在给姐姐换肾的手术台上。

她还记自己临si前听到的话。

“姜太太,你两位千金都是熊猫血。可是医院的血库告急,只够一个人的分量。你两个nv儿现在都需要输血。你只能救一个。”医生的声音传到了姜甜的耳朵里。

她原本应该被打了麻药睡过去的。可不知怎地她竟然临时清醒了过来。虽然还闭着眼睛,但是能够清楚地听到别人说话。

“救我的大nv儿姜雪!”母亲几乎没有犹豫就说出这句话。

眼泪从姜甜的眼角滑落。她从小泪腺发达容易流泪,家里人都知道她有这个毛病。所以就算姜甜真的哭了,大家也只当她是犯病了。

那可以救命的血进入了她姐姐的身t里,她亲眼见证了自己的si亡。

si后。

姜甜的灵魂飘在半空中。她再次看到姜雪清醒后一家人抱在一起欢呼的画面。众人仿佛都忘记了她的si亡。

明明她也是爸爸妈**nv儿啊,为什么大家都只能看到姜雪呢?这时姜甜才想起来。她是为什么存在了。姜雪有先天x的肾病必须要移植一个健康的肾。

可是姜氏夫妇和姜雪的肾脏都不匹配。而因为血型特殊所以去买一个健康的肾源也化作的泡影。唯一的办法就是再生一个健康的nv儿,把小nv儿肾分一半给大nv儿。

于是她生来就是姜雪器官的容器。她在爸爸妈妈和姐姐的眼里就只是一颗行走的肾。如今这颗肾已经安安稳稳地进入到了姜雪的身t里,谁还会在乎她这个容器的si活。

可是她也有自己喜欢的人啊!姜甜中学时代就暗恋苏以南。那个就算打架挂了彩也会笑着哄她的男孩。她从小自卑不敢给他告白。

如今临si,姜甜更没有办法告白了。

姜甜si后不久,发现自己的魂魄被困在她的尸t三米内。她整天坐在自己墓碑旁边,看着来往扫墓的人为自己的亲人献花。

而她墓碑前空空如也。姜家的人都忘了她。

si后第三天。

一个穿着黑se风衣的男人走到墓碑前,放上了她生前最喜欢的香水百合。隔了这么多年,姜甜还是认出了他。

苏以南!一个放大版的苏以南!

“小乖,当年我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我从来只喜欢一个nv孩。那个nv孩就是你!”

姜甜瞪大了眼睛。她从来不知道苏以南竟然也暗恋着自己!

“只可惜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苏以南清隽的脸上划过一抹泪痕。

姜甜连忙摇头,“不,不是这样的!你不是一厢情愿!苏以南,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她拼命想要扑过去抱住苏以南,然而她的手却从苏以南的身t穿过。一切都在提醒她,他们两个人yyan相隔。

第二年姜甜的生日。

苏以南又来了,这次他的头发白了一半。身t很明显大不如从前了,他拄着拐杖到了她的墓前。

“小乖,对不起。我给了**妈一个亿,让他们同意你和我的冥婚。我知道你不会答应我。可是我已经错过了一次,不想再错过第二次了。”

怎么会冥婚?

姜甜嘶吼着想要让苏以南告诉她怎么回事。可是苏以南哪里听得到她的声音。

又过了一年。她的坟墓被挖开了。白se的骨灰坛被带去了另外一个墓地。

她的骨灰坛和另外一个骨灰坛合葬在了一起。

这时人群中传来无数道叹息声。

“苏家的这个大儿子好不容易浪子回头一门心思做生意。可哪里想到年纪轻轻地就自杀了。”

“我听说苏少爷前两天突然迷信起来。说什么可以用命续命。结果他这命没续成自己还跟老了几十岁一样。”

“真是便宜了姜家。苏少si前唯一的心愿,竟然是让一个si了几年的nv人进苏家的祠堂。”

“嘘,小声点。苏少临si前可是立刻遗嘱。谁要是敢对姜二小姐不敬,谁就别想分到他一毛钱的财产。”

听到这些人的话,姜甜的心更加难受了。苏以南si前唯一的心愿竟然还是和她在一起。

如果一切能重来,她绝对不会再和苏以南错过了。她一定要给苏以南告白,告诉苏以南。她一直ai着他。

忽然一道白光从天边倾泻而来,姜甜感觉自己的身t被这道白光x1了进去,很快她就失去了意识。

“姜甜,起来回答这道题!”一道熟悉的nv声从远处传来,直接把姜甜给吓醒了。

她挣开发现自己竟然在课桌上睡着了。教室的黑板旁边挂着高考倒计时的日历,距离高考还有三百六十天。时间竟然是在201x年!

“我重生了?”姜甜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你重生没重生文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是回答不了这道二次函数的题,你今天就得si了。”数学老师的教鞭在黑板上狠狠地ch0u了一下。

姜甜一激动,眼泪就不停地冒。跟不要钱似的。

“说你一下,你还哭给老师看了。拿着试卷到教室外面去站一节课。”

姜甜还没从重生中反应过来。听到数学老师的训斥声,她本能地拿着试卷朝教室外走去。

这时又一个把校服拴在腰间的男生从外边走来,身上带着汗水的味道传来过来。

“苏以南,你又旷课?还不快去位置上做好,别影响其他同学上课。”数学老师不敢得罪苏家。根本不敢让苏以南到教室外也站着。同学们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

“周光头,你今天火气很大?是不是昨天被你老婆罚跪搓衣板了?”苏以南把篮球扔到地板上,弹起来有一米高,又被他稳稳地接住了。

“你、你、你给我出去站着!不反思不许进来!”数学老师就算再怕苏家,可苏以南竟然当众顶撞他。他要是不给苏以南一点教训。只怕以后整个班上的学生就没有一个听他话的了。

苏以南嗤笑一声,扔了篮球拎着只有12分的数学试卷也到了教室外站着。

“小哭包,还哭什么哭?你看我在外面站着哭了吗?”

苏以南朝姜甜投来一道鄙夷的眼神。

姜甜眨了眨被打sh的睫毛,努力忍住想要扑过去抱住苏以南的冲动。她知道苏以南是故意顶撞周老师好出来陪她。因为她前世的记忆里苏以南从来没有在教室外罚站过。

“你不要旷课好不好?”

声音软软的,甜甜的。就像棉花糖一样。

“噗~小哭包,你自己都管不过来。还管我旷课不旷课?”

苏以南用校服用力抹了抹身上的汗水。他抬起手时,t恤顺着手臂扬了起来,露出完美的八块腹肌和人鱼线。

他忽然凑到姜甜的身边,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要我不旷课也行,你把nzi给我m0.”

姜甜的脸瞬间红了,为难地抠了抠手指。

“逗你玩……”

苏以南的话还没说完,姜甜就又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不旷课的话,我就把nzi给你m0.”

她其实并不为难,就是有些纠结。她壳子虽然只有16岁,可她灵魂已经二十多岁了。她一个老阿姨吃小neng草真的好么?